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0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访见证台湾民主化的《台湾公报》编辑


在台湾即将第三度政党轮替的时刻,一份在35年前台湾还处于威权专制时期为促进台湾民主并为当时被蒋氏政权囚禁的政治犯发声的英文刊物《台湾公报》(Taiwan Communique),将随着台湾选出第一位女性总统的历史性时刻画下句点。这份贴近绿营视角的期刊在关心台湾事务的美欧各界人士中流传,它的编辑是一对居住在美国的跨国夫妻。

一个是荷兰籍航太工程师,一个是台湾“白色恐怖”时期发生的228事件受难家属--台湾留美女学生,韦杰理(Gerrit van der Wees)和他的台籍妻子陈美津这一对异国夫妻,自上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见证了台湾一系列民主化的转型过程。

因为自己的个性和宗教信仰,韦杰理在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就读航太工程期间,就成为国际特赦组织成员并积极投入救援国际政治犯工作。有一次,他遇到一名台湾留学生请求,让他协助救援当时在戒严下遭到囚禁的台湾政治犯。从此以后,韦杰理就开始为台湾人权、民主、自由在国际间发声。

缘起 高雄美丽岛事件

他回忆说: “1979年高雄事件发生,那改变了一切。那是一个转折点。因为政府镇压了我们熟识的一些人,像是姚嘉文、周清玉、陈菊--就是现任高雄市长,那些都是我们的好朋友,但突然间政府把他们关进监牢,并且开始指控他们试图颠覆政权,那实在是太不公平、太不公正了,所以我们觉得应该要为台湾做点什么,并且要做得更多来帮助外面的世界,包括华盛顿和欧洲的决策人士,了解到台湾正在发生什么事。这就是1980年12月《台湾公报》的开始。”

这个被妻子陈美津形容为具有“番薯心”(意思是“台湾心”)的台湾女婿,从此在一年6期的台湾公报上辛勤笔耕,在读书、当助教之余,撰写与台湾政治情势和早期“党外”运动主要人物及言论的介绍。甚至在他后来返回荷兰,在荷兰政府内工作、再被调到荷兰驻华盛顿大使馆科技组工作期间,也没有放弃业余笔耕。

韦杰理透过这本便于携带,内容可以在5分钟内迅速翻阅完毕的小型刊物,向美国国会、欧洲议会、国际社会及海外台湾人社区发行,中间历经了开放党禁、报禁、1986年第一个反对党民进党成立、1987年解除戒严、1996年第一次总统直选、2000年第一次民进党执政再到2016年第一位女性总统出现。

其间,《台湾公报》成为美国的台湾人游说组织“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旗下的刊物。

全面民主化实现 功成辍笔

在第155号《台湾公报》最后一期里,韦杰理宣布退休了。他在给读者的道别信中表示,蔡英文的胜选让他们对台湾终于实现民主化的目标得到成就感,这是全世界各地台湾社区多年来努力的成果,也是他们可以放手让下一代年轻人接班的时刻。

他说,蔡英文赢得选举是一个机会,让更多人看到台湾政治出现新的局面,也让更多人愿意以新的视角来看待台湾的所处的地位。

韦杰理说:“经常地,台湾只是被视为附属于美中关系之下的一个元素,但如今重要的现实情况是,现在有一个自由民主的台湾,我们应该台湾自己的定位来看待它(look at Taiwan in its own right),它有自己的政府体系,它是一个有活力的民主体制,我们不应该再把它看成是附属于美中关系里的一个部分。”

展望未来 呼吁新思维

对于蔡英文就任前北京开始以“九二共识”及“一中原则”加大对她的压力,韦杰理认为,北京应该扬弃这种旧思维,在台湾政治进入一个全新阶段的关键时刻以新思维来发展台海两岸关系。

韦杰理认为,尽管习近平主席仍然固守陈旧想法,不过他已看到华盛顿重要决策人士出现新的想法,例如去年5月美国国务院东亚副助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在一个演讲中提到,美国要协助台湾扩展更多国际活动空间的说法,就是美台关系发展的正确发展方向。

韦杰理说: “北京也必须改变它的思维,了解到现在有一个自由、民主的台湾,要同这个新地方继续交流,最好的办法就是与台湾关系正常化。我们希望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但目前习近平主席还是完全抱紧他的守旧思维。不过在华盛顿,我们已经看到美国在重要决策上,出现朝正确方向发展的势头了。”

黑名单上的人

韦杰理说,由于他们夫妇在海外游说美国和欧洲政府对台湾施压释放政治犯让当时的国民党政府非常不满,1986年他们在台湾观察选举期间,在多场民进党候选人的竞选活动中被情治人员跟踪。他说,他们摆脱跟踪之后第二天遭到治安单位传唤,指责他们“干涉台湾内政”,之后长达6年被台湾政府列在黑名单内不许入境。因此, 1990年代初期黑名单被解除,韦氏夫妇得以回到台湾时,韦杰理说,那是他们为台湾民主自由努力多年后,亲身所感受到的最美一刻。

他说,当他们习惯性警告当地朋友说话要谨慎时,他们得到的反应是:“不必害怕,台湾已经是一个民主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