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南中国海博弈


美国在东盟会议上力求在中国问题上宽慰各国

美国在东盟会议上力求在中国问题上宽慰各国

由于东南亚国家联盟10个成员国在南中国海主权纠纷的问题上意见不一,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举行的东盟外长会议45年来首次在没有发表联合公报的情况下结束。中国官方媒体对这一结果表示高兴,另外一些国家则对此表示担忧。

*国际国内,各方博弈*

这次东盟外长会议的东道主是柬埔寨。柬埔寨得到中国大量的援助。柬埔寨采取中国一贯主张的那种反对将有关争议多边化、国际化的立场,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美国合众国际社星期一从马尼拉发出的电讯说,“东盟很多成员国对柬埔寨拒绝在最后公报中提(菲律宾和中国有争议的)斯卡伯勒浅滩(即中国所说的黄岩岛)问题感到不满。”

合众国际社在这里所说的“东盟很多成员国”显然包括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这些在南中国海跟中国有领土争议的国家。
围绕南中国海领土争议,不但有国际间的博弈,也有中国国内政治的博弈。

英国《金融时报》星期一发表题为“南中国海问题使东盟分裂”的报道,引用泰国朱拉隆功大学政治科学教授提提南·蓬苏迪拉克的话说,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姿态如今“更加咄咄逼人,更少瞻前顾后,”其背景是在今年最高领导班子权力交接之前,中国力图避免显得软弱。

*民族主义的牌*

换句话说就是,中国领导层内显然有人希望打民族主义的牌,并希望以此得分。

中国问题观察家们早就注意到,当今的中国已经不是毛泽东时代那种最高领导人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必须听喝的中国。绝对权威或拥有绝对权威的领导人已经过去,取而代之的是所谓的“集体领导”,形成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局面。也就是说,有强烈的政治野心或抱负的领导人可以想方设法动用各种手段凸显、表现自己的能耐,从而在领导集体中为自己争取更大的权力,更高的位置,更多的利益。

于是,有的中国领导人持续打亲民牌,有的则打经济牌,还有的则是打意识形态正统牌,民族主义牌。在这样的中国政治牌局中,令国际社会、尤其是令中国的邻国最感兴趣、也最感担忧的是中国军方打民族主义的牌。

这种担忧可说是在国际媒体当中已经形成了相当的共识。例如,印度战略分析家布拉玛·切拉尼上个月在印度主要报纸《印度时报》发表文章,在分析中国高层的权力斗争的时候指出:

“中国军方将领动辄争先恐后地大谈战略问题,并频频阻断中国的外交战略,这一点也显示出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高层政治圈内)的政治影响力日渐增强。中国外交部是中国政府当中最弱的一个部,因为中国国防安全部门常常压倒或干脆无视外交部。”

*日本的担忧*

中国看似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赢得了这次东盟外长会议这一回合,引起日本媒体的担忧。日本和中国多年来一直围绕日本所说的尖阁列岛、即中国所说的钓鱼岛群岛有领土主权争议。

日本主要经济新闻报纸之一《日本经济新闻》星期天发表社论说:

“无论是日本还是东盟都不应当进一步挑起跟中国的对立,但也不能不对日趋强硬对外的中国保持警戒。日本应当深化跟东盟的合作,努力促成东盟的团结。”

日本另一家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则发表社论,对日本没有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展开强有力的外交表示遗憾。社论说:

“鉴于中国对日本固有领土尖阁列岛的威胁,南中国海问题(对日本来说)并不是事不关己。从这个意义上说,由于日本国会日程的制约,玄叶光一郎外相在金边迟到令人遗憾。在日本外相不在场的情况下,中国外长就在日中韩和东盟外长会议上掌握了话语主导权。这应当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博弈在继续*

南中国海是重要海上通道经过的海域。美国在南中国海有关各方的争议中不支持某一方的领土要求,但美国希望有关各方通过多边协商谈判和平解决争议,并要求保持那里的海上航行自由不受损害。

星期一,法新社从马尼拉发出报道说,在菲律宾跟中国的领土要求争议依然持续之际,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萨缪尔·洛克利尔在马尼拉与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举行会晤,重申了美国支持菲律宾的承诺。

报道说,“阿基诺总统发言人卡兰当说,洛克利尔和阿基诺也‘大致地’讨论了南中国海问题,但没有提供具体的详情。”

在中国和菲律宾继续就斯卡伯勒浅滩(即中国所说的黄岩岛)主权归属问题争执不下之际,中国海军一艘护卫舰7月11日在南中国海双方有争议的半月礁附近海域“意外搁浅”。

“意外搁浅”事件在中国和菲律宾都引起纷纷议论。很多菲律宾人认为,中国军舰如此搁浅是一种变相的主权宣示行动。而中国国内也有许多人为中国军舰如此搁浅大声喝彩,认为这是一种很合适的主权宣示行动。

7月16日星期一,中国方面又宣布,中国军舰脱浅。

显然,南中国海的博弈在继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