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旧制度与大革命


当今中国大陆,用北京官方的说法说就是“面临各种严峻挑战,”用官方批评者的话说就是“内外交困。”

在这种情况下,“旧制度与大革命”显然就成为一个敏感的话题。而题为《旧制度与大革命》的一本书受到官方高级官员推荐,并成为畅销书,可谓奇景,令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法国人的光荣*

《旧制度与大革命》是一本鼎鼎大名的社会科学名著,作者是法国人托克维尔。这本书据说是得到了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最高领导机构中央政治局常委成员王岐山的推荐,成为当今中国的畅销书,法国人显然为此很是感到得意。

法国自由派报纸《解放报》发表驻北京记者菲利普•格朗日罗2月19日的报道,题目是:“中国人在热读托克维尔。”报道很是清晰地透露出法国人的骄傲和自豪:

“一本法国人在150年前写的书居然在其他国家突然成为热门新闻,这的确是不同寻常。但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在中国成为货真价实的畅销书。这本1856年出版的书有许多中文版,在中国的书店里买得很是热火。”

*日本人格外用功*

《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在中国成为新闻,成为畅销书,也迫使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的编辑部专栏“产经抄”的写手不得不下一番额外的功夫,也去把那书找出来,读一番。《产经新闻》在2月18日刊出的“产经抄”说:

“阅读筑摩学艺文库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的日译本,有关‘旧制度’的如下一则记叙引人注目。‘一方面,国民欲求幸福的愿望日益增长。另一方面,政府不断煽起人们的这种欲求,从而唤起不安、最终导致国民陷入绝望’(小山勉译)。当今中国,一方面经济高速发展,另一方面贫富悬殊扩大,拜金主义横行,社会不安增强,很像是托克维尔描写的法国。

“托克维尔说,‘对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期一般是在政府自行改革之时。’这种说法更像是让中国的精英阶层感到恐惧。中国共产党最初的党员当中有周恩来和邓小平等留学法国的人。他们自己打出一个一党独裁政体,可曾预想到自己也会有一天在法国大革命的阴影下感到恐惧吗?”

*官方媒体欲说还休*

联系中国现状,如此解读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令人难免会想到中国当权者,也就是中国的政治精英会感到害怕和恐惧。对这个敏感的问题,官方媒体几个月来明显处于一种羞羞答答、欲说还休的状态。

中国当局一直大力宣传中国现行的一党独裁制度是与时俱进、不断创新的先进制度,不是旧制度。此外,以革命起家、并一度大力宣传“造反有理”的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当局现在又大力宣传革命是坏事,中国不应也不会发生革命。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的英文版日前刊发一篇有关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的署名文章。该文章的标题似乎是展现了出中国官方的那种羞羞答答、欲说还休的状态:

“托克维尔的洞见依然有效,但新革命全无踪影 / Tocqueville’s insight resonates but new revolution not on horizon”

*西方记者的另类说法*

西方记者不必跟随中共宣传部门规定的主旋律跳起舞,于是便很自然地发出跟中国官方媒体相左的言论。例如,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1月31日刊登记者詹妮弗•舒斯勒的文章,对《旧制度与大革命》在中国一事提出了跟《环球时报》不同的解读:

“今年在写时候,托克维尔的历史书《旧制度与大革命》成为中国的畅销书。早些时候有报道说,中共高级领导人要求中共党员阅读这本书,以便洞察了解中国所面临的各种挑战。”

英国大报《卫报》1月31日则发表作家和评论家约翰•格雷的文章:

“根据可靠的报道,北京的新领导层近来在阅读托克维尔的著作。人们不难明白为什么中国领导人要到这位法国贵族思想家那里寻找启迪。在其经典著作《旧制度与大革命》(1856年出版)一书中,托克维尔写道,革命的危险不是发生在人们最贫穷、最绝望的时候,而是发生在情况开始好转的时候,尤其是在有人获得的好处比其他人大得多的时候。)

*托克维尔的洞见*

托克维尔是一个非常好的写手。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他也写出了很多很多的名言警句,其中有一句是:

“历史是一个画廊,其中鲜少原创,多是摹本。” (L'Histoire est une galerie de tableaux où il y a peu d'originaux et beaucoup de copies.)

这句话是否跟中国有关系,显然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