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改革与集权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中共宣传部门此前宣传三中全会全将推出“范围之广,力度之大,都将是空前的”改革,中国官方媒体现在则正在奉命宣传《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此时此刻,中国当局正在以富有中国特色的方式向世人大力展示其“全面深化改革”的举措,这就是进一步收紧本来就已经卡得很紧的中国公民表达自由空间。在过去的几天里,又有一些不愿或不屑按照中共宣传部门指令发言或唱赞歌的中国网络名人被封杀。

在三中全会之前,中国国内外一些观察家还期望中共或许会多少作出一些顺应民意的姿态,将全面掌控中国社会、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的权力放松一些,以显示其开放和自信。三中全会的公报以及中共随后展开的宣传显示,这种期望是毫无根据的中国梦。

*中共强化统治*

目前,受中共宣传部门掌控的中国主流媒体纷纷奉命歌颂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吹响全面深化改革号角,”而不愿按照中共宣传部门指令唱赞歌或发言的中国民间意见领袖纷纷被封嘴。于是,客观、全面报道中国重大新闻的任务再次落到世界媒体记者的肩上。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的报道标题如此言简意赅地总结了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中国:经济开放,政治封闭”

在中国官方权威新闻宣传机构发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之后几个小时,《日本经济新闻》记者大越匡洋则从北京发出报道,指出该公报反映出中共习近平领导班子在经济政策方面积重难返,思想分裂,在政治上反动和倒退:

“(三中全会)一方面要推进放松金融和投资管制,另一方面又要维持以国有企业为中心的体制。此外,还将新设为旨在强化社会控制的‘国家安全委员会’。”

许多分析家和中国网民认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原文显示,中共要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基本上是一个目的在于控制社会、侦查、镇压或消灭批评者和反对派的特务组织,类似于苏联特务组织的“克格勃。”

*进一步集权*

有分析家猜测,中共新设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预计将顺理成章地主管在互联网上为中共当局搜集情报和进行宣传的“五毛党”,以及遍布于中国大中学校、秘密搜集同学和教师情报向中共组织密报的特务学生。

中共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有关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原文是:

“全会提出,创新社会治理,必须着眼于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增强社会发展活力,提高社会治理水平,维护国家安全,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要改进社会治理方式,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创新有效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体制,健全公共安全体系。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确保国家安全。”

日本主要报纸《读卖新闻》记者五十嵐文从北京发出报道,在标题和新闻导语中将中共计划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作为报道的重点。五十嵐文的报道说:

“三中全会闭幕后新华社发布的公报说,‘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确保国家安全。’但新华社没有提供详情。虽然有人认为这是效仿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但这是一个主管安全的中共中央组织机构,与已有的‘国家安全领导小组’是什么关系现在还不清楚。”

在另外一方面,在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裴杰(Jeremy Page)看来,中共成立所谓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标志着中共领袖习近平进一收拢权力。裴杰的报道说:

“(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一举措是进一步加强习近平权力的一个步骤。习近平的两个前任都没能获得这种权力。这一举措也扭转了邓小平之后的中共集体领导体制…。‘国家安全委员会可能让习近平得以进一步掌控中国的国内安全机构。在过去的几年里,在中国国内安全总管周永康的统帅下,中国国内安全机构势力强大起来…。’”

*“无改革的改革路线”*

中共推行“改革”政策30多年,中共权贵依仗不容挑战的绝对权力、可以肆意进行权钱交易的方便纷纷暴发起来,成为全世界最富裕的政治群体,而中国的公众却不得不承受改革的代价,陷入住房难、就业难、就医难、就学难的困境,不得不忍受食品有毒、环境污染、养老金打水漂等所谓的“改革代价。”

尽管“改革”一词在中国的中国公众那里已经成为一个意味着权贵抢夺公众利益自肥的肮脏字眼,中共宣传部门依然是在大力宣传“改革,”宣传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推出令人振奋的“改革”、尤其是经济“改革”的蓝图。

然而,日本《产经新闻》记者河崎真澄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的当天从上海发出报道,其题目就是对中共三中全会的不客气的判断:

“中国三中全会闭幕 以经济为主题 ‘没有改革的改革路线’ 、缺乏具体政策细节”

假如说,河崎真澄报道的题目不客气,其内文则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更是不客气:

“中国国有企业掌握着强大的既得利益。以国企为中心的僵硬经济结构如何改造?人们难以看到蓝图。三中全会公报因担心中共党内的抵抗势力而闪烁其词,人们不清楚习近平领导班子到底会在多大程度上认真推行改革。上海一位学术界人士表示,‘这让人担心(中共将采取的是)没有改革的改革路线。’

“三中全会公报中文有5千字,总括了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倡导‘改革开放政策’以来的35年。公报虽然45次提到‘改革’一词,但令人难以抹去筋疲力竭的印象。”

*毫无决定性可言*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发表之后,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一度发挥中国网民所戏称的“粪便里面扒饭粒”的精神,试图从充满陈词滥调的公报中找出一些闪光的亮点,闪光的提法。

眼下,中共宣传机关也在大力宣传:“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甫一公布,就成为国际关注重点。而在这个重点中,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成为几乎所有国际媒体和观察人士聚焦的一个关键词。”

但是,美国“市场观察”网站的记者迈克尔·基臣11月13日发表题为“中共全会公报毫无决定性可言”的报道,跟中共的宣传完全相反。基臣以充满反讽和谐谑的笔调写道:

“经过许多个月的大吹大擂大鼓噪之后,中国当局推出了全面的的改革方案。其措辞含糊的公报立即导致五花八门的评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星期二(11月12日)晚间推出人们期待已久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公报。一些经济学界人士和分析家表示还有希望,另一些人士则表示失望。但大多数人士则一致认为,中共葫芦里到底是什么药,还需要等待更多细节出来之后再看。”

“人们读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最初的和压倒性印象是,该公报内容空泛,缺乏信息,尤其是缺乏经济改革的信息。”

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的措辞和内容,苏州大学商学院特聘教授董洁林通过微博发表评论说:

“公报是一份试图平衡各种政治需求的文件。作为中国下一阶段改革的行动纲领,这份试图平衡各种政治需求的文件,是会将中国引向一个清晰的未来,还只是新一轮政治角逐的起点?”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有相当的共识。

现在还不清楚在当今中国的大环境下,中共当局现在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继续容忍中国内这种不同于中共宣传部门的宣传口径的言论。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