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老“知青”治国


中国领导人以及习近平的领导班子成员 (资料照片)

中国领导人以及习近平的领导班子成员 (资料照片)

中国股市波涛汹涌,吞没千百万中国人一生的血本积蓄,让他们近几个月来惊心动魄,叫苦不迭。已经与世界经济联系紧密的中国股市跌跌不休,也引发世界其他国家股市大动荡。

虽然说政治跟经济在任何国家从来就密不可分,但在实行一党独裁的中国(或任何独裁国家),政治跟经济关系的紧密尤其超乎寻常。

官媒滑稽的若无其事

在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看来,这种超乎寻常的政经关系星期二(8月25日)在中国有一种非常滑稽的表现。

储百亮星期二发表报道,题目是“共产党的媒体股市大乱只字不提”。报道说:

“在中国股市大跌,触发全球抛售,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星期二却想着别的事情。

“该报星期二的头版对股市大跌只字不提,而是大登一条有关西藏经济发展的报道。的确,该报24版没有一条新闻提及股市,而是大谈即将到来的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

“官方新华社的主网页也突出显示一则习近平主席在1998年访问西藏的报道。当时,习是中国东部一个省份的省级官员。

“星期一晚上7点,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节目也没有提股市大跌之事。”

说完了这些事情之后,储百亮还兴犹未尽,再给读者送上一条更为滑稽的中国新闻:

“在精疲力竭的中国投资者星期二又艰难挨过股市大跌的一天之际,也有一点轻松的消息。中国一些新闻网站突出展示了海滨城市厦门的一头硕大的牛骑熊的雕像照片。这一雕塑作品的立意是象征市场力量牛气冲天,压倒熊市悲观情绪。”

市场列宁主义危及全世界

观察中国的经济首先要从中国的政治着眼,这倒也不是《纽约时报》的什么灼见或卓见,而是普遍的共识。

8月24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国际工商新闻编辑安布罗斯·埃文斯-普里查德的文章标题就表明了这一点:

“中国的市场列宁主义对全世界变得危险起来”。

说到这里,需要有一点背景知识才能充分理解埃文斯-普里查德文章标题的意蕴。“市场列宁主义”(market Leninism)的说法,最先出自《纽约时报》前驻中国记者、该报现在的专栏撰稿人纪思道(Nicholas D. Kristof)。它的所指是中国共产党政权所制造的市场经济跟专制独裁相结合的怪胎。

然而,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硬是凭着市场列宁主义创造了“奇迹”,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虽然中国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如,在劳工权益、环境保护、千百万中国儿童被迫与不得不到城市谋生的父母分离等等方面的代价),但世界其他国家从中国的快速经济增长中得到诸多好处。

如今中国的经济减速不断加剧,再加上股灾连连,世界其他国家由中国的畸形经济发展获得好处的好日子看来也有可能屈指可数了。于是,“中国的市场列宁主义对全世界变得危险起来”。

在陈述了中国经济境况不妙、中国货币人民币兑换率不断下跌对其他国家产生一系列严重负面影响之后,埃文斯-普里查德的文章接着描述了中共当局目前的经济困境:

“为了稳定人民币、抵消估计每星期350亿美元的资本外逃,中国正在迅速消耗外汇储备。这就自然导致金融紧缩政策,挤压流动性,也有可能抑制中国为了消除人们的疑虑而迫切需要的经济复苏。”

老“知青”治国问题大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驻北京记者布里斯·佩德罗莱蒂8月25日发表的报道,则对当下的中国政治经济形势做出了一番别开生面的解读,其解读的焦点在中共党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身上:

“中国经济失败连连,有可能挫折掌权两年多的习近平主席的锋芒。这位中国头号人物发动领导不留情面的征讨,追究被控扭曲市场规则的‘利益集团’,追究中共贪腐官员,从而给他自己制造了大批的敌人。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出了问题,更是威胁中共在中国人眼中的合法性的一条支柱,这就是,中共制造财富和就业的能力,即便是要付出非正常增长代价也罢。

“让情况变得更糟的是,一些中国网民很快注意到,中国股市最初的狂跌发生在6月15日星期一,那天是习近平的生日。网民的这种评论很快被删除。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宣传机构依然在继续宣传中国经济很成功,没问题,并以此来证明中共对中国不可或缺,中共自1949年以来的权力垄断很有道理。

“然而,经济增长并不是中共合法性的唯一来源。中国问题专家、《中国政治制度——新式的威权平衡》一书的作者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说,中共还有别的杀手锏,其中之一是,‘没有中共,就必然天下大乱’。中共的另一个合法性基础就是稳定;中国人对稳定很敏感;中国中产阶级行为很保守。”

“眼下的问题依然加强了中共党内批评习近平的阵营。批评者早就对这个老‘知青’的鲁莽急躁和缺乏精巧感到吃惊。就像在他之前的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老红卫兵、同为‘太子党’的薄熙来一样,习近平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毛分子,不在乎打乱局面,而这正是习的前任胡锦涛多次指明的最可怕的事情。习一反被指责为无所作为的胡锦涛的做法,连连打破现状,逮捕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政法王周永康,拿下胡锦涛时代的两个军队最高将领、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

法国《世界报》的佩德罗莱蒂在报道的最后如此描述了被经济问题缠绕的习近平的政治困境:

“尽管习近平讨伐腐败的运动在中国依然得人心,但他也挖掉了他的一个支持基础,而本来他在面临党内抵制的时候可以依赖其支持。他挖掉的基础是自由派知识分子。这些人因他的镇压而元气大伤,而且也害怕他重新祭起文化大革命的老一套。”

习近平政权面临难题

自从中国经济、尤其是中国股市出现大动荡以来,习近平陷入困境的说法在世界媒体当中不胫而走。

然而,仅仅在几个月之前,也就是在英国、德国、法国等发达国家纷纷加入习近平主导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日本、美国因拒绝加入显得落落寡合之际,习近平看上去很是风光,日本显得很是被动。

如今,日中之间的主动被动的形势好似在一夜之间逆转。日本小报《富士晚报》8月24日发表记者尾崎良树的报道,字里行间对这种逆转显然有某种看热闹的欢欣鼓舞:

“日本和中国之间长期的‘政冷经热’关系随着战后70周年的到来就要迎来一个新时代。在中国高速增长时期进入中国的日本企业在谋划撤退或缩编,另一方面,访问日本的中国游客在日本大把花钱,推动了日本的的消费。在政治和外交领域,中日两国政府首脑和高官的交流也呈现解冻。探寻这些问题的背景,便可以清晰地看出,在安倍晋三政权重振经济这一日本的国力基础之际,面临股市崩溃困境的习近平政权则焦虑不安。”

“习近平政权设立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AIIB),谋求人民币国际化,试图以此来强化自己的影响力。然而,其影响力的前锋股市大跌,使习政权遭受大挫折。财务省一位官员冷冷地说,‘面临股市崩溃,中国当局大概是在谋求进行政府干预调整。但是,放缓资本自由化的步伐,就会妨碍人民币国际化。这是一种困难局面。’”

日本TBS电视台8月25日发表的报道,则展示了中国政治和经济的奇妙关系的另一面,以及习近平领导班子所面临的严重困境:

“上海股市25日也是在开市之后抛售潮汹涌,比24日收盘价下跌6.4%,后来稍有回升。在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减速的担忧加剧之际,中国政府肆意托市,以及人民币兑换率突然下调,这种不透明的应对措施导致了一种让投资者更加不安的形势。

“如今,中国政府不再推出托市的新政策。今后假如股价继续下跌,有可能对中国实体经济造成影响,并导致社会动荡。习近平领导班子今后将如何应对令人瞩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