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五年再地震


4月22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地震后的景象

4月22日,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地震后的景象

这个周末,四川再度发生大地震。上一次四川大地震是发生在2008年。幸运的是,这一次雅安地震造成的伤亡比上一次汶川地震少得多。不幸的是,这一次地震依然造成大约200人死亡,上万人受伤。

五年来,中国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也有很多事情没有变化。

*间隔五年,变与不变*

从最肤浅或最深刻的角度来看,中国在过去的五年里发生的最显著的变化是媒体形势发生了堪称沧海桑田的变化。

五年前,中国的网民数量虽然已经非常可观,网民的言论虽然开始显示出跟中国当局掌控的主流媒体分庭抗礼、旗鼓相当、针尖对麦芒的势头,但毕竟还没有形成大气候。

今天,随着微博等社交媒体的发展,中国公众、中国网民的言论影响力已经蔚为大观,令中国当局也不得不刮目相看,有所顾忌,有所忌惮,不敢轻视或忽视。

或许就是在这种大气候的影响之下,在中国工作的外国媒体人也变得比以往更加大胆、更加直言不讳起来。

中国四川省雅安市附近发生地震

中国四川省雅安市附近发生地震

四川雅安4月20日发生强烈地震,灾情严重。就在中国公众严重关注灾难中同胞的死活之际,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宣传部门直接控制的中央电视台4月21日晚间7点的新闻联播,也就是收看率最高的电视新闻节目的头条新闻不是地震消息,而是北京清华大学一个奖学金的启动仪式。

千千万万中国公众和网民多年来一直强烈抨击央视的新闻是垃圾,是弱智,是泯灭人性丧尽天良,是中共及其政府领导人的个人广告,是对中国公众的智力和正直的侮辱,是拿红包做黑广告、黑报道的国营流氓机构。

央视的最新表演,促使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总编辑张力奋也入乡随俗,通过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对央视以及中国媒体人、对中国的新闻学基础教育发出了直言不讳的抨击和嘲弄:

@张力奋 :七点央视新闻联播,头条消息居然不是雅安地震赈灾,而是清华大学一奖学金启动仪式! 实在匪夷所思! 是因为习主席、奥巴马总统为奖学金写了贺信吗? 中国的记者编辑怎么做? 新闻学又怎么教?

现在人们还不清楚张力奋所表达的到底是他作为媒体同行对中国官媒的抨击或嘲弄,还是他个人的地震或余震后遗症。

*五年过去,弱智如故*

五年来,中国社交媒体,尤其是微博迅猛发展,已经多次显示出令人惊叹的力量。

在四川这次最新的地震发生之后,微博再度显示出惊人的力量。中国网民通过微博发出的灾情报道和评论,无论是在及时度、深度、广度、还是在言论多样性方面都是世界首屈一指的,也是中国的官媒所难以望其颈背的。

说到这里,应当做出两个补充说明:

1)有不少学者和观察家(如中国新媒体研究权威、北京大学教授胡泳)指出,中国网民在微博上对公共事务的评论之所以是世界一流的,是因为中国公众没有多少表达自由,但他们在互联网上的发言是相对自由的,因此他们便只能将自己最精华的言论发表在微博上;而在其他国家,尤其是在民主国家,最精彩的公众言论不是在微博上,而是在报刊杂志等主流传统媒体上,因为民主国家的公众享有法律和宪法保证的表达自由;

2)时光过去了五年,中国的官媒也有了明显的进步;例如,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普遍注意到,这一次中国官媒没有再起劲地宣传“多难兴邦”乃至大灾就是大幸福、死也幸福之类的怪异道理。

然而,中国公众依然对中国官媒这一次的表现有诸多的不满,认为五年过去,官媒的宣传之拙劣,之愚蠢,之缺乏人性、缺乏专业水准、过于煽情,甚至是拙劣地煽情,这些劣迹没有多少改变。

中国公众指斥的官媒不当表现包括:

1)大力宣传到灾区视察的中国总理李克强早饭只是一个馒头、一碗稀饭加咸菜,却有意无意地忽视还有灾民没有得到任何援助,甚至没有得到饮用水援助;

2)依然还有官媒记者把采访的话筒硬塞到重伤伤员的嘴边,让伤员说话(这种做法导致众多的网民抨击,认为这是官媒记者及其编辑的愚蠢或业余,是缺乏人性,“消费灾难;”一些网民以冷嘲的口吻敦促官媒及其记者消停消停,让灾民和伤员可以安安静静享受一次灾难);

3)还有官方记者拿着话筒四处询问伤员和灾民,问他们受灾之后有热稀饭喝,快乐不快乐(在许多中国公众和网民看来,如此这般的诱导式采访,如此诱导灾民和伤员歌颂党和政府,依然是2008年那种所谓的大灾彰显党和政府大恩大德的残暴加弱智的宣传路数)。

*官媒不当,应学榜样*

以央视为代表的中国官媒的地震报道的种种不当,立即受到中国网民的强力抨击。与此同时,中国网民不满足于抨击,而且还给官媒提出借鉴和学习的榜样:

@壹读 :【日本媒体怎样报道地震】日本311地震时,NHK的主播们始终保持镇静的面容;一位在日中国留学生感慨:日本电视台“有信息量却不侵犯个人,有数据却不煽情,有各种提示却不造成恐慌”。电视画面里没有嚎哭、没有尸体,更没有音乐煽情,而纸媒不会塑造救援英雄,只会表示关注其健康情况。

@王克勤 :【日本媒体不报道地震中企业和个人捐款情况】 地震发生头一周内,媒体只播放捐款信息,并以快讯形式告知民众索取物品的渠道。对企业和个人捐款,日媒则一律不予报道。“不会办企业家拿写着捐赠数额牌子在镜头前亮相的仪式。若他们真想捐钱,偷偷地捐钱也可达到目的;若想做广告可买广告版面”By@栾轶玫

*五年确实变化大*

在中国政府的许多批评者看来,中国在过去五年里没有多少好的变化,甚至情况恶化,如空气,如人权状况。但在美国《纽约客》杂志驻北京记者欧逸文(Evan Osnos)看来,五年来,中国发生的大变化和积极变化是毋庸置疑的。

欧逸文4月21日发表博文,描述了2008年四川地震和这一次地震有不少相似之处:

“然而,尽管有诸多相似之处,还是有一些令人感到鼓舞的差异,让我们由此知道中国在过去的五年里许多事情发生了变化。2008年地震发生时,中国全国各地的报纸几乎用完全一样的声调宣称,那次地震‘牵动了中国共产党的心弦。’当时我在北京,对中国各地的报刊进行了综述。我当时惊讶于所有的报纸如此众口一词。我再上网,发现中国的新闻网站也几乎是整齐一律,一片和谐。少有的几个发出不同声音的网站之一是《财经》杂志。该杂收集死伤者人数估计数字,并报道说,‘很多受灾者还没有得到任何救援物资。’

“但是,这一次地震发生过后,中国的社交媒体上立即出现了讨论。来自受灾地区深处的照片立即发表出来,独立的人士发出呼吁,号召捐款和网络捐款。”

与此同时,也有骗子利用发生地震的机会通过互联网以募捐救灾的名义骗钱。于是,再有网民通过互联网揭露骗子的欺骗手法,提醒网民和公众不要上当。

*中国红十字会尴尬*
在一般国家,民间的红十字会、红新月会在发生自然灾害时总是能获得最多或较多的捐款,走在救济灾民的前列。

但中国国情特殊。中国的红十字会是官办的,不是民间的。中国当局过去一直严禁民间成立独立的慈善组织。只是最近几年,中国当局才对这一禁令予以非常有限的放松。

中国红十字会作为中国官方机构跟一般的官方机构一样缺乏监督和透明,频繁发生贪污腐败丑闻,导致公众和网民对中国红十字会感到难以信任,甚至感到愤恨:

@王强_99 :【明天,你捐吗?】明天上班后单位又会组织捐款,捐的款都是打入红十字会的帳户。不知道你捐不捐?反正我绝对不捐!我不想让我的爱心变成美美们手中的LV、官员的陆虎、灾区政府豪华的办公楼!发国难财是他们的强项!他们等这一天太久了!对于中国红十字会,该捐的我已经捐过了,那就是一个字:滚!

@晓玲有话说 :深圳红十字会为芦山地震募捐,许多市民见到捐款箱后选择绕开或者视而不见。当信任崩盘,就是这个结果。

官办的中国红十字会臭名昭著,难以得到捐款,以至于它的一位官员在今年3月中国全国人大开会期间提议通过法律,强迫所有的中国人给中国红十字会捐款。那一提议使中国红十字会的名声更加臭不可闻。

然而,来自微博的报道说,这次四川雅安地震发生之后,中国红十字会在努力追求政治和解:

@泛美传媒中文网 :(著名作家、网络名人)李承鹏曾是中国红十字会坚定的批评者。21日,李组织救援队、携数十吨救援物资在赶赴(四川雅安)芦山县途中,与自己的批评对象——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不期而遇。后者还帮助李顺利进入震中灾区。李承鹏拉下口罩,向赵白鸽表示感谢。赵称,她十分愿意与“意见领袖”沟 通。(南方都市报-大河文摘报)

*中国官办慈善的死结*

中国官办的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对批评者李承鹏作出的和解姿态,在互联网上获得了一些赞扬,成为中国红十字会多日来难得的正面消息。

然而,从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来看,官办红十字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才能再得到中国公众的信任:

@凡人肖申克: 香港政府拟拨款1亿港元捐助雅安赈灾,让我想起汶川地震时,香港共捐过百亿港币。立法会开会决定所捐款 项不经手大陆红十会,也不经四川省政府,而是责成香港政府组成专门工作组,直接监管。为此,大陆红十会大发雷霆,可香港立法会以大陆红十字不可信任为由不予理采。这也被成为史上“最英明”的决定。

@ICE啤酒 :五12俺自己捐了几笔,还自觉玉树临风滴站在道德高地逼捐了一些朋友。为此俺一直很后悔自己的装逼行径。这次俺就不捐了。政府这么有钱,俺消费缴税,经营缴税,买个窝也缴税,一喝啤酒的穷逼屌丝出钱给喝茅台拉菲的政府分忧,这事挺搞笑的。他们救援的好是本分,不好是失职,无须咱瞎逼矫情。

@假装在纽约 :五12大地震时我在纽约,当时唐人街的募捐箱每天都满满的,很多餐馆工友平时不舍花钱,捐款毫不犹豫。几年后灾区盖起豪华办公楼,无声地嘲讽着那些沾着油污的纸币和无数人的泪水。如今大家又在踊跃捐款,惟愿善款能够善用,赤子之心能被善待,热血不被狗血玷污。。。

@聚贤德之淋 :截至目前捐給壹基金的钱比捐給红十字会的多。红会在一片骂声中展现在世人面前,在这样一个大灾难面前,一个国家的慈善总会如此失信于民,是雅安灾区人民的不幸,也是13亿人民的大不幸,由于害怕自己的爱心捐助,会成为贪腐者的囊中之物,使广大人民有善心不敢有善举。所以红会是中国的慈善事业的罪人。

*网民的强烈质疑*

雅安地震与汶川地震相隔五年。五年来,中国某些方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某些方面则基本上没有变化。

中国公众和网民所强烈抱怨的变化缺乏包括:

1)地震发生之后,军费雄厚的中国军队救援迟缓一如其就,直升机之类用于给领导人撑面子的时候多得多如蝗虫满天飞,需要紧急救援的时候则派不出几架;

2)政府救援组织混乱,五年前救援通道拥堵,五年后拥堵如旧;

3)五年前,中国政府在可以救命的关键时间出于莫名其妙的原因拒绝外来紧急救援队援助,五年后中国政府依然我行我素,依然是第一时间拒绝,并且不对公众说明理由。

中国政府的做法,显然也让法国主要报纸《费加罗报》驻中国记者阿尔诺•德拉格朗日感觉莫名其妙。德拉格朗日在4月22日发出的报道说:

“日本像2008年一样提出援助,但被拒绝。北京表示这一次可以自己应对局面。”

台湾方面也向中国大陆当局提出可以派遣有经验的救援人员参加紧急救援。中国大陆据认为也是没有准许。

对中国政府的这种做法,中国网民提出了强烈的抨击和质疑:

@魏克漫画 :大陆拒绝了台湾和日本专业救援队来华救灾,说不需要。而同时雅安一个父亲花了六小时自己用双手刨出了儿子!如果有人帮助营救何必要用双手刨?!你们还和唐山大地震时的毛泽东一样,抱着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对抗,唯恐在“敌对势力”面前出丑。可你们放弃了黄金72小时时间,置民众生死与不顾,良心何在?!

@吴祚来 :让先进的国际救援队进来,不用动脑子,要动良心!你家人如果有灾难,你是希望先进的救援队直接来救援呢,还是希望领导们前呼后拥地过来呢?灾难是人类共同敌人,只要 有国际救援队,就应该开门让他们进来到指定地点,并派专门的翻译人员与协助救援队员配合,这种配合比联合军演还重要,因为是在直接挽救百姓生命.

@轩辕鸿鸣 :【日本愿意援助 中方:不需要】日本安倍首相说,只要中方愿意,日本将提供最大限度的援助。中方表达感谢,称“现阶段不需要外国援助”。点评:这是国际人道主义行为,与钓鱼岛没有关系,地震救援日本经验最丰富,不要拿灾区百姓生命开玩笑……应该尊重

@率率--王乐妮: 台湾救援队进不来,很大原因在于救援队的设备上有中华民国的字样,国号可以比生命更重要!!

对于中国公众和网民的这些抨击和质疑,中国当局还没有作出回应。

*抚今追昔,回首五年*

中国人在文化传统上一直重视历史,重视鉴往知来。这次雅安地震的余震还没有过去,就有很多中国人开始抚今追昔,追踪历史:

@摆古论今 :【沉重的比较】经过7级的大地震,芦山县人民医院毫发无损,纹丝不动,连玻璃都沒碎,谁说我们的建筑都是豆腐渣?不过你走近一看,原来是汶川地震后澳门援建的!想一想那倒塌了的幼儿园,你的心是不是碎了?

@凤凰微闻 :重温@李承鹏 《五.12爱国帖》透露汶川地震时他亲睹的救援场景:小孩被豆腐渣校舍掩埋,手还在动,妈妈在哭,却被兵禁止救援,眼睁睁看着死去。一个叫句艳东的良心监工,按国标监造五所希望小学,奇迹般的无一倒塌。事后,句艳东被禁止宣传,人被投进精神病院

五年前的汶川地震发生后,数千名学生被倒塌的劣质学校楼房砸死。人权活动家谭作人因为调查死难学生和劣质楼房问题而被投入监狱,被关押雅安。

关心谭作人情况的人如今要是通过中国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搜索“谭作人”便会被新浪微博告知: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谭作人”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五年过去了。中国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中国依然是过去的中国。中国当局对异议人士不遗余力的封杀政策没有变化,也不受地震的影响。

(注:以上报道中所引用的微博言论皆采自新浪微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