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改革与黑幕


天安门广场(2013年11月1日资料照片)

天安门广场(2013年11月1日资料照片)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正在北京举行闭门会议,即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中共控制下的中国主流媒体近来一直在大力宣传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要“全面深化改革”,而且“改革”“范围之广,力度之大,都将是空前的”。然而,中国公众对中共宣传了30多年的“改革”已经感到十分恐惧,甚至十分憎恶。

在中共举行其十八届三中全会之际,中共宣传部门控制下的中国主流媒体整齐一律转发中共宣传机构有关三中全会的宣传,并整齐一律地以“莫谈国事”姿态假装三中全会没有开,或开得不具备新闻性或重要性,不值得作出深入的报道和评论。

当今中国的种种怪现象给中共所大力宣传的“改革”提供了可圈可点的注解,也给报道中国新闻的世界媒体记者提供了荒诞写作或创作的机会。

*改革之黑*

1985年,中国已故的领导人邓小平发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中共正式全面推出所谓的“改革”政策。

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中国公众清楚地看到了“改革”的巨大成果甚至是“奇迹”,其中包括中共权贵迅速聚敛的财富之雄厚超过世界富裕国家的有钱人,中国权贵成为全世界名牌奢侈品最大的买家;与此同时,中国公众普遍抱怨“住房改革把老百姓口袋的钱掏光,教育改革把老百姓逼疯,医疗改革让老百姓看不起病在家等死。”

说起中国“改革”的奇迹,日前中国网民广泛分享一条惊人的消息:河北保定男子郑艳良因为无钱就医,但又不甘等死,便自己动手用手锯把自己的一条病腿锯掉,从而创造了人间奇迹。

而在另一方面,中共权贵可以享受百倍、千倍甚至万倍于郑艳良所能享受的医疗服务。来自中国的报道说,中共一位离休干部住一次院就可以花费300万元人民币,而且全部由纳税人买单。

在号称宗旨是实现共产主义、并且正在建设社会主义的中共领导下的中国,这种令人震惊的不平等和贫富悬殊,自然引起中国公众的愤怒和抗议。

*如临大敌*

在中共闭门举行十八届三种全会之际,中国公众试图就他们所遭遇的种种不公提出抗议,试图让中共领导层听到他们在门外发出的意见和呼声。

然而,中共当局显然是另有想法,另有部署。

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记者矢板明夫11月10日星期天从北京发出,题目是:

“中国三中全会开幕 北京情势紧张 关押上访者的‘黑监狱’急增”

报道说:

“在三中全会召开之际,来自中国各地的大批上访者云集北京,试图向习近平国家主席直接投诉当地官员的暴虐和舞弊。被认为是三中全会会场的北京京西宾馆附近出现上访者和警察对峙的局面。据北京市有关官员说,过去中共举行重要会议前,当局会动用警力,抓捕上访者将他们遣返原籍;但今年上访的人过多,难以的应对。”

《产经新闻》记者矢板明夫电话采访了来自浙江的被强征土地的上访者杨志雄。杨志雄试图到北京京西宾馆呼吁习近平倾听上访者冤情,但在一公里之外便被拦截下来,然后被强行装上大巴,拉到北京市南郊。但那里的上访者收容所已经人满为患,杨志雄在接受电话采访的时候就被囚禁在大巴上。

矢板明夫的报道说:“(今年以来,)中国地方政府依赖暴力团伙,关押上访者的黑监狱急增。杨志雄胆战心惊地表示,在黑监狱里,暴行和虐待是家常便饭,‘最可怕的是被投入黑监狱。’”

在另外一方面,日本共同社11月11日从北京发出报道题目是:

“中国三中全会、中学生也被动员起来参与警备、北京处于戒严态势”。报道说:

“中国共产党正在举行重要会议,即第十八届三中全会。举行会议的北京市治安当局连日来在北京各地布置部队,摆出戒严姿态,甚至动员中学生作为街道治安义工。消息灵通人士说,北京市当局在北京五环路内禁止没有北京车牌的车辆进入。警察在各处设置检查站,严格检查车辆装载内容。中学生在横贯北京市中心的长安街上监视行人。”

*黑幕不可揭*

中共宣传机构大力宣传中共十八届三种全会所要推出所谓的“全面深化改革”之所以难以让中国公众感到振奋,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公众认为,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刻意回避乃至取缔“政治改革”、“官员财产公示”等公众关心的议题,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再提出“改革”只能是中共权贵进一步谋算如何坑害公众以自肥。

早些时候,中国著名公民权利活动家许志永博士和著名投资人王功权大力呼吁中共当局尽快采取措施,实行官员财产公示,以杜绝泛滥成灾的中共官员贪污腐败。结果,许志永、王功权和许多其他发出类似呼吁的中国公民被中共当局以“聚众滋事”等莫须有的罪名抓捕。

中国官员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成为中国公民和中国媒体不能碰触的话题。于是,许多中国人便将他们的最后希望寄托在世界媒体身上。他们期望世界媒体的有关报道能够将中国的这种黑幕和黑事曝光,从而间接地推动中国的政治变革。

然而,在中共十八届三种全会召开之际,英国《金融时报》和美国《纽约时报》先后发表的报道给中国公众的这种希望破了一盆冷水。

英美这两家大报发表报道说,美国彭博通讯社因为担心会被中国当局全面踢出中国,日前决定封杀其通讯社一个记者团队历时一年采写的一篇重头调查性报道,其内容是中国头号富豪王建林与中共上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成员家人的关系。报道说,彭博通讯社总编辑将当今中国的新闻报道环境比作纳粹德国,并告诉该社的有关记者说,中共当局已经非常清楚地表示,绝对不准许发表有关中共领导人财产的报道。

去年早些时候,彭博通讯社报道了习近平家人在中共实行“改革”期间聚敛了接近4亿美元的财富。《纽约时报》则报道了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家人聚敛和接近30亿美元的财富。中国当局随后不说明理由便在中国封杀了彭博通讯社和《纽约时报》的网站。

*黑暗与荒诞*

彭博通讯社如今虽然不敢轻易发表有关中共领导人财产的新闻报道,但在其他方面毕竟还是比中共直接控制的中国主流媒体拥有更多的自由,其中包括评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自由。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的前夕,彭博通讯社发表专栏撰稿人威廉·裴赛克的文章说,中国的空气污染严重到遮天蔽日的程度,成为不得不带着口罩上街的外国游客无可奈何的笑谈,

“在一个更为民主的体制中,这种局面可能会让有关领导人感受到更强的紧迫性,要采取大胆的行动解决这种不可能看不见的坏空气危机。但早期传来的迹象并不让人感到鼓舞。媒体透露出来的消息说,中共200多位中央委员会委员在制定一份含糊笼统的蓝图,要调整中国的经济结构。这份蓝图根本就没有任何暗示提及中国真正需要做的事情,这就是禁止烧煤。”

能够一本正经地对一种“不可能看不见的”危机视而不见,这本身就够荒诞。但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不愧是来自荒诞派戏剧发源地法国,该报在11月5日发表一篇博文,将中国新闻写成荒诞派戏剧家们所难以企及的荒诞文:

“如今中国极度严重的空气污染越来越经常地出现,导致中国当局担心恐怖分子会利用空气污染遮蔽用于监视的闭路电视摄像机发动袭击,”…于是指令中国科学家在四年内解决这个难题,于是清华大学电机系一位教授提出一种解决问题的设想,这就是开发一种雷达摄影机,用电磁波来穿透空气微粒污染,以确保对最敏感的区域的监控。

北京的清华大学果然是人才辈出的地方。

但法国《世界报》博文的写手还是忍不住摆出一个问题:

“大规模的雷达摄像系统会产生对人体有害的放射线。这又会在中国造成一种恶性循环。目前,中国的公共卫生当局在试图遏制每年造成成千上万的人早死的空气污染危害。”

新闻写作写到这一步,新闻写作和写荒诞派文学写作显然已经统一起来。

记者这么写,到底是在写笑话,还是在写新闻,只有天知道。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