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世界媒体看中国:滑稽的死猪


黄浦江中打捞上的死猪已近六千头(视频截图)

黄浦江中打捞上的死猪已近六千头(视频截图)

在中国当局大力宣传建设“美丽中国”之际,近一万头死猪从浙江的河渠水道顺流而下,进入中国最大城市上海市的水源,给正在忙着操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中国当局造成难堪,成为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围观议论的热门话题。

*复杂中国的复杂死猪*

在一般的国家,如此之多的死猪,如此大举进入如此之大的城市如此重要的水源,这种事情会被立即宣布为公共卫生灾难。但中国不是一般的国家。在中国官方媒体所谓的“复杂的中国,”极其简单的事情也可以是极其复杂,真假莫辨,好坏难说。

中国官方擅长把坏消息说成是好消息。面对如此之多的死猪,官方依然在努力进行正面宣传。死猪来源地浙江就大片死猪的死因发出令人欣慰(也令人忧心)的说明,说这些死猪都是在近期并未出现严寒天气的浙江冻死的,并不是病死的。

上海当局则反复宣传浸泡过死猪的水源水质依然十分安全,没有受到不良的影响。在中国的江河湖泊地下水普遍受到严重污染之际,听上海当局的这种口气,好像是经过死猪浸泡的上海水简直可以装瓶装罐行销全国,甚至出口。与此同时,中国网民则戏称上海市福利好,给市民提供免费“肉汤。”

*人心不古?世风淳厚?*

浙江农民把大批死猪扔进江河,引起了令人头晕目眩的反应和评论。

有人慨叹人心不古。但也有人认为浙江依然是民风淳厚,农民本来完全可以把死猪肉加工出售,大赚或小赚一笔,但他们选择不去赚那份昧良心的黑钱。有人认为大批死猪大批入水,反映出中国政府的无能和渎职。但也有人为死猪大批入水而赞扬政府,说是农民选择把死猪扔进江河里,反映出政府的公众卫生政策非常得力,使不法商贩不再敢像以前那样收购死猪加工卖钱。

猪,尤其是死猪,常常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扮演喜剧角色。中国素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法。如今,死猪在当今中国又扮演起这样的戏剧和喜剧的角色,以至于向来并非以幽默而著称的中国官方权威通讯社和宣传机构新华社也忍不住来了一段与时俱进、紧跟好莱坞新潮流的幽默:

“新华社电:来历不明的被抛入江中的死猪,沿着黄浦江从浙江嘉兴一直漂到了上海,上演了一场‘奇幻漂流。’”

*晕头转向?冷眼嘲笑?*

中国的事情真真假假,真假莫辨。复杂的中国如此复杂,于是,世界媒体观察中国也变得滑稽起来。

读世界媒体的有关报道,读者常常不禁要纳闷,世界媒体的记者到底是给中国的复杂弄昏了头?还是他们只是对中国冷眼嘲笑?读法国的《西法兰西》日报的报道,读者就难免产生这种困惑。

3月13日,该报就死猪大批出现在上海供水水源的问题发表报道,题目是:“中国新闻:将近6000头死猪在上海被打捞起来”。报道说:

“在两天的时间里,从上海黄浦江上打捞上来的死猪头数如今达到将近6000头。死猪的来源依然在争议中。上海政府星期二发表声明说,已经打捞到5916头小猪和大猪尸体。声明宣布从上个星期四到星期天,已经打捞到2813头死猪。”

“当地媒体报道说,上海市政府认为是上海附近的浙江嘉兴农民把死因不明的死猪扔进了河里。嘉兴政府发言人王登峰说,‘不排除上海死猪来自于嘉兴,但是目前也不能百分百确认。’但截至目前,嘉兴官员拒绝承担责任。”

《西法兰西》日报的上述报道每一句好像都是在认真报道新闻,但每一句又让读者不禁想到讽刺和揶揄。该报道乍看平淡无奇,细读又好象是最高级的幽默(说笑话的人不笑,同时让听笑话的人忍不住笑),或最高级的文学(同样的话可以有多种不同的、但同样可以言之成理的解释)。

文学艺术创作常常是艰难的,又是出人意料的。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或“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说的就是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创作艰辛和欢乐。世界媒体的记者碰上中国的死猪,得来全不费工夫,显然是捞到了一个大便宜。

*“无人染病,水质安全”*

或许是因为身在上海,随时可以喝上免费“肉汤”的缘故,日本主要报纸《每日新闻》驻上海记者隅俊之发出的报道,读上去似乎明显不如《西法兰西》日报的报道那样令人感到轻松和滑稽。隅俊之报道的题目是,“中国:上海黄浦江发现5900多头死猪”。报道说:

“流经上海市中心的黄浦江在本月上旬陆续发现漂浮的死猪。 中国媒体报道说,截至3月12日,累计发现5900多头死猪。上海市当局在持续进行打捞作业。与此同时,由于黄浦江是上海的水源,市民对水质污染问题表示出担忧。

“上海市当局11日表示,一部分死猪有传染病感染。但当局强调平安无事,‘死猪还没有对人造成感染,现阶段对水质也没有影响。’死猪的耳朵上的印记显示,死猪来自与上海毗邻的浙江。据信是那里的农家因为难于处理死猪,便把死猪投入河中。”

现在不清楚《每日新闻》驻上海记者隅俊之写出“(上海)当局强调平安无事,‘死猪还没有对人造成感染,现阶段对水质也没有影响’”到底是一本正经的新闻报道,还是用于娱乐日本读者的日本式低调幽默。

*死猪的黑色幽默*

为什么浙江会突然出现上万头猪选择在天气不冷的时候集体冻死?这依然是一个中国之谜,世界之谜,显示了当今中国确实是复杂的中国。

与此同时,中国的大批死猪已经成为世界各地的娱乐新闻。在这种大背景之下,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也不能免俗。3月13日,该报发表驻中国记者威廉•万的报道,题目是“死猪持续惊现上海的河流中”。

这篇报道可谓千回百转,曲尽其妙,令读者想到这样的事情想不把它写成娱乐新闻也难:

“上个周末,成百上千的死猪惊现上海市水源上游河流中的消息传出,只是引起轻微的震动,显示出食品和饮用水安全问题在中国已经变得多么稀松平常。但是,星期二晚间,人们的担忧变成了惊慌。上海当局透露,从水道里打捞上来的死猪头数在三天的时间里上升到了令人惊讶的5916头。”

“上海官员要人们镇定,并声言两千三百万上海人的饮用水依然是安全的。官员们说,没有传染病发生。他们指责附近的嘉兴农民,说是农民把死猪扔进了黄浦江,而不是进行妥善的掩埋或焚化。养猪场附近的地方当局则说死猪大增是因为天气冷,或猪着凉了。”

“但是,这样的解释只是招致了中国网民的怀疑、愤怒和黑色幽默。一些上海居民说,或许,那些猪是自杀而死的,因为它们不堪忍受中国的空气污染日渐严重,或抗议被强迫吃生长激素或抗生素。”

*笑话中的笑话*

成千上万头死猪惊现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的水源,中国公众对享受着特供和奢侈的三公消费却渎职无能的执政党和政府官员毫无办法,这种本应当是极其悲剧性的局面成为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的笑柄,让全世界见识了中国的复杂。

然而,好像是这一切还不够滑稽。在死猪成为笑话四处漂流和流传之际,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再发出更笑话的笑话:

@头条新闻:【民政部答“死猪江葬因付不起火葬费”问题】今日上午民政部发布会,一名记者问:此次死猪事件,据说是因为付不起火葬费,是不是这样?民政部长回复:基本殡葬服务费用是合理的,是比较低的,收费标准是政府定价,政府监管,我们提倡的是文明节俭办丧事。

这则超级笑话立即引来中国网民的悲愤交加和哭笑不得的评论。许多评论者说,记者的问题是欠缺起码智力的猪问题,官员的回答是猪回答。

在“猪问题”和“猪回答”一时间成为跟死猪新闻争辉的新闻事件之后,那位记者发表声明,说是外界误解了他以及回答他的问题的民政部官员;实际情况是,他是蓄意将中国殡葬问题跟最近的死猪联系起来,目的是以这种幽默的方式吸引注意,而民政部的官员也完全理解他的幽默,因此顺水推舟,给予了旗鼓相当的精彩回答。

广州《新周刊》的官方微博对此评论道:“在这儿你根本分不清到底哪些才是真正的笑话……”

《新周刊》足够幽默。但幽默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如下面的一位所显示的那样:

@驴妈妈旅游网:北京人:“我们北京人最幸福,打开窗子就有免费的烟。” 上海人:“那算什么,阿拉打开自来水就是排骨汤!”

中国官方耗费巨资推销中国软实力,成就如何依然在未定之天。但中国网民所表现出来的幽默,看来足以改写世界黑色幽默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