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禽流感恐惧


4月15日在北京地坛医院,一名先前被诊断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的女孩从急症病房转到普通病房

4月15日在北京地坛医院,一名先前被诊断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的女孩从急症病房转到普通病房

在过去的几天里,禽流感还是世界媒体最重要的中国新闻,是中国网民热议的话题。这一轮禽流感流行到底在中国会如何收场?这次的禽流感是否会发生科学家们所担心的高传染性的变异,还是跟以往的禽流感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地消亡?

如此之多的未知数使公众和专家对禽流感的焦虑平添一层。中国政府以及政府控制的媒体的公信力不足,更加剧了公众的焦虑。与此同时,也有专家警告说,在警惕禽流感发生危险变异的同时,更要警惕自我惊扰、于事无补又代价巨大的过度反应。

*禽流感的未知数*

截至目前,禽流感在中国已经导致60多人确诊感染,14人死亡。本星期一,北京发现的一个新病例导致专家新的忧虑。

美联社4月15日星期一从北京发出报道,题目是,“中国首都的一个新病例给最新一轮的禽流感扩散增添了未知数。”报道所提的新病例是一个四岁男孩。这个男孩经检测被认为是携带H7N9型禽流感病毒。然而,这个男孩却没有任何病症。中国当局正在对这个男孩进行密切观察。

早些时候,一个父母从事家禽屠宰和销售的7岁女孩上个周末被发现染上H7N9型禽流感。她是北京发现的首例H7N9型禽流感感染者。而那个男孩的一个邻居从那个女孩家购买了鸡。

专家们现在担心的是有人携带病毒却不发病,因此可以在不知不觉间将病毒传开,让医务人员对这种传染病难以追踪和对付。

路透社卫生健康和科学记者凯特•凯兰4月15日从伦敦发出分析报道,展示了专家的这种担心。凯兰报道的题目是,“(病毒)基因互换使中国的禽流感成为移动的靶标。”

这里所谓的“移动的靶标”是指专家们认为,H7N9型流感病毒大概正在继续跟其他类型的病毒交换基因,寻找能使它更容易存活和繁衍传播的基因。H7N9型病毒的这种基因交换假如获得成功,那么,全世界将面临致命性流感大流行的威胁。但是,H7N9型病毒的交换也可能最后不了了之,无疾而终。

凯兰的报道还说,这种病毒的不稳定性也令人担心,H7N9病毒是否会对制药公司罗氏公司生产的抗病毒药达菲产生抗药性。

*病毒扩散,追踪困难*

日本主要报纸《朝日新闻》4月14日发表记者大岩和金顺姬的报道:

“H7N9型禽流感病毒感染扩大到中国首都北京。病毒在中国家禽中很可能广为扩散。虽然有人感染之后会死亡,但家禽感染之后大体没有症状,难以察觉其感染。因此,这令人担心控制感染扩大将变得困难起来。国际兽疫局(OIE)表示担心已经出现‘异常状况。’日本政府在4月13日提前实施流感特别处理法。”

“日本的研究人员认为,H7N9型禽流感病毒经由家禽传播到日本的可能性不大。这是因为日本不从中国进口活的家禽或生家禽肉。虽然不能排除被感染的野禽飞来日本,传染日本家禽,但厚生劳动省认为,‘在目前这个季节,候鸟大半不来日本,因此野禽将病毒带入日本的可能性不高。’”

“目前,农林水产省对全国500个养鸡场每月进行病毒检查。野鸟观察者也进行追踪观察,对病毒扩散问题持续关注。”

*邀请国际专家咨询*

2005年,中国发生禽流感。其源头被发现是青藏高原上青海湖中的野鸟。

中国当局当时采取措施,对游客封锁了青海湖,也对国际禽流感病毒研究者封锁了那一地区。中国的做法当时导致研究者不解和批评,并进一步加剧了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对中国可能隐瞒疫情的怀疑。

2003年到2004年致命性的传染病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英文简称“SARS”,萨斯病)就是借助中国当局不遗余力地隐瞒而扩散到全中国和世界许多国家的。中国当局隐瞒涉及公众生命安全的传染病信息的做法在国际社会受到了普遍的批评。

这一次,中国政府面对新型禽流感疫情采取了与以往不同的做法。美国彭博通讯社记者贾森•盖尔4月14日从澳大利亚墨尔本发出报道说,中国据说已经邀请4名国际专家前往中国,就新型禽流感问题为中国当局提供咨询。

盖尔援引拒绝透露姓名的消息来源的话报道说,中国邀请的4名流感专家分别来自美国、澳大利亚、香港和瑞典,他们将在4月17日抵达中国,为中国方面提供技术咨询。中国方面截至目前还没有宣布这一消息。

*警惕另一种危险*

许多公众和专家在担心中国出现的新型禽流感可能发生更容易传播、因而更危险的变异。与此同时,也有专家发出警告说,现在需要警惕另一种更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就是人们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专家和媒体忽悠。

法国著名生物学和传染病学者迪迪耶•拉乌特4月15日在法国《观点》杂志发表文章,认为就目前而言,与其说是新型禽流感传染病可怕,不如说是媒体传染病更可怕。拉乌特以他专家的身份和经验表示,在传染病来袭之际,保持清醒的科学头脑十分重要:

“中国出现新型的H7N9新流感,正在让人们重新对动物流感传染病和媒体传染病的风险感到害怕。我们应当记住,先前由H5N1型病毒造成的禽流感在全世界导致癫狂,让人们付出了相当可观的代价。

“首先,最先确诊的病例都是死亡病例。这在新的疾病发生的时候是常见的,因为只有严重的病例才会被确诊。然后,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领域专家被咨询,而这些专家有严重的利益冲突问题,因为他们的工作利益在于夸大风险,尽管H5型病毒从来没有导致人际感染,迄今为止只有H1, H2 和H3型病毒有人际感染。疫苗生产业界利用人们的恐惧心理让许多国家感到害怕的政府采购疫苗来对付不存在的传染病疫情。有关话题的耸人听闻的图书成为畅销书。与此同时,主张反应适度的书则乏人问津。社会大众被煽动起来,一个个离谱的研究项目出现了。众多的风险汇聚为一个主题,这就是发生变异的病毒能够传染给人,可能从实验室中逃逸。于是,新的管理规章又产生了。”

法国著名传染病学者迪迪耶•拉乌特表示,流感是一种危险的疾病,病毒从动物传染给人的情况是难以预测的,但动物流感成为人类疾病大流行的可能性依然很低,而且先前从未发生过。因此,人们一方面要提高警惕,以便及时确定最初的人际传染病例。但另一方面也要避免反应过度,而这种反应过度有时候是传染病领域最优秀的专家推波助澜造成的,目的是为了给他们的实验室争取经费。

*中国公众的另一种担忧*

近几十年来的历史记录显示,拉乌特的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根有据。

然而,许多中国公众目前则是怀有一种相反的担忧。他们担忧的不是中国政府反应过度,而是中国政府为了达到某种政治目的而对疫情信息进行隐瞒封锁,或散布虚假不实的信息。这种担忧由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的网民言论可见一斑:

@:禽流感猖獗,各路神医神方又不断出台,媒体还不遗余力地大肆宣传,他们躲在达菲的后面大肆邀功,治好了是中医的功,治不好是西医的过,板蓝根、金银花又一次成了包治百病的神药,老这么忽悠,有意思么?!

@鹰视点:官媒数据,截止到4月14日北京时间17点30分,大陆全国一共60人确诊感染H7N9禽流感,死亡13人。其中北京确诊1例,上海24人确诊,9人死亡,安徽2人确诊,1人死亡,江苏16人确诊,1人死亡,浙江15人确诊,2人死亡,河南2人确诊。但据网络爆光的一些数据看,当局仍在隐瞒实际的感染和死亡数字。

@行知Tally:“造假新闻不可取,污染事实不可丢!”其实应该反思的是:为何民间百姓,宁可信假正义草根,不肯信真新闻官媒。就如:最近的禽流感H7N9事件中官方报道人数,民间有多少人完全相信,至少大部分身边的人都觉得只多不少,官方是有所隐瞒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