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世界媒体看中国:历史的初稿


2013年1月9日星期三, 广州市《南方周末》总部大楼前抗议人士展示反对《南方周末》新年献词遭受删改的标语(美国之音截图)

2013年1月9日星期三, 广州市《南方周末》总部大楼前抗议人士展示反对《南方周末》新年献词遭受删改的标语(美国之音截图)

在美国以及受美国影响的其他国家,“新闻是历史的粗略初稿”([Journalism is the] first rough draft of history,语出《华盛顿邮报》已故的出版人菲尔·格雷厄姆)的说法可谓早已成为新闻界乃至全社会的共识或期望。

在传统上本来是特别注重历史的中国大陆,当今的特殊国情不准许新闻界乃至学术界对很多涉及全社会的所谓“敏感”事件提供这样的历史初稿。依然没有完结的《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强行删改引发抗议就是这样的一个敏感事件。

于是乎,世界媒体就自然而然、当仁不让、心甘情愿、或心不甘也情不愿、只是被动无奈地替中国人充当起今日中国的历史初稿撰写者的角色。

*什么是历史?*

说到这里,必须交代几句至关重要的题外话。众所周知,历史并不是简单的事件记录。合格或及格的历史必须展示历史撰写者出自深厚的人文关怀的选择(即选择记录或忽视什么事件或人物)以及撰写者对选取入史的事件或人物的评价或态度。

在中国,古往今来最受推崇的历史学家是汉代的司马迁。他撰写的《史记》成书两千多年来之所以一直是畅销书,被历代中国读书人认为是最好的史书,是因为司马迁大量选取记录了当权者不愿被广为人知的事件,还因为他对很多历史事件和人物鲜明地表明了与当权者相左的评价或态度,展示了他对强权者的批判,对弱势者的同情。

《南方周末》新年献词引发抗议的事件,就是当今中国当局不愿广为人知的事件。而世界媒体记者不约而同地选择对一事件进行记录报道,他们的报道以及报道字里行间所展示的态度,则显示出他们跟两千多年前的司马迁遥相呼应,志同道合,可谓太史公司马迁的传人,追随者或同路人。

然而,如今的世界媒体记者为中国人写历史初稿,是否能写出中国二十世纪文豪鲁迅所说的“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那样的好文章还有待于观察。不过,读者可以看到世界媒体记者很敬业,很用功。

*司马迁的神韵*

法国著名的新闻网站“89街”在1月9日发表记者阿维瓦·弗里德从北京发出的报道,其标题就很有太史公司马迁史笔的神韵:

Chine : mobilisation sans précédent de citoyens contre la censure
中国:公民联合对抗出版检查史无前例

在这司马迁史笔神韵十足的标题之下,弗里德的新闻报道/历史初稿的正文也是司马迁韵味十足---文笔讲究,态度鲜明,但表达克制,皮里阳秋,点到即止,尽量以事实说话:

“中国新闻出版检查机构攻击南方广东出版的中国最著名的周刊《南方周末》确实是走得太远了:对《南方周末》的支持从四面八方涌来,让中国的新政权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

“有几十人,也有人说是几百人来到位于广州的《南方周末》总部前。他们每人手中拿着一朵菊花,一张照片,一块标语。这些无名的人前往那里,表示支持他们的报刊跟当局的出版检查进行斗争。

“许多警察在场,但没有采取干预措施,只是收走示威抗议者的鲜花,并给一些人拍照。而毫不畏惧的示威者则摆好姿势让他们拍照,尽管他们知道,警察给他们拍摄的照片可能被用来当作他们的罪证。”

*另一种史笔*

就史家的态度表达而言,中国大致可说是有两种史笔传统。一种可说是来自司马迁,不太回避史家的态度表达;另一种则是来自更早的鲁国史书《春秋》,对史家的态度表达竭力回避,至少是非常谨慎。

假如说,法国新闻网站“89街”发表的记者弗里德的报道笔法是司马迁式的,那么,《日本经济新闻》记者桑原健1月9日从广州发出的报道笔法就有明显的《春秋》色彩:

“中国的言论管制在动摇。《南方周末》文章被篡改所导致的混乱到了1月9日还没有平息。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到处都是支持《南方周末》的声音。中国共产党感受到包括手机电话在内的互联网舆论的压力,采取异常的‘调停’措施,回避对现场的记者进行处分以求收拾事态。

“在发行《南方周末》的‘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总部(广东省广州市)门前,市民的抗议在1月9日依然持续。一位50岁的男子大声说,‘要求当局有关负责人辞职。’许多警察被部署到现场,但最终没有采取强制性措施。

“来自中共内部的消息来源表示,中共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在着手采取调整措施,不对率先罢工的记者进行处罚,对指挥干预《南方周末》编辑出版的省委(宣传部)官员进行职位调动。... ...

“在共产党严厉统治下的中国,这次(《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所引起)的骚动,其发生和发展极其不同寻常。”

《日本经济新闻》记者桑原健接下来以极其干燥的《春秋》笔法陈述了《南方周末》抗议事件来龙去脉的不同寻常:

1)抗议目的不同;先前的抗议多是土地纠纷引发的抗议,这次《南方周末》的抗议则是起因于对中共的舆论管制的批判;

2)抗议的范围广泛;1月9日出版的北京的《新京报》刊登了暗示支持《南方周末》的文章;为了表示对当局的抗议,有消息说,《新京报》总编辑提出辞职;

3)中共对这次抗议所展示出来的姿态;本来可以对相关报刊负责人进行处罚,或对问题报刊采取停刊措施,但这次当局回避采取高压措施;而当局之所以回避进行大规模的处分,是因为互联网舆论之强出乎当局意料。

*没有南方,没有周末*

迄今为止,中国当局对《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的处理究竟显示出中国在向何处去?这是世界媒体和公众十分关注、十分好奇的一个问题。

桑原健从广州发出的上述消息,对中国那些争取言论出版自由的人来说是一种好消息。在同一天,美国西海岸的主要报纸《洛杉矶时报》记者芭芭拉·德米克从广州发出的报道跟桑原健异曲同工,但也展示出令人好奇和担忧的悬念:

“中共官员看来已经解除了广州媒体遭出版检查所引起的潜在危机。他们做出一种妥协,说服难管的《南方周末》记者按照先前的计划星期四出新刊。

“有关协议的详情没有透露,但看来那里的记者同意不再公开发表对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庹震的抱怨不满。庹被指责蛮横干预该刊的编辑出版,导致对峙。一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记者说,《南方周末》的编辑记者本来打算公布他们说在2012年被改撤的1034篇稿件的详情。

“《南方周末》员工被告知,不能跟外国媒体记者谈论抗议事件。”

假如在中国有谁不听中国当局的命令,在公开场合谈论《南方周末》抗议事件,当局会对这样的人怎样处理?

目前,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从而了结了人们的一个悬念,但同时又制造了一个更大的悬念。

李开复是在北京的高技术孵化投资公司“创新工场”的创办人和主管,在新浪微博拥有粉丝两千五百多万。显然,近几天来,李开复通过新浪微博发表的一些有关《南方周末》言论招惹当局不高兴了,因此“被请喝茶。”

被请喝茶归来,李开复发表如下一则配有咖啡杯子和点心图片的微博:

“从现在开始,只谈东西北方,只谈周一到周五。”

中国在向何处去,目前依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中国当局已经显示出希望在可见的将来,中国没有南方,也没有周末。

至少,这看来显然是李开复的理解。

中国正在走向何方?这历史初稿不容易写。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