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被任意宰割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在1949年中共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夕曾大声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意思是中国人民从此翻身得解放,不会再受压迫了。

然而,众多的批评者则表示,自1949年中共掌权以来,中国人民实际上是被彻底打倒在地了。中共可以任意推出五花八门的政策,肆意剥夺、践踏人民的自由和权利,甚至可以肆意管制、阉割人民的生殖器官,但人民却无可奈何,难以反抗。

在习近平、李克强新政权上台之际,中国民众集中表达他们的不满的政策包括从1950年代以来中共政权就开始实行的可以任意剥夺公民自由的“劳教”政策、今年年初推出的二手房交易要征税20%的所谓“国五条”政策、以及从1980年代以来开始实施的“计划生育”政策。

*广受诟病的政策*

在中共政权的批评者看来,“劳教”、“国五条”和“计划生育”政策是中共政权数不胜数的恶政暴政政策的代表。

“劳教”政策授权政府可以任意将公民抓起来施行强迫劳动的惩罚。被抓的公民不能提出上诉。今年2月出炉的“国五条”则被广泛认为是中国政府血洗中产阶级的恶政。据耶鲁大学经济学者陈志武估算,中国政府推出这一政策,等于是一笔把中国民众17万亿元人民币的财产划进了政府的腰包。

计划生育政策则在过去30多年里造成了无数惨绝人寰的惨案,并使政府人员倚仗可以任意抓人、关人、罚款、抢夺财产、捣毁住宅、强迫绝育手术的权力,肆意对民众实行讹诈和抢夺从而大发横财。在过去的几天里,中国网民在大量相互转发政府计划生育部门(“计生办”)作恶的消息:

“【一尸两命,计生伟孽】山东东营利津县怀胎6个月的孕妇10月12日被街道计生办宋树峰、李新民等10多人强行抓到利津县医院,受害者胸闷,计生办人员说:她是装的,就强行拔掉氧气瓶,并强制打了催生针。当家属终于进入手术室后,马继红躺在手术台上没有了呼吸,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惊人的数字*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4月1日发表驻北京记者布里斯•佩德罗莱蒂的长篇报道。报道选择用数字说话,描述中国所谓的“计划生育”政策如何惨无人道和践踏中国公民最基本的人权和权利:

“中国卫生部发表的数字显示,自1980年到2010年实行30年来,一对夫妇一个孩子的政策在中国导致2亿8千1百万起人工流产,以及5亿1千6百万人动了节育或绝育手术。对中国公民来说,靠一大帮官员及其随从推行的这一政策始终一贯地侵犯人们的隐私权。假如有些人家试图把孕妇藏起来直到生产,当局就会无所不用其极。”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惨无人道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恐怖故事。中国公众对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计划生育部门及其官员提出强烈抗议和质疑。他们说,计划生育部门及其官员已经将“计划生育”政策变成了自己的摇钱树,可以用执行政策为名讹诈、抢夺公众钱财中饱私囊。

中国这种被广泛认为是残忍又腐败的政策即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甚至要被取消吗?

在讲述了中国一系列的“计划生育”政策的恐怖故事之后,法国《世界报》记者佩德罗莱蒂写出了一个报道结尾,乍看好似正面乐观、细读细想则残酷无比:

“所有这些(人工流产)手术,除了怀孕晚期的人流手术,都是在农村计划生育中心进行的。中国卫生部的数字显示,那里合格的医务人员只是稍稍过半。于是,中国的人口专家又有了一个为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跟卫生部合并而欢欣鼓舞的理由:专家们期望在人们普遍痛恨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过程中,今后会有更多的‘专业化’和‘服务。’”

*定时炸弹,等待爆炸*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从一开始就引起争议。几十年来,尽管中国当局不遗余力地宣传“计划生育”政策就是好,就是好,但不受中共及其政府控制的观察家和专家已经对这一政策的残暴性和危害性有了广泛的共识。

在经济学和人口学界,许多专家将“计划生育”形容为“灾难”或“等待爆炸的定时炸弹” 。他们认为,中国将成为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个“未富先老”的国家,中国人在不久的将来必将陷入无人养老的惨境。

去年11月,几十位华裔著名经济学家、科学家向中共最高领导层发出呼吁,要求中共采取紧急措施,立即停止已经给中国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的残暴和非理性的“计划生育”政策。这些专家们在呼吁书中详细描述了中共的政策给中国造成的迫在眉睫的人口危机:

“按照现在中国的人口结构,未来的二十年内必将发生以下的事件。这些事件是必然要发生的,正好像现在十岁的人再过十年一定是二十岁。无论我们如何调整生育政策也不会改变以下的事实。

“2012年育龄妇女人数开始负增长。说明中国的人口生育能力正在走向衰减。

“2012年总抚养比(非劳动年龄人口与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之比)止跌回升。其中15岁以下的人口比例继续下降,但65岁以上的比例快速上升。抵消之后总抚养比开始上升。2015年15-64岁劳动年龄人口开始负增长,以后将长期面临劳动力缺乏和年轻人消费不足的问题。

“2015年‘光棍’危机开始呈现,以后危机逐年加深。到2023年光棍超过2000万,以后光棍数会达到4000万。这三四千万的光棍在他们以后的几十年的有生之年中永远失去了组织家庭的可能性。”

人口科学显示,一个国家的人口出生率必须达到至少2.1%才能维持人口不增不减。但在实行了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的中国,人口出生率仅为1.5%。

*变与不变,未定之天*

中国在没有成为富国之前就人口老化,中国人为制造的人口定时炸弹问题可以说已经成为近年来世界媒体报道中国的一个主题。两个星期前,也就是在中国全国人大年会举行期间,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登的一篇报道可以说非常富有代表性:

“30多年来,负责执行一对夫妻一个孩子政策的官员在中国是最显眼、也是最受人痛恨的。如今,这些官员要失去不少权力了。中国在3月10日宣布政府改组。现在的问题是,这是否意味着一对夫妻一个孩子的政策也要行将结束。

“…有关官员坚持说,(中央政府机构改组、计生委与卫生部合并)这并非意味着一对夫妻一个孩子的政策要结束。但是,公众对这一政策的密切关注在增加,另外还有很多压力,要求中国当局放松或抛弃这一政策。

“中国人口专家表示,未来许多代人将会感受到这一政策所造成的社会和经济损害。中国的劳动力贮备在萎缩(在2012年萎缩了354万人,是将近50年来的头一次),纳税人和退休养老人员的比例将从五比一下跌到2030年的二比一,能够供养父母的孩子将减少。上海是中国所面临的人口定时炸弹的例证。上海生育率为0.7,全世界最低。”

*捉摸不定,有待观察*

上个星期,也就是3月下旬,法新社记者黄大宇(Carol Huang)从河北承德的甲山镇发出报道,讲述了跟《经济学人》的报道大同小异的故事:

“中国在30多年前推行全国性的一对夫妇一个孩子的政策。政策执行者依靠准生证、罚款来推行这一政策。有时,他们还强迫进行怀孕晚期人工流产。这一政策的反对者表示,这种政策导致普遍性的践踏人权的现象,并造成人口增长大失衡。"

“中国的计划生育委员会雇佣成千上万的人来推行有关计划生育的规章。该委员会在3月早些时候全国人大举行年会期间与卫生部合并。”

“与此同时,人口政策决策权也被转交给一个负责监管经济增长的部门。计划生育政策的批评者们由此有了一个微弱的希望,这就是该政策或许就要改变。”

现在人们还不清楚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从此是否会发生根本性的改革,还是有关的改革只是今后中国妇女被强迫人工流产、或中国男子被强迫做绝育或节育手术时的手术条件会有所改善?

现在人们也不清楚中国公众所痛恨的“劳教”政策是否会被废除。中国当局一度放风说要废除那个在国际间受到广泛批评的制度。但近来中国当局又放风说,那一制度不会废除,只是要对它“改革”。

在另外一方面,今年年初中国中央政府(国务院)推出的二手房交易要征税20%的所谓“国五条”政策也显示出一种变动不居的状态。

北京的《新京报》4月1日发表报道说,“地方版国五条密集落地 20%个税执行存悬念,”“ 对于备受关注的“20%个税”政策,济南、合肥等地的细则没有涉及。”

显然,在“劳教”、“计划生育”和“国五条”等政策上,中国公众和中共政府在继续博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