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金牌与骗局


国选手叶诗文7月28日在伦敦奥运会上赢得400米个人混合泳金牌

国选手叶诗文7月28日在伦敦奥运会上赢得400米个人混合泳金牌

叶诗文,漂亮的名字,漂亮的身材,漂亮的容貌,漂亮的成绩,2012年伦敦夏季奥运会游泳金牌得主。一夜之间,叶诗文成为国际媒体新闻报道和评论的争议人物。而中国官方或官方为她作出的辩护,更是将人们的注意力引向官方不愿意让人们注意的事情。

从某种意义上说,不管她愿意不愿意,16岁的杭州小女孩叶诗文已经成为当今中国、当今中国政治、当今中国体育的一个象征。

*强得邪乎?*

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格言是“更快、更高、更强” (Faster,Higher,Stronger)。力争世界强国地位并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强国的中国,如今推出女孩游泳强人叶诗文。

关于中国是否强得邪乎的问题,中国国内和国外已经有汗牛充栋的、而且还在继续迅速增加的评论。在这里我们只能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支,这次主要说叶诗文。

简单地说,中国如今已经是毫无争议的奥运金牌超级大国。随着中国金牌总数的迅速增加,每一枚金牌的新闻价值含金量也不可避免地以同样的速度下跌。但来自杭州的叶诗文及其金牌可谓独树一帜,特别吸引国际媒体和国际观众的眼球。

“吸引眼球”的另一种说法就是富有不可思议的戏剧性,令人不得不侧目而视,刮目相看,不得不予以注意甚至怀疑。美国《芝加哥太阳时报》记者里克•莫里赛7月31日从伦敦发出的报道,其导语可谓十足地展示了这种戏剧性:

“星期一,中国的叶诗文夺得女子400米混合泳金牌,将世界纪录缩短一秒。她在最后一段50米的自由泳中游出了28.93秒的成绩,比瑞安•罗切特最后50米的29.1秒还强。读到这里,诸位读者要小心不要搞错,罗切特是男子,是奥林匹克男子400米混合泳金牌得主。”

*疑云翻滚*

叶诗文在这次伦敦奥运会上夺取第一枚游泳金牌之后,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为新闻人物。她在夺取第二枚游泳金牌之后,有关她的争议,有关中国是否给运动员服用禁药的疑云更是翻滚剧烈。

仅仅是扫描一下中国和世界媒体的标题,就可窥疑云之一斑:

“叶诗文平静地领取第二枚金牌,有关服用禁药的疑云风暴围绕她盘旋(英国《独立报》,7月31日)

“中国游泳运动员叶诗文否认服用禁药的传闻”(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人报》,8月1日)

“叶(诗文)被迫回答是否服用违禁药问题”(《爱尔兰时报》,7月30日)

“奥林匹克/游泳:中国互联网行动起来为叶诗文辩护”(法国《巴黎人报》,8月1日)

“快得邪乎?中国女子被怀疑•最后一段速度超过男子〔奥运•游泳〕(日本时事社,8月1日)

“在夺取第二枚金牌之后,中国的叶诗文被迫应对禁药问题”(印度《快报》,8月1日)

“中国表示指责叶诗文服用禁药是‘小心眼’”(加拿大《多伦多明星报》,8月1日)


*官媒发言*

《多伦多明星报》报道标题所指的显然是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在8月1日发表的社评,题目是“刁难叶诗文,西方舆论太小心眼了”。

“对叶诗文的突出成绩,一些人有疑窦可以理解,尤其是中国游泳队员历史上曾经出过兴奋剂事件。但叶诗文通过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的检查,被验证未使用任何兴奋剂。”

“试想,假如叶诗文还是同样的肤色,并创造了同样的速度奇迹,只是把她的国籍换成美国,西方舆论大概会完全变成另一副腔调。菲尔普斯在北京奥运会得了8块游泳金牌,这“正常”吗?当然正常,除了事情本身存在这样的可能性,没有人提任何质疑,大概还因为他是美国人。”

在国情特殊、媒体言论控制严密的中国,《环球时报》可谓时常享受特殊待遇,享受特殊的言论自由,能就一些敏感的问题发表意见,其中包括在其它中国报纸被严禁提及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的名字的时候公开提出陈光诚问题,并表示陈光诚所在的山东临沂政府或许行为失当。

这一次,在叶诗文是否涉嫌服用违禁兴奋剂问题上,《环球时报》再次表现出中国官方媒体所罕见的坦率和周全。

然而,《环球时报》的坦率和周全毕竟是国情特殊的中国的坦率和周全。中国缺乏言论自由,媒体被严格禁止就敏感问题进行公开辩论。按照国际标准,按照国际公认的言论自由的标准,《环球时报》的言论显然既太欠缺坦率,也太欠缺周全。

*环球盲点*

例如,《环球时报》没有提许多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的运动员都是先前通过国际体育当局正规检查的,对取得惊人优异成绩的美国运动员提出怀疑的大有人在。

现在人们不清楚《环球时报》社评展示出如此之大、如此之明显的盲点,是其撰稿人因学识不足,还是因意识形态所限,或是言论自由不足。

从目前的各种迹象来看,《环球时报》社评的大漏洞是意识形态和言论自由不足导致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中国北京的博客作家张亚军(Zhang Yajun音译)在英国主要报纸《卫报》就叶诗文夺金牌引起的争议和中国官方和一些公众的愤怒反应发表文章说:

“中国必须停止纠结于这一点。取得优异成绩的运动员受到怀疑是常见的事情。这种事情不仅发生在中国运动员身上,也发生在许多其它国家的运动员身上。兰斯•阿姆斯特朗先前是美国最优秀的自行车运动员,但在他整个的运动生涯中一直都有人怀疑他服用禁药。”

张亚军提出的并非是一般人想不到的莫测高深的精辟论点,他所列举的美国著名运动员阿姆斯特朗的例子也是众所周知,绝非美国或中国的国家机密。但是,这种论点,这种例证显然是《环球时报》这样的报纸不方便提出或发表的。所以,张亚军只能在英国的报纸上用英语发表。

实际上,在是否服用兴奋剂问题上受到美国媒体和国际媒体怀疑的美国著名运动员就算是没有一个排,至少也有一个班。

*体育骗局*

通过服用兴奋剂、服用禁药来提高比赛成绩是一种欺骗。先前共产党国家东德以及中国都进行过这样的大规模的欺骗。现在的中国运动员是否还在主动或被动地参与这种骗局依然引起争议。

但批评者指出,中国的体育从总体上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局。批评者说,中国体育的宗旨是“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然而,中国政府虽然拥有世界第一的税收,但中国对面向大众的文体设施投资却少得可怜;与此同时,中国却投入巨额的资金用于极少数的体育尖子的选拔和培养,以便夺取金牌,为国争光,实际上是为领导人脸上贴金。

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抱怨说,中国运动员的奖牌是中国政府擅自挪用纳税人的超巨额税金堆砌出来的。在2008年中国有人估计,中国夺取一块金牌,要耗资人民币7亿。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他保守计算也要大约8千万元人民币。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中国政府体育部门官员为争取运动员拿到好成绩而虚报运动员年龄、给运动员服用违禁兴奋剂之类的丑闻先前多次发生。

公平地说,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丑闻在世界许多国家都有发生。然而,中国毕竟是中国,中国是一个缺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国家。在其它国家(至少是在西方民主国家),人们几乎总是可以肯定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是一种私人行为,不是政府行为。在中国,人们则几乎总是难以肯定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是一种私人行为,不是政府行为。

*叶诗文,牺牲品*

中国缺乏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由执政党控制的新闻媒体不得独立、自由地进行有可能让政府显得很难堪的新闻报道,使中国媒体否认叶诗文服用兴奋剂缺乏公信力。

叶诗文是否服用了兴奋剂目前令许多人感到怀疑。但人们可以毫无怀疑的是,从一定的意义上说,叶诗文是中国缺乏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牺牲品。叶诗文何时才能走出这种牺牲品的境界,中国政府何时才能开放新闻自由,中国的新闻媒体在敏感问题上的报道评论何时也在国际间获得足够的公信力,这一切目前还不清楚。

与此同时,无论叶诗文本人、家人,以及中国体育部门官员如何否认,对叶诗文是否服用兴奋剂的疑云依然是徘徊不去。在疑云纷飞之际,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社论说:

“对未经证实的作弊行为大喊‘狼来了’,这种做法是错误的。但作弊这种做法本身错得更离谱。要让人们对体育恢复信心,我们就应该严厉惩罚那些通过作弊取得成绩的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