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王立军抢风头


重庆市前副市长王立军

重庆市前副市长王立军

单纯从新闻专业、新闻学的角度来看,在当今中国从事新闻报道的世界媒体记者可谓“三生有幸”,“躬逢其盛”,“身在福中”。

在世界其他国家从事新闻报道的许多记者不得不挖空心思、苦心孤诣地奋力挖掘意义重大又富有娱乐性的新闻的时候,意义重大又富有娱乐性的新闻却象熟透的苹果、柿子接二连三地坠入在当今中国从事新闻报道的世界媒体记者的怀抱。

有关王立军在9月17日提前受审的最新新闻,显然就属于这种新闻。应当说明一句,王立军在今年2月6日夜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庇护一事,已经给全世界的记者(中国大陆记者除外)提供了上好的新闻写作素材。

这次中国当局出人意料地提前审判王立军,使他不情愿地再次抢风头,出风头。

*记者和读者的为难*

对做记者的来说,重大新闻接踵而至绝对是好事,绝对是展现自己好身手的大好机会。然而,这种好机会太多,尤其是这种好机会蜂拥而至同时杀到,也会让记者为难。

日本主要经济报纸《日本经济新闻》记者多部田俊辅星期一从四川成都发出的报道,就明显地显示出这位记者的为难:目前,中国各地的反日、反政府的示威以及中国政府的应对无疑是特别重大的新闻;然而,此时此刻,中国当局突然将王立军的审判提前一天,让这位日本记者显然觉得有些晕头转向,无所适从,大有猎犬同时追两只或N只兔子的那种力不从心:

“原重庆市第一把手薄熙来的前心腹、重庆市前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公开审判原定于9月18日在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9月17日,跟国家机密相关的非公开审判看来已经进行。有观察家认为,在中国各地扩散开去的反日示威当中,支持薄熙来的保守派势力在暗中活动。当局在9月17日一早就在法院周边部署了警察,摆开严阵以待的架势。

“薄熙来一度是很有可能进入最高领导层的有影响力的政治家。被告王立军一度是他的心腹。然而,因为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杀人,王立军跟薄熙来产生了对立。在感到自己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王立军逃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从而成为薄熙来倒台的发端”。

这两段新闻报道文字,内容高度浓缩,头绪错综繁多。一般的读者读了要是不觉得头晕,那就一定是已经睡着了,或者头脑有毛病。

从以往的报道记录来看,多部田俊辅绝对是一位好记者。然而,好记者也是人,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多部田上述这两段报道文字颇像一些嘲笑20世纪中国著名文学家、翻译家鲁迅的翻译译文的人所说的那样--头绪繁多,容易让人感觉眼花缭乱犯头晕,读的时候需要用指头一一按住主语、谓语、同位语、宾语、补语、副词修饰语,但往往十个指头都用上了,一句话还没完。

借用中国一度流行的流行歌歌词“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太奇怪”的句型来说,人们可以说,不是多部田俊辅的报道文字让人不明白,是中国的事情太奇怪。

*法文报道追求清晰*

中国的事情确实是太奇怪。王立军-薄熙来-谷开来的事情确实是太奇怪,太复杂。再加上近日来中国各地一线城市的反日、反政府游行和打砸抢烧的骚乱、让中国当局成为全世界笑柄的骚乱,足以让最好的记者也不免感到左右支绌,捉襟见肘,挂一漏万。

为了应对这种新闻报道难题,多部田俊辅走的路子是奋力拼搏,巨细无疑,努力展示新闻事件的全豹。与此同时,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星期一在报道同一个新闻话题的时候,则显然是采取了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路子,努力追求清晰:

“王立军是言行高调的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心腹,他在拥有3300万居民的重庆具体领导了打击贪腐(“打黑”)的行动。那一行动被很多人指责为严重侵犯人权。

“对这位(重庆).前公安局局长的庭审对当初的打黑形象是十分敏感的。这是中国当局多年来最尴尬的一件事情。”

说到这里,应当补充说明一句,王立军当年在重庆具体领导了打击贪腐(“打黑”)的行动。如今,中国当局给他提出的罪名是严重贪腐,具体地说就是“徇私枉法、滥用职权、巨额受贿”。当年王立军领导“打黑”被许多人指责为“黑打”。现在他跻身被打的行列,接受的是秘密审判,或不对独立媒体开放的“公开审判”,外界不清楚他是否也遭到“黑打”。

*请君入瓮式受审*

这种当年大力推行“黑打”的人如今自己也大有可能正在受到“黑打”的情形,是美联社驻中国记者黄敬龄(Gillian Wong)星期一从成都发出的报道的一个主题。

黄敬龄的长篇报道首先讲述了中国当局星期一出人意料地开始对王立军进行秘密审判,理由是审判涉及国家机密;星期二,将对王立军进行所谓的公开审判,预计审判将涉及他受贿以及其他问题,但审判不会对外国媒体开放。接着,报道回顾了王立军过去走过的光辉道路,展望了他今后的暗淡道路:

“在中国的杂志封面上和新闻报道中,王立军一度被描绘成一个敢于跟既得利益势力作斗争的一个人。(在重庆推行“打黑”运动期间,)上千名黑帮团伙分子、警察和政府官员被起诉,13个人被处决,其中包括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然而,在他得到大力赞扬的同时,也有人指控他刑讯逼供和逮捕等手段,逼迫重庆商界人士把商业交易让给薄熙来及其同党。这一切在中国最高领导层内(给薄王)制造了敌人。

“假如王立军没有跑到重庆附近的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去从而让中国统治者上层感到难堪,王立军即使胡作非为也不会遇到麻烦。他在美国领事馆期间透露出一些中共宁愿秘密处理的信息。对王立军的审判预计将是迅速的,王立军的各项罪名每项最多可以判刑10年。不过,法律规定,假如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刑期可以更长。”

*国家机密的玄机*

无论是中国官方,还是王立军本人的律师,都对王立军案所涉及的所谓“国家机密”秘而不宣。

王立军跟薄熙来、谷开来之间究竟有什么非法的关系?他们到底有什么非法交易?王立军领导“打黑”却会如此之“黑”(按照中国官方现在的说法),这是否说明重庆先前的“打黑”缺乏起码的合法性?被打的人都程度不一地受到了“黑打”?

截至目前,中国官方对这些要命的问题保持着沉默。现在人们不清楚这些问题是否属于中国当局所说的国家机密。

与此同时,“王立军先后被授予中国公安部一级英模、二级英模(两次)、全国英雄模范、特等劳动模范、中国十大杰出民警、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和‘五四’青年奖章等数十项国家级功勋荣誉,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所研究员,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为中国共产党十四大、十六大代表,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曾受到了邓小平、江泽民等中共和中国政府领导人的接见”,这一切都不是中国的“国家机密”。

然而,如何解释这一切,显然还属于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议论纷纷的国家机密。

如今的中国“党国”机密太多,以至于报道中国新闻的世界媒体记者不得不经常借助逻辑推理或合理想象来撰写稿件,完成报道。

例如,在报道王立军夜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所引发的一系列丑闻及其在中共高层引发的大震荡之后,美联社的黄敬龄来了如下一段逻辑推理或合理想象:

“这场丑闻的后续在继续纠缠困扰着中国领导人,证据是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宣布要推出新的领导班子的中共十八大的召开日期,尽管人们预计十八大的会期是在十月中旬或下旬。”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