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死猪也雄辩


漂入上海郊区的死猪

漂入上海郊区的死猪

观察过去两个星期的中国,中外观察家普遍感到一系列困惑。

首先,是刚刚结束的中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和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给观察家造成的一连串、一大堆的困惑。

*人大的困惑*

例如,许多中国网民在问,在公众对执政党共产党及其政府官员普遍的贪污腐败表示强烈愤慨、中共及其政府也承认中国公众的这种愤慨很有道理之际,为什么那些所谓的“人民代表”没有一个人提出公众强烈要求的官员财产公示以遏制贪腐的问题?

除了这类令中国公众感到愤愤不平的问题之外,全国人大也爆出一系列让公众不知道是该开怀大笑还是该放声大哭的问题。如在中共最高领袖习近平在人大上当选新国家主席,但有一票反对票。中国公众在四处询问,这一票反对票到底谁投下的?为什么要给习近平投反对票?

在百思不解、无处获得可信答案的情况下,中国公众开起了玩笑:那张反对票很可能是资格最老的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投下的;那位今年83岁的大妈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半个多世纪来,无论是对好政策还是对坏政策一概举手表示赞成;现在表示赞同不兴举手了,要按表决器,申大妈慌了神,一下子按错了键,于是,习近平主席所得到的唯一一张反对票就这样产生了。

上述的答案可谓狂野想像力的产物,可以完美地解释习近平得到一张反对票的现象,尽管这这种解释不一定符合事实。

然而,接下来人大投票再发生更离奇的现象。人大对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人选名单进行表决时,出现了15名不赞成、不反对、不弃权的“三不”代表,大有跟中共前最高领导人江泽民所提倡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较劲的架势。

解释这种奇妙现象,显然要比解释习近平得到一张反对票的现象需要更强大的想象力。在人才荟萃的中国,立即有人通过新浪微博展示了这种超强想象力:

“@杜楠爆料:人大对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人选名单进行表决时,有15人不赞成,不反对,不弃权,也不按表决器,据说有的代表睡着了,有的代表年迈耳聋,没听到指令,申大妈,其中有您吗?不让举手了,玩高科技适应吗?”

与此同时,在人大代表开会期间,一些人民代表在座位上进入东倒西歪的睡眠状态、或哈欠连天、百无聊赖的图片通过互联网四处流传,导致众多的公众发出“被代表”的哀叹。

中国的人民代表、尤其是全国人大代表通常不是选民选举产生的,而是中共及其政府领导人任命的。中国公众普遍抱怨,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全国人大代表的选票,更不知道哪个代表是自己的代表。

中国资格最老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申纪兰早先则干脆对中国公众表示,因为她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所以,公众个人向她这个“人民代表”反映问题是不对的。

*雄辩的沉默*

中国当局对公众发出的一系列质疑保持了沉默。这种沉默无疑属于英语所谓的“雄辩的沉默”(an eloquent silence),或“意蕴十足的沉默”(a pregnant silence)。

在人大年会在北京举行、中国当局和官方主要媒体对公众关心的大串问题保持沉默的同时,上万头死猪浩浩荡荡涌入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

上海及周边地区当局对由此而来的另一大串问题保持沉默,导致哭笑不得的中国公众、上海公众作出令当局哭笑不得的反应,也给世界媒体带来了悲剧性十足、同时又喜剧性十足的报道题材。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3月18日发表博文,其标题简炼紧凑,甚至是富有诗意。该标题提出了北京和上海,并以点带面,覆盖全中国:

Soupe de porc à Shanghaï, cigarette à Pékin, pollution pour tous
上海的猪肉汤,北京的香烟,全中国的污染

《世界报》的博文的第一段如是说:“这个星期最热门的微博关键词跟中国最高领导层权力交接没有多少关系,而是跟污染问题大有关系。该关键词涉及如何炮制猪肉排骨汤。炮制方法其实非常简单,只要拧开水龙头,你就可以得到一碗你喜欢的排骨汤。但想如此得到排骨汤也很困难,因为你必须是人在上海。但北京人也可以自我安慰,因为他们可以免费吸烟。”

法国《世界报》所谓的北京人免费吸烟,指的是北京空气污染严重,居住在那里相当于免费吸烟。

《世界报》的博文接着向法语世界的读者介绍,中国网民通过新浪微博对中国当局作出的他们认为是顾左右而言他的解释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和嘲讽。成千上万只死猪奇幻漂流到上海之后,中国当局表示,那些死猪是冻死的,并不是病死的,尽管天气记录显示,过去一个月,死猪的主要发源地浙江嘉兴并没有出现严寒天气。于是,有些网民便嘲讽道:“在江浙一带的猪要能冻死,东北地区只能养北极熊与企鹅了;”“嘉兴的猪都冻死了,东北的猪还不得当冰棍卖啊。”

*死猪的问题*

来自中国的最新报道说,上海供水水源已经打捞起13000多头死猪。如此众多的死猪入侵上海早已成为世界新闻,但中国官方媒体却对死猪大新闻给予轻描淡写的报道,导致许多中国公众对这一关系他们切身利益的重大新闻一无所知。

一位居住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的中国人日前打电话给中国的家人。居住在华中地区农村的家人关切地询问,中央电视台一个星期前报道美国东部地区下雪的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家人却不知道一万多头死猪大举入侵上海自来水供水水源的消息。

关于死猪,通过互联网追踪有关消息的中国公众有一系列悬而未决的重要问题,其中包括:

1)中国官方主流媒体为什么如此热衷于报道美国不算大的天气新闻,却对由上万头死猪构成的中国重大新闻轻描淡写,甚至置若罔闻?

2)那些猪真的是在天气并不严寒的时候冻死的吗?

3)假如那些猪不是冻死的,也不是死于疫情,那它们又是怎么死的?

4)在中国互联网上有许多传闻说,那些猪是死于原本是用来改善它们面貌(使它们皮肤光亮鲜红、可以卖好价钱)的有毒药物,这些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的传闻是否是不实的谣言?是否是事实?是否是部分事实、部分不实?有多少事实?多少不实?

5)还有在中国广泛流传的传闻说,当局宣布打捞上来的13000多头死猪只是全部死猪的冰山一角,实际病死猪要六七倍于这个数字;这一传闻是否属实?假如属实,那些没有去上海的死猪到底去了哪里?有多少得到了无害化处理?又有多少流向了市场,上了中国人的餐桌?

6)浙江当局表示浙江的生猪死亡率一直在正常范围之内,为什么死亡率在正常范围之内会有这么多的死猪?那里的猪是否是特别不容易养活?浙江的生猪死亡率正常范围是什么?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国家的生猪死亡率是什么范围?

*顾左右而言他*

中国当局和中国官方媒体对公众迫切关心的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不是保持沉默,就是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话题,让公众又气、又急、又毫无办法,哭笑不得。

早些时候,中国互联网上广泛流传一则讽刺中国当局遇到重大问题时转移话题、让公众着急上火的帖子,很有标准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笔法韵味:

“花果山惨遭暴雨洪水,唐僧问:死了多少猴狲?悟空:淹了18个洞穴。唐僧问:到底死了多少猴狲?悟空:只有500颗桃树被淹。唐僧:到底死了多少猴狲啊?悟空:已经将活着的猴狲安全转移了。唐僧:你说清楚,到底死了多少猕猴?悟空: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在上万头死猪入侵上海、导致中国公众对政府的公共卫生安全措施产生严重怀疑和担忧之际,中国官方媒体再度跟公众演出了一场完美的唐僧跟孙猴子的对话。官方的中国新闻网3月16日发表报道,该报道在中国用户上亿的腾讯网上发表时的题目是:“浙江否认上海死猪全部来自嘉兴称肉粽没有问题”

中新网的报道头两段是:“中新网嘉兴3月16日电 (记者 赵小燕)15日22点32分,浙江省嘉兴市深夜就“死猪”事件召开新闻通报会。嘉兴市副市长赵树梅表示,最近一周内,嘉兴全市进行了大清理大排查,对嘉兴屋前房后、田间地头河道中的死猪打捞收集,截止15日,‘已收集乱弃死猪3601头,其中80%为小猪。’

“不过,赵树梅也强调,从各方面监测情况来看,目前嘉兴市区水厂、各县(市)水质检测结果处在正常范围,江浙沪交接断面水质保持稳定。”

假如,新闻中所报道的嘉兴市副市长赵树梅的说法是中国网民早已经预料到的俗套,那么,该报道接下来的另一段无疑是出人意料的:“... 对于水质问题,嘉兴市环保局副局长余鸿伟表示,从嘉兴与上海交接断面的8个监测点情况来看,各项指标均未见异常,部分指标甚至好于去年同期。”

经过至少是13000头的死猪浸泡,那里的水质某些指标居然还能好于去年同期。嘉兴的死猪似乎是具有净化水质的功能。

截至目前,中国官方媒体发布的这一重要好消息还没有受到世界媒体的关注。

但中国已经有很多网民表示,成千上万头死猪进入水源之后,官方以及官方媒体说水源水质未见异常,这只能说明水源水质早已经坏到了不怕死猪去泡澡的地步。

*望死猪成佛*

来自中国的死猪消息实在是太惊人,太滑稽,导致通常很少刻意表现谐谑幽默的日本记者也不禁跟着其他国家的同行一起乐起来。

日本主要报纸《每日新闻》3月18日发表驻上海记者隅俊之的报道,其标题就带有明显的谐谑:

上海交差点:かわいそうな豚
《上海交叉点:可怜见的猪》

报道首先讲述了死猪大举涌入上海,导致无可奈何的中国网民纷纷对当局发出嘲弄,同时上海当局则反复强调浸泡过死猪的水质没有问题。

然后,隅俊之再一本正经、规规矩矩地讲述了他到浙江嘉兴进行的实地调查所得:那里很早就有很多人家养猪,养猪农家有10万多户,每年饲养头数约450万头;病死冻死3%,也就是说那里一年间夭折的猪要上13万5000头;以前死猪被不法商贩买走进入市场,最终上了餐桌;去年当地警察对不法商贩进行了严厉打击,死猪卖不出去,死猪处理场又对死猪回收处理不力,于是,死猪的农家很是为难:

“嘉兴市有600所死猪处理场,原来就处理能力不足。......非法丢弃死猪要被罚款,与处理厂联络也得不到音信。农家死猪堆积起来,没有办法,于是就在夜里把猪扔进河里。

“死猪乱窜是个问题。但毕竟处理厂不足是其中原因之一。取缔不法商贩并不错,但当局方面也没有采取补救措施。被丢弃的死猪就这这样变成了水质污染的悬念,波及到上海。

“其实,中国的猪肉很好吃,有一种明显的独特甘甜味,吃起来很有吃猪肉的感觉。想到无数的死猪变不成猪肉就被扔进河里,我不禁想,至少也变成佛吧。”

*雄辩的死猪*

一万三千头死猪进入供水水源,在任何国家都是特大的新闻,特别惊人的新闻。但是,在中国,在特别惊人之外还有更惊人的新闻,显然让世界媒体记者目瞪口呆,不知道话该怎么说,笔该怎么下。

3月18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艾德•弗拉纳根从北京发出的报道,其标题就仿佛让读者看到他的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表情:

China river's dead pig toll passes 13,000 but officials say water quality is 'normal'
《中国黄浦江捞出死猪13,000头,但官员们说水质“正常”》

在这目瞪口呆的标题之下,是一幅一只死猪浸泡在脏水里的大图片,很有“死猪不怕开水烫”和“死猪胜于雄辩”的意味。

在中国全国人大召开年会期间,大批死猪涌入上海黄浦江。这一重大事件没有成为“人民代表”们的会议热议话题,也没有成为中国官方媒体记者追问中国高级官员的话题。

与此同时,在全国人大星期天结束之际,中国官方媒体记者又制造了一起可以跟死猪话题并驾齐驱的新闻话题,成为中国网民的笑料,并成为他们的讽刺文学创作素材。以下微博来自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

@吴铭:【奇葩】香港《成报》称,当李克强与其他副总理离开记者会的会场后,很多记者蜂拥冲到台前,原来是抢夺他们用过的铅笔、纸张……最神奇的一幕,是有几名女子同时争夺一樽李克强饮剩的矿泉水,结果由一名白衣女子成功夺得,并心满意足放进手提包。

@格瓦拉:会议结束后,一只猫冲上主席台,抢到爷爷喝剩的半瓶矿泉水,有滋有味地喝了一口,如饮甘霖。见证了整个过程的狗骂道:真尼玛贱!半瓶水有什么好的?猫反击道:你懂个屁啊!知道什么是特供吗?你要能在院内找到这么干净的水!我特么也像猪一样排队跳黄浦江去!

(注:在中国饮水和食物安全让中国公众普遍感到焦虑之际,中共及其政府官员,包括到北京参加人大会议的“人大代表”吃喝的是特殊渠道供应的安全饮用水、饮料和食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