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余音与巨款


中央电视台画面显示薄熙来妻子谷开来(中间站立者)2012年8月9日在中国东部的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

中央电视台画面显示薄熙来妻子谷开来(中间站立者)2012年8月9日在中国东部的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

在东亚国家,至少是在日本和中国,人们读文章或听故事,特别喜欢文章或故事的余韵 - 余音无穷,令人不禁回味再三。有人甚至认为,文章或故事的余韵比文章或故事本身还有味。

在中国,关于余音的最曲尽其妙的描写,大概要首推北宋时期的政治家、文章大家苏轼(1037-1101)的名篇“前赤壁赋”当中的名句:

“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以想象力超丰富而著称的苏轼做梦也没想到,他这些句子居然用来描写谷开来的审判,描写谷开来审判前后的中国诡异形势也挺合适。

*中国形势诡异*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故意杀人案的审判星期四在合肥结束。至今依然必须接受中共严密控制的中国大陆媒体虽然在某些方面已经五彩缤纷,但在这个所谓的敏感问题上只能向全世界展示千篇一律的官样文章(新华社语焉不详的通稿),不得进行独立报道,不得发出脱离中共宣传部门规定口径的评论。

与此同时,有关谷开来审判的故事(新闻报道,在英语里,story的一个主要意思是新闻报道)在其他国家则依然是余音绕梁,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让人们不禁回味再三。

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星期五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领导层受审”。社论如此论述了谷开来受审前后诡异的中国政治形势:

“中国的统治者在星期四主动演示了其政权的效率、残酷和骨子里的虚弱。在中国最高领导层秘密汇聚海滨休假地北戴河之际,他们的一个最亲密的同事的妻子在安徽省省会合肥受审判,罪名是谋杀。在寥寥几个小时之内,由一个前公安局局长今年2月试图寻求美国领事馆庇护所引发的一场政治危机的由头就被干脆利落地处理掉了 - 或许,那些在北戴河聚会的中共最高层领导人希望是这样。”

《华盛顿邮报》社论的写手看来,无论是中国当局对谷开来的所谓司法审判,还是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都缺乏起码的合法性和公信力:

“谷开来被控毒杀其长久以来的商业合伙人。但是人们无法知道庭审期间所陈述的有关说法是真实的。谷开来自己聘请的律师被当局拒绝,而匆匆进行的照本宣科的审判也没有什么公信力。但在北戴河聚会的那些男人们显然不太在乎司法的严谨,而更在乎如何阻止审判滑入若干危险的政治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薄熙来家族的巨额财富和明显的贪污腐败的商业交易。许多中国高级官员(据报道也包括内定在今年10月被任命为中共党魁的习近平)都有这个问题。另一个问题是薄熙来那些吸引民心的做法。他在重庆重提毛泽东时代的一些口号,鼓动人们唱红歌,从而获得了支持。”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接着说到了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薄熙来的前心腹王立军可能受审(今年2月,王立军突然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透露谷开来杀人的事情,并寻求庇护,由此揭开了薄熙来倒台、谷开来被逮捕、审判的政治戏剧序幕),而薄熙来的命运则可能在北戴河被决定。社论的压轴一段说:

“在中共召开党代会的时候,习近平和新的政治局将上任。那时候,薄熙来事件可能就已经正式了结。但中国的领导层到那时将向全世界和中国人民继续展示出它无视法治、蔑视问责、惧怕民意的本性。一届新的领导层如此登场显然不妙。新领导层或许会发现,由内部清洗和表演性审判构成的政治难以为继。”

*当局竭力回避的新闻和问题*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写手是美国一流,但它的记者的新闻挖掘功夫更是美国一流。世界各国的记者好手星期四云集合肥,争抢、争挖谷开来审判的新闻,但还是给《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基斯•里奇伯格抢了先。

里奇伯格事先找到了一个可以进入法庭内部的人,挖出了这样的独家新闻:

“据这位当时在法庭内的人说,公诉人描述了去年11月10日海伍德给薄熙来和谷开来的独子、当时正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就读的薄瓜瓜发送的一封电子邮件。公诉方表示,海伍德对一项没有做成的房地产开发交易非常恼火,坚决要求薄瓜瓜偿付许诺的交易收益的10%,也就是大约1300万英镑,折合大约2000万美元。当初把海伍德引入那一交易的就是薄瓜瓜。

“那位旁听审判的人说,据说是来自海伍德的英文电子邮件在法庭上被展示,并配有中文翻译。那封电子邮件的中文翻译说,海伍德警告薄瓜瓜,假如他不付款,‘你就会被灭掉。’没有什么可以证实海伍德确实是写了这样的一通电子邮件。”

《华盛顿邮报》记者里奇伯格的这一报道,是典型的西方媒体引以自豪的那种可以引起公众思考和争议的报道。有关的思考和争议议题包括,

1)今年才24岁的薄瓜瓜从何时开始以及如何获得了如此之大的财力、财气、气派,动辄可以许诺给人2000万美元?

2)薄瓜瓜这样的人是否是中共和中国政府高干子弟当中的特例?

3)薄熙来-谷开来到底有多少资产?他们究竟是通过什么途径获得了如此巨额的资产?

4)为什么中国官方媒体对所谓的“薄谷开来和儿子薄某某与(海)伍德因经济利益问题产生矛盾”似乎是遮遮掩掩,羞羞答答,欲说还休,至今不肯、不敢或不能对中国公众说明最终导致他们产生你死我活矛盾的到底是什么“经济利益”?

5)中国其他高干(或非高干,如中共县委书记、县长)到底有多少资产?他们通过什么途径获得了他们的资产?

6)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中共及其政府领导人不能向公众公布自己的资产数额以及资产来源?

*法国媒体的观点*

当今时代毕竟是一个互联网时代。即使中国当局力图封锁信息,各种信息还是会通过互联网流传来开。星期五,也就是在谷开来审判结束的第二天,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发表长篇报道,介绍旁听审判的安徽师范大学09级历史系学生赵象察在人人网上发表的旁听纪录。

与此同时,法国《巴黎人报》则发表记者提摩太•布特里的两篇报道,一篇的题目是“涉案的法国建筑师没有消息”;另一篇的题目是“中国当局意图掩藏的审判”。

布特里前一篇报道所说的法国建筑师是指帕特立克•德维莱尔。此人曾是谷开来长期的商业伙伴,上个月被中国当局从柬埔寨弄到中国。多德维莱尔声言他是自愿前往中国,协助中国司法当局调查谷开来案件。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在谷开来的庭审期间,千里迢迢被弄到中国的德维莱尔却没有被提起。法国人或许为此觉得有些受到了冷落。

与此同时,在后一篇报道里,布特里对谷开来受审进行了回顾和前瞻:

“对很多早就准备好谴责审判不公的观察家来说,在审判前后的整个过程中,中国当局主要关心的是限制这一丑闻的影响扩散。谷开来的野心勃勃、头脑机灵的丈夫薄熙来本来铁定要进入今秋中共党代会换届之后的新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他上升的势头自然招致了一些人的忌恨。如今,这位政治家成为这一案件的主要受损者。他被控违反党纪,目前被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将受到中共内部的审判。这种审判要比他的妻子所接受的审判还缺乏透明。”

*薄熙来必倒的原因*

对谷开来的审判可以说是让世界媒体、世界观众大饱眼福。但是,作家、记者、《虎头蛇尾:当今中国》一书的作者乔纳森•芬比星期五在英国主要报纸《独立报》上发表文章,指点看客看戏看门道。他的文章的题目是“为什么说谷开来审判揭开了中国政治的黑幕”。

芬比首先写道,谷开来的审判确实是很好看,因为在共产党统治的最后一个大国中国,一个领导人的妻子居然因为导致一个人死亡而受到审判,这是史无前例的。然后,他笔锋一转写道:

“但是,围绕审判而展开的故事更能说明问题。这一故事揭开了包裹中国高层政治的黑幕的一角,显示了中国政权在应对飞速演变的社会时所面临的各种问题。”

谷开来在中国,在全世界之所以引人注目,受人注意,是因为她是薄熙来的妻子。野心勃勃的薄熙来在重庆有声有色地推行“唱红打黑”,即动用政府力量鼓励推动民众唱毛泽东时代的革命歌曲,重提毛泽东当年的一些口号,同时动用非常手段,打击他说的黑帮犯罪团伙,没收被打成黑帮的人的财产。一时间,薄熙来大有势不可挡的势头。然而,芬比写道:

“薄熙来过于张扬了。有很多人议论纷纷,说他家虽然正式收入有限,但生活奢华,其中包括送他的儿子到(英国名贵的私立学校)哈罗公学和牛津大学。有报道说,他假如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他有志于主管司法。鉴于他不加掩饰的野心,这只能是让其他高级领导人感到不寒而栗。

“于是乎,薄熙来必须拿掉。重庆前公安局局长跑到美国领事馆,倒出了尼尔•海伍德的死因实情,给他的敌手提供了他们所需要的杀手锏。”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