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世界媒体看中国:板蓝根笑料


板蓝根颗粒中成药。中国官员称板蓝根能防治H7N9禽流感,民间随即抢购板蓝根。(美国之音袁美拍摄)

板蓝根颗粒中成药。中国官员称板蓝根能防治H7N9禽流感,民间随即抢购板蓝根。(美国之音袁美拍摄)

作为一种中药药材,板蓝根据说最早见于成书于两千多年前秦汉时代的现存最早的中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人们今天看到的《神农本草经》(简称《本经》)是清代学者孙星衍(1753年 – 1818年)考订辑录而成的。

自收入历史最悠久的中药学专著以来,板蓝根做为药材的效验如何一直是不清不楚(因为板蓝根和其他绝大多数中药材一样缺乏现代科学验证)。

然而,板蓝根做为笑料可以引起暗笑、窃笑、大笑、狂笑、微笑、嘲笑、坏笑、苦笑,其逗笑的神效如今已经在中国,甚至在国际间得到不容否认的验证和确认。

*扬名神州、名扬四海*

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4月10发表驻北京记者William Wan的报道,向美国和英语世界其他国家的读者介绍了板蓝根的逗笑的效用:

“在中国出现禽流感新型病毒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惊慌失措之际,一些中国官员开出了一剂令人惊奇的药方--服用板蓝根冲剂。

“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城市关闭家禽市场、美国科学家急忙研制疫苗、中国死于禽流感的人数本星期二上升到9人之际,板蓝根在过去一个星期销售势头凶猛。从上海到广州,很多药店板蓝根脱销。与此同时,板蓝根价格飞涨。

“中国好几个省的当局要人们服用板蓝根防治禽流感,结果招致网民的嘲笑,并在中国科学界引起争议。”

以上是《华盛顿邮报》驻中国记者William Wan报道的笑料十足的开头几段。至于这位记者在写这篇报道的时候,是在暗笑、窃笑、大笑、狂笑、微笑、嘲笑、坏笑,还是苦笑,只有天知道。

*神州神药板蓝根*

严格地说,世界媒体记者带着笑来写当今中国板蓝根的奇效,是因为受到了中国公众、中国网民的影响--是中国公众、中国网民首先对中国当局有意无意地发表骗人的消息发出无情的嘲笑,导致世界媒体记者也跟着笑起来。

众所周知,笑的感染性或传染性极强,强过绝大多数的传染病。

在新的禽流感的消息传来之际,千百万中国公众和网民对当局是否隐瞒涉及他们生命安危的信息感到忧虑。与此同时,他们也从当局的各种不靠谱的说法那里得到了大量的娱乐。

著名的中药材板蓝根成为著名笑料的过程,就是在这种大环境中完成的。查看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笑料板蓝根的段子可谓比比皆是,数不胜数,美不胜收:

@周21cbh斌 :但愿人长久,相伴板蓝根

@七月nicole:衣带渐宽终不悔,至少还有板蓝根

@时尚精品男士:三高帅富对一女神表白。A:我有宝马别墅。B:我有一车切糕。C:我家有板蓝根。A跟B默默转身离去,眼角满是泪。宝马切糕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注:切糕的典故来自“切糕事件”;2012年年底,湖南岳阳村民跟卖核桃仁糖果即切糕的新疆维族商贩发生冲突,当地岳阳作出处理;网传卖切糕的新疆维族商贩得到约20万元的赔偿,他们的切糕于是被称作“天价切糕”。后来官方表示,约20万的赔偿的说法不实,实际总共赔偿是15.2万元。)

@元芳丶你怎么看丶 :清明时节雨纷纷,出门请喝板蓝根,洛阳亲友如相问,请寄一包板蓝根。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一袋板蓝根; 同是天涯沦落人,一起去买板蓝根。 板蓝根,专注国人健康10年,一天一包板蓝根,强壮13亿中国人。 板蓝根,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Steven--YAN:中国万能神药板蓝根。"流水的传染病,铁打的板蓝根"

*神药板蓝根考证*

板蓝根,拉丁文学名Isatis tinctoria,在过去的30年里,在中国大陆获得了近乎是包治百病的官方神药地位,可以说是当今中国社会和当今中国政治的奇观。

本来并非名贵、效验也并非显著的板蓝根缘何得到中国当局的鼎力推荐,成为如此这般的神药,无疑是传播学、神话学、社会学、政治学、医药学、心理学等领域学者的一个很好的研究课题。

显然是囿于篇幅或兴趣的限制,《华盛顿邮报》William Wan在他的报道中没有从上述这些方面进行探讨,而是舍繁就简,提纲携领地追溯了一番板蓝根发迹史:

“在2003年出现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英文简称SARS,中文简称萨斯)流行病期间,板蓝根受到公众的注意。然后,在2009年出现H1N1型猪流感和先前的H5N1型禽流感期间又受到青睐。”

日本共同社记者大熊雄一郎4月10日从上海发出的报道,则进行了这样一番新闻背景介绍:

“上海市中心的一家药店设立了板蓝根专柜。那里堆着一大堆40袋装的板蓝根箱子。一位女店员说,‘板蓝根的销售量现在比平时翻倍。’

“板蓝根热销的契机是,在确认多位感染者的江苏省,那里的卫生当局对当地的媒体介绍说,板蓝根‘有预防效果。’于是,人们就在上海、南京、广州等各地抢购板蓝根。

“中国在2003年发生萨斯,在2009年发生新型H1N1流感。那时候也出现了抢购板蓝根的现象。如今,板蓝根再度受到热捧。有人于是也发出讥讽道,‘板蓝根简直是神药。’”

毫无疑问,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William Wan和日本共同社记者大熊雄一郎都是很不错的记者。但是,假如中国前国家主席、曾经担任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上海市委书记和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看到他们的报道,就大有可能大声责备他们“too young, too naïve”(太年幼,太天真)。

假如江泽民真是如此责备来自美国和日本的这两位记者,两位记者也只能乖乖认错,承认考证功夫不到家,对中国当代史的了解不够深入。

1988年,也就是在江泽民担任中共和上海政府第一把手期间,上海发生被污染的毛蚶导致甲型肝炎大流行。当时在上海乃至全中国大陆,人们闻“甲肝”而色变,来自上海的人也拜甲肝之赐而遭受白眼。

就在那个时候,中国当局发出了板蓝根可以防治甲肝的宣传,板蓝根作为神药初次大出风头。

板蓝根防治甲肝(或其他百病)的效验如何?江泽民以及江泽民主政的上海当局跟当时的以及后来的神药板蓝根宣传有什么关系?中药药材千百种,中国当局为什么对板蓝根如此情有独钟?这一切尚待探讨和考证。

从1988年到现在,25年过去,流行病千变万化,中国当局推荐的应对药方板蓝根冲剂雷打不动,比中国的宪法还稳定。

近几天来,中国国内的媒体开始唱衰板蓝根,说是板蓝根防病治病的效果并不大,还可能有不良的副作用,不可随便服用。

然而,从过去25年的历史来看,板蓝根还是大有可能再次获得中国当局的青睐。

板蓝根是否会再度走红?人们只能等着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