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识别习近平


在北京国际机场,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孙女和儿子的陪伴下走下飞机,向迎候者挥手致意。(2013年12月4日)

在北京国际机场,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孙女和儿子的陪伴下走下飞机,向迎候者挥手致意。(2013年12月4日)

在北京进行访问的美国副总统拜登12月4日星期三在北京会晤了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中国官方权威通讯机构新华网随后发表报道,非常低调而简短地提到中国在国际间引起广泛争议的防空识别区问题。


新华网的报道提到防空区只有不到半句、甚至不到三分之一句话,简短简略到近乎滑稽的地步:“习近平重申了中方在台湾问题、涉藏问题及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等问题上的原则立场。”

新华网没有提及拜登副总统对再度明确重申美国的坚定立场,这就是美国不承认中国单方划定的东中国海防空识别区。

*观察中国及习的窗口*

新华网这种低调到匪夷所思、近乎滑稽的报道,是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大图景的一部分。

中国宣布东中国海防空识别区之后,美国、日本和韩国立即表示不会承认。在访问中国之前,拜登曾表示,他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领导人讨论国际社会瞩目、美国及其在亚洲的主要盟国日本和韩国特别关切的中国在东中国海划设防空识别区的问题。

自11月23日,中国突然单方面宣布东中国海划设防空识别区,在国际间引起强烈反响和争议。世界媒体普遍注意到,北京对外高调宣扬其所谓的防空识别区,但中国政府控制的中国主流媒体的对内报道一直保持低调,跟世界媒体的突出报道形成鲜明对比。

于是,东中国海防空识别区的问题成为世界媒体观察中国的一个特殊的窗口,成为世界媒体识别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的一个特殊的机会。观察家们在密切观察和分析集执政党、政府和军队最高权力于一身的习近平究竟会选择什么手法统治中国、应对世界。

*习近平与识别区*

习近平是实行一党独裁的中国共产党领袖,是中国政府首脑,中国军队总司令(即中共中央和中国中央政府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国国际内外的观察家们一致认为,中国当局猛然间推出划设所谓的“东海防空识别区”这一大动作,必定是习近平策划或首肯的。

然而,观察家们注意到,在世界媒体普遍将中国军方在东中国海划定的防空识别区跟习近平联系起来的同时,中国官方媒体则明显地刻意将防空识别区跟习近平切割开来。

实际上,从11月23日中国推出所谓的“东海防空识别区”以来,防空识别区的推出跟习近平的联系一直是世界媒体有关的新闻报道的一个主题。

例如,11月28日,美国财经新闻社彭博社发表该社专栏撰稿人威廉•皮塞克的文章,题目是“在东中国海习近平过犹不及了。”文章说: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习近平塑造为不同凡响的改革者。而这次中共高级会议的第一个外交政策方面的动作就是蓄意挑衅日本。这看来是中国宣布划设大片的‘防空识别区’的目的所在。通过这一宣布,北京等于是宣称日本管理的一些有争议的岛屿周围的空域为己有。…”

“除了日本和韩国之外,中国的防空区必将使文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台湾的官员感到忧心忡忡。这些国家都跟北京有领土争议。…北京推出令人反感和警惕的新政策必将进一步疏远东亚及东南亚周边邻国,而北京一直在争取让这些国家疏远美国。”

12月2日,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发表记者简•佩雷斯的报道说:

“中国的专家们表示,习近平作为中国共产党和管辖中国武装部队的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使他成为防空识别区之类的问题的首要决策者。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对东中国海的纠纷问题特别关注。”

*军方及习令人担忧*

在报道中国划设东中国海防空识别区的时候,可以说世界媒体普遍将中国的这一举措跟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联系起来,跟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联系起来。

在诸多的世界媒体的报道和评论中,最有趣的应当说是英国老牌的杂志《经济学人》。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结束之际,在世界媒体普遍担忧中共三中全会公报所展示的中共加强独裁的迹象时,《经济学人》发表长文,力排众议,认为中共领袖习近平进一步收揽大权很可能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因为习近平可以借此推行难以推行、但中国又迫切需要的改革。

然而,不到两个星期之后,在中国军方对外高调宣布划设所谓的“东海防空识别区”之后,《经济学人》谈中国、谈习近平的调子,一举由热情洋溢变成了忧心忡忡:

“中国(划设新防空识别区)的举措到底会令人多么担忧,要看这一举措背后的思路是什么。或许,中国就像是一个成长迅速的青少年,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如何,从而低估了自己行动的影响。(在美国派遣两架B-52轰炸机不知会中国便飞越中国防空区、从而以实际行动表示美国不承认中国划设的防空区之后),中国当局声称美国轰炸机只是扫过防空区边沿的说法实在是笨拙难堪。但不知深浅的青少年常常会造成麻烦。中国埋下了跟邻国和美国在未来的岁月里发生冲突交战的种子。

“因此,假如中国的这种挑衅性举措是蓄意的,情况就会更加令人担忧。中国新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中国梦’是经济改革和高调民族主义的混合体。在宣布防空识别区之前不久,中共刚刚举行了三中全会。习近平在会上宣布了一系列可圈可点的对内改革的大举措。新的防空识别区将迎合民族主义阵营。中国的民族主义阵营拥有巨大的权势,尤其是在中国军队内势头旺盛。宣布防空识别区也助于习近平避免他是一个实行西化的自由派之类的批评。

“假如习近平玩的是这游戏,这是一种很危险的游戏。”

*诡异的低调*

这种游戏或许很危险,目前世界媒体感到诧异、诡异的是,中国当局对划设防空识别区问题的低调,以及中共控制的主流媒体对这一问题的报道低调。

因此,中国当局对防空识别区的低调也成为世界媒体的一个中国要报道题材。

例如,英国《金融时报》驻北京记者吉密欧(Jamil Anderlini)注意到:

“似乎并不清楚由于中国单方面将东中国海大部分区域宣布为“防空识别区”,而引发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与过去几轮与日本或南中国海较小邻国的领土冲突明显不同的是,中国严格控制的官方媒体基本上很少报道此事。”

“较有人气的在线新闻网站的员工们表示,他们接到了宣传部门的电话指示,要求除了引用中央政府控制的官方媒体发布的短篇事实性报道以外,不得对此事做任何报道。指示明确要求,任何未经批准的报道都不得提及美国决定派遣B-52轰炸机飞过中国新设立的防空识别区。”

*习缘何回避防空区*

中国军方划定大片的防空识别区,习近平作为中国国家元首和军队总司令对这个问题持续保持低调,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也保持诡异的低调。

这一现象导致《华尔街日报》网刊”中国实时报”专栏撰稿人、北京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罗塞尔•利•摩西发表文章,题目是“为什么习近平没大宣传中国的防空区”。文章说:

“假如没有习近平的首肯,中国就不可能建立这个防空识别区。但习近平为此进行的宣传却如此之稀少,这一事实暗示他和中共党内其他人可能已经开始怀疑跟美国及其盟国对峙对抗对中国是否有必要,尤其是在国内问题成堆的时候。”

摩西注意到,自中国宣布划设东中国海防空识别区以来,中国官方媒体的有关报道都是应付了事的官样文章,没有积极大力报道。摩西在文中也提出了习近平以及中共所控制的媒体缘何对防空区没有大力宣传的几个猜测:

1)中国国内与经济改革相关的事务缠身;官方报纸大力宣传了习近平视察发生输油管爆炸导致六十多人死亡、几百人受伤的青岛;

2)习近平跟中国军方关系不是很好,习在军中推动反腐败、反挥霍运动得罪了军中不少人。

*民族主义不好玩*

与此同时,也有许多观察家认为,中国当局,习近平当局这一次划设大片防空识别区,跟日本的防空识别区重叠,导致日本和美国、韩国等国家的强烈批评和反弹;面对强烈的反弹,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当局采取低调,这是因为习近平当局或许意识到,在当今中国,煽动民族主义,煽动仇外从而有利于加强对内控制,这种游戏已经不那么好玩了。

这些分析家所指的“不好玩”主要有4个意思:

1)中国的公众、中国的网民如今对官方鼓吹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已经变得相当敏感和警惕,中国公众和网民甚至有一种普遍流行的说法,这就是,当今中国政治有一个规律,即中共一旦感到陷入什么困境,就要挑起事端,煽动反美反日本的民族主义情绪,以转移视线;

2)中国当局利用跟日本的领土争端煽动中国民众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情绪越来越不容易;越来越多的中国公众质疑中国当局为什么拱手悄悄将面积万倍于跟日本有争端的岛屿的土地割让给俄罗斯,却反复鼓噪跟日本寸土必争;

3)越来越多的中国公众将中国的外交和内政联系起来,质疑中国国内千百万中国人的家园、住房被中共政府当局肆意剥夺,在这种情况下跟日本争夺无人居住的小岛钓鱼/尖阁诸岛有何意义,就算是争到了,对普通中国人又有什么好处;

4)在当今中国,中国鼓吹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结果导致中国民众对当局提出强烈批评和诅咒的事情越来越多;如月球探测器发射升空,会导致中国公众和网民抱怨当局无视公众切身利益,华而不实,肆意挥霍浪费纳税人的钱财;航空母舰入列,会导致中国公众和网民抱怨当局贪污浪费,穷兵黩武,不管民众死活;等等。

尽管中国当局一直假装听不见中国公众的这种抱怨和抨击,但当局显然是了解并担心中国公众对当局这种强烈的离心离德的情绪。

实际上,在观察家们看来,中国当局、中共当局如此担心,以至于当局在本星期密令中国官方报纸突出转载一篇非常奇怪的文章,那篇文章要中国公众接受一个奇怪的逻辑:伊拉克人民的幸福离不开独裁暴君侯赛因,利比亚人民的幸福离不开独裁暴君卡扎菲,因此,中国人民的幸福离不开习近平,离不开习近平的中共的领导。

中国当局推出“爱国就是爱流氓、爱暴君”的爱国宣传十分可笑,而且也确实在中国国内引起了广泛的嘲笑和笑骂,但观察家们认为,这种爱国宣传无疑显示了中国当局对中国民众普遍而强烈的离心离德的情绪感到焦虑。

*去年九一八教训*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些观察家们看来,习近平当局这次在防空识别区的问题上刻意低调、刻意避免煽动民族主义反日情绪,很可能也跟去年的去年九一八反日浪潮教训有关。

在去年9月18日中国的“抗日战争”纪念日到来之际,当时即将接掌中国大位、受到国内外密切关注的习近平突然神秘失踪两个星期。面对外国记者的紧密而频繁的追问,中国外交部非常尴尬狼狈,自始至终是一问三不知。

在习近平失踪的那两个星期里,中国各地大城市整齐一致出现了的反日浪潮。平时被当局严密监控的互联网聊天室突然出现许多神秘的用户鼓动民众上街示威,砸日本店;遭受暴民围攻的店主呼唤警察保护,但警察却千呼万唤不出来;中国一些地方的民众发现,有一些警察身穿便衣率领暴民进行打砸抢烧;中国官方报纸《环球时报》甚至发表社评,声言民众的反日过激行为可以理解。

当时已经分管对外事务、对日事务的习近平的神秘失踪两个星期,跟那时中国各地看似十分混乱又协调良好的反日浪潮究竟是否有关系,究竟有什么关系,现在人们还不清楚。但当时的反日骚乱让全世界清楚地看到了一个可怕的中国,在爱国和反日的旗号之下,基本的法治,基本的生命财产保障在中国可以在一夜之间一扫而光,无影无踪。

中国当局至今没有解释习近平为什么当时会无缘无故地失踪两个星期;没有解释为什么中国在那两个星期的时间里一下子退回到疯狂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最疯狂的日子;没有解释在群体性活动受到严密控制的中国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失控的大批暴民,没有解释为什么中国政府一声令下,那些看似疯狂的“爱国群众”便立即循规蹈矩平静下来,有如军队听从号令。

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普遍认为,去年那次协调良好的全国性打砸抢烧浪潮给中国公众带来重大的损失,同时也对当时习近平即将接掌的中共政权来说是一场大灾难,大失败。

中国网民普遍嘲笑中共当局策动、操纵暴民的手法愚蠢又残暴,“生日本人的气,砸中国人的车”的调侃说法在中国不胫而走。与此同时,日本政界右翼势力则获得了重大的政治好处:他们先前大力宣传中国的威胁,中国的不讲理,没有太多的日本选民听信;中国当局动用国家力量上演的暴力秀,为日本右翼势力提供了难以估量的巨大帮助,大大提升了日本右翼势力对日本选民的吸引力。

习近平这次在中国划设东中国海防空识别区问题上保持低调,是否是因为接受了去年的教训?习近平是否会选择见不好就收,还是选择变本加厉?

来自中国的各种迹象依然相互矛盾,观察家们依然在观察,在识别。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