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改革的乌龙


在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即将举行它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之际,中共宣传部门大力再次祭出“改革”的旗号,试图用“改革”来进行所谓的“正能量”宣传。


然而,经过三十年来的滥用,“改革”一词在众多的中国公众那里早已成为一个肮脏的字眼,成为中共及其政府官员坑害公众为自己谋私利的代名词。

中共当局最新一轮的“改革”宣传招致中国公众和网民的担忧和抨击,同时也在世界媒体当中引起分裂的反应。

*“改革”何以变脏*

中共在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开始打出“改革开放”的旗号,试图多少挽回中共已故的领袖和独裁者毛泽东实行阶级斗争和闭关锁国的政策给中国人造成的大灾难。

尽管当今的中共新领袖习近平如今竭力颂扬给中国人带来重大灾难的毛泽东,但中共在毛泽东死后实行的“改革开放”政策明确否定了毛所大力提倡的“以阶级斗争为纲”、“人民公社”等政策和制度。毛泽东之后的中共当局推行没有政治改革的经济改革一度也让中国人摆脱了赤贫。

然而,没有政治改革的瘸腿经济改革使“改革”成为一个越来越肮脏的字眼。“改革”让中共权贵得以肆意贪污,一个村长都可以贪污上亿。与此同时,千百万中国公众陷入“看病难”、“住房难”、“上学难”、“就业难”的困境,以及人造卫星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严重环境污染。

如今,在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中央即将召开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际,中共宣传部门再次大张旗鼓地祭出“改革”旗号。中共的这种做法招致中国公众的冷嘲热讽。

有人评论道,“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做配套的经济改革,也许会成为权贵攫取财富的又一次饕餮盛宴。”

*“改革”依然有戏乎*

在另外一方面,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再次祭出“改革”的旗号,也在世界媒体当中引起分歧的看法。简单地说,世界媒体有关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拟议的“改革”问题可以分为两大派。

一派媒体认为中共要进行的改革有戏。有的媒体则认为没戏。

英国著名的《经济学人》杂志显然是属于有戏派。

《经济学人》11月2日出版的最新一期杂志就中共即将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发表长篇文章,认为中共最高领导班子可能真的是要进行利国利民、有利于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改革。文章甚至还一本正经地提出建议,说是在国企和土地政策等方面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领导层大有改革文章可做。

这篇按照该杂志传统没有署名的长篇文章甚至敦促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孤注一掷,推行义无反顾的改革。(该文的题目是,“Go on, bet the farm”,大致中文意思是,“干吧,把家当全赌上吧。”)

除了提出敦促和建议之外,《经济学人》杂志的长文也罗列习近平现在推行改革的有利条件:

“习近平和主张改革的总理李克强收揽了一批倾向市场改革的顾问。此外,在粉碎了薄熙来的势力、让薄熙来这个左倾的权力竞争者下狱之后,习近平看来是拥有了邓小平以来的最大的权力。”

*习近平改革没戏*

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之一《日本经济新闻》的社论委员村山宏的观点跟英国《经济学人》长文的观点正好相反。

《经济学人》认为,习近平如今一个有力条件是他现在大权在握,可以主动地、不受阻碍地推行改革。

然而,《日本经济新闻》的社论委员村山宏认为,从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来看,中共最高领导人是否实行改革,跟其权力大小无关;当年胡锦涛上台迟迟没有改革的举措,人们以为胡是被中共党内的上海帮掣肘;然而,在2006年拿下陈良宇、压倒上海帮之后,胡锦涛依然是没有任何可圈可点的改革作为。

村山宏文章的题目是:“习近平领导班子‘褪色的新政’ 与胡锦涛时代酷似”。文章说:

“以习近平国家主席为首的中国领导班子上台即将一年,对政府批评者实行抓捕,对媒体强化管制,对房地产投资泡沫予以容忍,其政治手段显示出回归老一套的动向。这种姿态酷似胡锦涛前国家主席。当初胡锦涛上台时也被寄予改革的厚望,但最后胡锦涛背叛了人们一个又一个的希望。”

*希望、失望、绝望*

一个又一个的希望破灭,结果就是失望甚至绝望。

刚刚访问中国归来的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社论部编辑弗雷德·希亚特发表文章,描述了中国社会对前途感到焦虑和绝望:

“(中国人对前途感到焦虑)一个结果是,谋划后路、谋取外国护照、把钱财转移到国外的不仅仅是亿万富豪,而且也包括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目前中国一个让人难以发笑的笑话是,习近平主席带头提出‘中国梦’的口号,意思是号召人们把自己的孩子送进美国的大学。

“人们都很明白中国所面临的种种挑战。如今,人们必须要贿赂孩子的学校老师以便让孩子得到一个靠近教室前面的座位,必须贿赂上司以便得到提升。政治权力已经成为劫掠的许可证---《经济学人》杂志最近报道说,美国国会最富有的50名议员拥有16亿美元的资产,而中国最富有的50名人大代表则积累了950亿美元的财富。

“中国共产党誓言要铲除这种腐败。但是,警察和法官要听命于中共,而截至目前中共不敢准许独立的法治存在。”

在这里应当顺便说一句,中国公民权利活动家许志永博士和王功权,以及另外一些活动家被中国当局投入监狱,因为他们公开呼吁中国官员公示财产以铲除泛滥成灾的贪污腐败。

经过30多年的“改革”,“改革”成为一个让中国公众感到绝望的字眼。这就是今天的世界媒体看中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