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水灾与升官


在北京广渠门立交桥附近,救援人员和居民站在一旁观望一辆从街道积水中被拖出的小汽车(7月21日)

在北京广渠门立交桥附近,救援人员和居民站在一旁观望一辆从街道积水中被拖出的小汽车(7月21日)

中国的别名是“神州”。因此,来自中国的消息常常是很神奇,神神秘秘,或神神叨叨。这种神奇、神秘或神叨的消息常常让中国人自己觉得难以理解,也让世界媒体觉得匪夷所思。

来自中国的神奇、神秘或神叨的最新消息是,在遭受严重水灾、北京市到底有多少人遇难还没有一个准数的时候,北京市市长郭金龙提出辞职,以便进一步高升。

*令人头晕的消息*

一个大城市的市长在自己领导下的城市遭受严重水灾、被众多人指责防灾无能、救灾不力的时候,不是引咎辞职下野,而是准备旋即升官,这种令人头晕目眩的神奇事情似乎只能发生在神州中国。

神奇归神奇,头晕还是要头晕。在郭金龙请辞的神奇官方消息传出之后,美联社驻北京记者记者欧蕾珊发出的报道,就展现出这种头晕:

“尽管公众质疑北京市政府对导致37人死亡的水灾的应对措施,北京市的市长显然依然仕途平坦,即将被提升到中国权势十足的决策机构。”

“中国国营媒体星期三报道说,郭金龙市长和他的一个副市长提出辞职。这可能是一次例行的职务调动。在官方作出这一宣布之际,天气预报说,北京还会下雨。有迹象表明,上个星期的暴风雨导致的死亡人数可能会增加。”

欧蕾珊在这里所说的郭金龙“即将被提升到中国权势十足的决策机构”是指他卸任北京市长职务之后,作为中共北京市委书记,他几乎是十拿九稳地要进入中共中央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

*中国公众也头晕*

至于欧蕾珊报道里所说的“例行的职务调动”,则显示出令人头晕目眩的十足中国特色:官员的升迁可以风雨无阻,也可以跟辖区的灾害无关,甚至越是有灾越升迁。

这种古今中外堪称奇异的官员升迁逻辑,不但让美联社欧蕾珊这样的世界媒体的记者感到头晕、匪夷所思,也让中国公众感到晕头转向。

在中国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上,许多网民就郭金龙请辞发表评论,就显示了这种晕头转向。例如:

“最凌风:北京市长副市长请辞,这是好现象。当官不为民,就应该滚!”

“鲜花村:一场大雨,北京市长都请辞了,有进步!!! ”

以上这两条新浪微博可算是为郭金龙请辞叫好的。这两位网民显然是认为,郭金龙是自愿或不自愿地引咎辞职,显示了中国政治良性发展的迹象。

*除了头晕还是头晕*

但是,很快有人说出了自己的迷惑不解:

“小花猪的小屋:北京市长在北京大雨后请辞代表什么呢?”

很快,有人给除了可以让公众发笑、也可以让公众沮丧的解答:

“缘与辰---束:今天看到北京市长请辞的新闻,怕是不少人都以为因暴雨呢,而实际上是高升,喜事啊,虚惊一场。”

与此同时,也有网民从国际视野出发,强烈抨击中国执政党最高决策机构(中共中央9常委,“九大巨头集体”)和中国政府领导人忽视遭受灾害的民众:

“五星飘侠:尊重民众、生命,美俄中三大国家的差别 美国,枪击案12人死亡,总统亲临现场,慰问每一个受害家庭,降旗一周悼念逝者;俄国,俄罗斯克雷姆斯克市市长及一些地方官员,因在水灾来临之际玩忽职守导致受灾人员死亡而被逮捕;中国,水漫帝都亡37人(失踪保密)九大巨头集体失声,政府没有问责,更无人致歉!”

*北京当局的数学障碍*

北京遭受官方所说的61年来所未遇的大水灾,北京官方星期天晚间公布37人死亡之后,死亡人数一直没有更新,受到公众的广泛质疑。

法新社星期三发表记者Carol Huang的报道说,“很多北京居民相信,因为河流决口,冲到主要交通干道上,淹没了大批的汽车,真正的死亡人数可能要(比官方公布的)高得多。”

面对公众的强烈质疑和不满,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发布会。新闻办主任王惠在会上几乎是指天发誓,说“经过SARS的考验,北京市政府深深懂得透明的道理,相信在死伤数字上绝不会有隐瞒,之所以现在有更新的滞后,是因为有些遗体还需要辨认。”

所谓的SARS(萨斯或萨斯病),是英文“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的缩写。2002年末,2003年初,那种由病毒导致的致命性传染病最初在中国南方出现。中国政府随即采取了双管齐下的有力措施,一方面严密封锁有关消息,严禁中国大陆媒体进行任何报道,另一方面在有关消息传开之后散布假消息,说那是一种由病菌而不是病毒导致的非典型肺炎(中文简称“非典”),可以用抗生素治疗并且治愈。

在中国当局的有力措施协助下,萨斯病如虎添翼,扩散全中国,扩散全世界,导致近千人死亡。在全世界的谴责声中,中国当局表示将痛改前非,今后一定不再隐瞒。北京市政府新闻办主任王惠如今旧事重提,再提SARS,显然是力图显示北京政府当局的诚意。

然而,至少是从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来看,王惠的说法依然是令人难以置信。中国公众、北京公众要求北京当局公布最新的死亡人数,王惠却顾左右而言他,说之所以没能及时公布人数,是因为有些遗体需要辨认。现在人们还不清楚为什么遗体难以辨认会导致北京市当局的数学障碍。

*中国民众,放眼世界*

对这次暴雨给北京造成的损失,北京已经有很多具体的统计数字公布,其中包括受灾最严重的“房山受损房屋6.6万间、倒塌8265间;道路损毁300处、约750公里;桥梁损毁50座。受灾农作物5000公顷、禽畜17万只。”

然而,相对最不难统计的最新死亡人数却如此难产。对此,一位网名“苹果皮”的网民发表微博说:“什么数据都能统计出来,除了死亡人数。”

网名“咸鱼的行摄生活”的网民则用从另一种国际视野出发,对北京当局的怪异举动提出了解释:

“对北京拖延发布死亡人数的做法,很好理解,它在等待一个时机,就是几天后的奥运开幕,然后用奥运的注意力转移公众的视线,用拖消磨公众的耐心和探求心理,这些是用来哄骗小孩的招数,太低级。”

*互联网与当局*

如同去年这个星期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发生的时候一样,这次的北京水灾也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尤其是在微博这样的由公众和网民主导的社交媒体上得到广泛的报道。

中国公众通过微博来自行报道官方媒体未能报道或刻意隐瞒的消息,对官方的种种不当做法提出批评,迫使官方和官方媒体不得不做出种种应对。

于是,一些人认为中国公众借助互联网、微博这样的传播工具已经形成跟官方媒体分庭抗礼的局面,中国的政治正在朝中共当局不得不开放的发展方向。

然而,在香港观察中国网络的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的记者马克•麦克唐纳则在星期三发表的博文中指出,中国的互联网,中国的微博依然在当局的牢牢掌控之中:

“(在中国公众通过互联网批评北京当局防灾救灾不力的同时)中国政府的网管当局采取迅速行动,删除了新浪微博上的一些最为愤怒、最为一针见血的评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