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网络观察:超悲惨世界


维克多·雨果(1802 - 1885),法国小说家,诗人。世界各国读者依然爱读雨果蕴含炽热的正义感和奔放想象力的作品。他的代表作之一是描写社会下层民众悲惨状况的长篇小说《悲惨世界》。

然而,富有奔放想象力的雨果如今受到了来自中国的现实挑战。换句话说,中国的现实已经证明,这位十九世纪的法国作家想象力还是过于拘谨,还不够奔放,或者说创作还不够大胆。

*《悲惨世界》都不敢这么写*

中国官方的《北京晚报》本星期报道说:来自中国东北的一位岳姓女青年到北京求医,因为穷尽了生活资金,不得以摆地摊卖发卡,被警察派出所拘留;在警察宣布将对她实行5日行政拘留时,现年27岁的岳姓女青年试图挣脱,并在惊恐中咬了一个警察的手。

于是,北京东城区法院作出庄严的法律判决,判处岳姓女青年“有期徒刑8个月。岳某听完判决当场痛哭并瘫坐在地上。”

《北京晚报》
的报道继续写道:

“检察官建议量刑为拘役4个月至6个月。...随后法官宣布,因岳某认罪态度较好,系初次犯罪,遂从轻处罚,以妨害公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8个月,没有对她判处拘役,是因为岳某的家人没有对民警作出赔偿。”

有关消息传出,招来中国网民的强烈反响:

“皇浦悦天:图片上被女警员架住的姑娘,姓岳,吉林人,自述来北京治皮癣病,特别无奈才摆地摊,结果被抓往派出所,被宣布对她行政拘留5天。据她自己说:三四个人上来给她戴手铐,她好害怕,一急咬了一个人的手,后来才知道那是民警。这下惨了,她被判有期徒刑8个月……摆地摊如此结果,《悲惨世界》都不敢这么写”(新浪微博,下同)

“五岳散人:26岁吉林女子,来京治病无钱,摆地摊卖发卡讨生活,被东直门派出所抓获。因惧怕被拘留5天,将民警张某手腕咬肿,被提起公诉。因无钱赔偿被咬民警,被东城法院法官重判有期徒刑8个月——还记得打空姐那位么?我再重复一遍这句话:我们的法律,对草民严刑峻法、对官员宽仁厚德。司法者,私法也。”

(注:“五岳散人”在这里提到的“还记得打空姐那位么”,显然是指广州市越秀区武装部政委方大国在众目睽睽之下殴打飞机乘务员,被网友拍摄传送到互联网上;中国官方一开始说已经要他停职检查,然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Sefa沈芳:司法者,私法也!三大基本法:领导的看法、领导的说法、领导的做法!”

“醉爱_happy:高官打空姐不了了之,地摊大姐咬民警判八个月,真赶上封建社会制度了,我去。”

“章立凡:...是,我是偏激了。问题:①警方不偏激吗?摆个地摊处拘留五天,算治安案件吗?派出所何时改行当城管了?②检方不偏激吗?咬一口就求拘役4-6个月,出示了被咬警察的自诉证据,为何不出示执法现场录像?③法院不偏激吗?交不起罚款就判刑8个月还‘从轻’?”

*中国司法缺乏人道与公平*

许多就此发言的中国网民不约而同地强烈谴责中国大陆的司法缺乏起码的人道与公平:

“心如止水:这是一个让任何有点良知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更不忍心接受的典型的以强权欺压老百姓的案例。假设这位女青年不是打工的,而是一个很有背景的官二代或是富二代,我们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绝不是这种结果。(腾讯微博)

“他的吉他:有期徒刑八个月,罪名无权无势。”(腾讯微博)

有网民将中国大陆的司法跟实行英国式司法的香港进行对比:

“狗嘴狼牙:一对卖雪糕的残疾流动摊贩夫妇,被香港食品卫生环境局告上法庭,法官亲自向其解释政府执法的必要性,请其理解,并表示如果路过他们的摊位,一定会给予帮衬。一周后,法官真到夫妇摊位买了一瓶矿泉水,安慰他们好好生活。同是一个国家,公民待遇咋就这大差异?一国两制是否已经过时?期待一国一制”

更有网民以美国为例,认为需要采取切实的行动,改变中国现行的欺压人民的政治法律制度:

“小彭毅:如果实在没有能力改变什么,那么呐喊也行!否则当有一天被坑的是你自己的时候,也没有人替你呐喊!我们渴望民主,希望司法独立,新闻自由。我们应该把心中的希望大声地喊出来!300年前有几个人会想到黑人可以当总统?事在人为,一切改变都不是没有可能!”

*雨果与中国受苦人*

雨果终生以为穷人、为受苦受难的人、为被冤屈的人大声呐喊为己任。

想必是因为发现自己周遭的“悲惨世界”并没有因为他的呐喊而改善多少,因此他在他的作品中常常表现出一些逃脱现实、现世,憧憬彼岸、来世的倾向。

下面这首无题小诗可以说是非常清晰地透露出他这种逃脱思维:

La tombe dit à la rose :
- Des pleurs dont l'aube t'arrose
Que fais-tu, fleur des amours?
La rose dit à la tombe :
- Que fais-tu de ce qui tombe
Dans ton gouffre ouvert toujours?

坟墓对玫瑰花说:
“爱情的花朵呀,黎明用来沐浴你的露水
你用它们做什么?”
玫瑰花对坟墓说:
“你用落到你那总是大敞的
深渊里的东西做什么?

La rose dit : - Tombeau sombre,
De ces pleurs je fais dans l'ombre
Un parfum d'ambre et de miel.
La tombe dit : - Fleur plaintive,
De chaque âme qui m'arrive
Je fais un ange du ciel !

玫瑰花说:“阴郁的坟墓呀,
我在阴影中用那些露水
制作琥珀和蜜的香水。”
坟墓说:“忧伤的花朵呀,
每一个到我这里来的灵魂,
我都把它变成一个天使!”(齐之丰译)

毫无疑问,雨果的诗确实很美,雨果的心也总是跟穷人在一起。但现在还不清楚他这种诗歌是否会给岳姓女青年那样的中国穷人带来安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