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世界媒体看中国:薄案、派系之争和中国出路


薄熙来(资料照片)

薄熙来(资料照片)

所谓薄熙来案件贵阳开审的消息让中国内外不少记者白跑一趟贵阳,这也再次把薄熙来案置于媒体的聚光灯下,还引发了薄熙来支持者的小示威。因为薄熙来垮台而遭受重挫的毛派仍然暗流涌动。有美国记者分析了审判薄熙来的看点和影响。有欧洲学者谈论中国 “富裕的陷阱”和“稳定之陷阱”,他提到有美国华人学者放言说,另一场天安门民主运动的条件已经具备。中国向何处去?左转?右转?原路前行?后退?毛左,新左派和“新右派”等争论不休,八方风雨会中州。

​*传说开庭未开庭,记者远行却扑空*

1月28日星期一,有不少记者现身贵阳法院,想采访传说中的对薄熙来的审判,但他们是“兴冲冲,扑个空”,人家没有开庭。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是,香港的亲北京报纸大公报不久前引用北京消息人士的话说,薄熙来的案子星期一将在贵阳的法院开庭审理。而美國之音早在上星期,在1月25日就报道过,所谓薄熙来案将于下周一在贵州开庭的消息没能得到官方证实,反而被法院方面说成是谣言。

但还是有不少媒体记者不相信这种辟谣,一些人千里迢迢从北京前往贵阳。英文的纽约时报有关报道的标题是《中国的“世纪大审判”被证明是一场虚惊》。文章说,就连新华社记者也去了,法院官员看到来了几十位新闻工作者,大吃一惊说:“没想到你们这么多人大老远地来到这里。”北京的新闻学教授展江等专家认为,在这个虚假不实的消息被社交媒体和境外媒体传开之后,中央政府就应该及时辟谣,但却没有作为。

不过也有媒体采用了“推迟审判”的说法。还有分析人士说,那不是假消息,而是后来当局改变了主意。

对薄熙来的审判会推迟到什么时候呢?没有官方的正式说法,但是环球时报英文网在星期一凌晨引述接近大陆法院系统的消息人士的话说,薄熙来案的开庭时间可能会在今年三月全国人大、政协两会之后,庭审可能非常复杂,长达10天。

章子怡2008年在美国出席活动

章子怡2008年在美国出席活动

*世纪大审判,此中有深意?*

对这个所谓“世纪大审判”,美国福布斯杂志驻北京记者站负责人芒特雷克(Simon Montlake)有比较独特的说法。他写道:不用急于审判,反正薄熙来的政治生涯已经结束了。有些愤世嫉俗者也许要问,审判还有什么用?反正肯定会判有罪。但是,怎样审判?判刑多重?在党内是有影响的,对于习近平要开展的反腐败行动也是有影响的。

英文的福布斯杂志网站发表的这篇文章还说,一年之前,薄熙来是中共党内的顶级“老虎”之一,他的党内地位相当于明星章子怡在中国电影界的地位,而章子怡也被海外网站博讯扯到薄熙来案件里,章子怡状告博讯诽谤,这个案子原定上星期五、1月25日在洛杉矶联邦法院举办聆讯,但被法院取消了,取消原因不明。这个案子如果开庭审理,那么令人意外之处就会比薄熙来的案子多。

9月18日北京反日示威者手持毛泽东像。韩德强打了对毛泽东持不同政见的老人

9月18日北京反日示威者手持毛泽东像。韩德强打了对毛泽东持不同政见的老人

*法院门前亮标语,毛派想念薄书记*

上述文章说薄熙来的政治生涯已经结束了。但是中国的毛派、左派和重庆居民有一部分人支持薄熙来,希望他东山再起。

英文的《亚洲新闻》网站星期一发表报道,题目是《贵阳,抗议者支持薄熙来说,党嫉妒你,我们爱你》。文章前面的提要指出:“专家解释说,这件事显示毛派在中国仍然存在。”

《亚洲新闻》网站报道,有不知姓名的一男一女举着标语 “薄书记,腐败无能的官员嫉妒你,但人民热爱你”。这个迹象显示薄熙来仍然享有很多人的支持。薄熙来曾经领导唱红打黑运动,复兴毛泽东主义的老歌老口号,用残酷的手段打击黑帮和政敌。这种做法受到中央领导层的批评,但也受到不少人支持。在法院前示威的人,有个来自重庆,他说:“薄熙来要减少收入不均的现象,所有重庆居民都支持他。”

*毛左 “共主”欲挟民粹以令中央*

《亚洲新闻》网站引用香港的中国问题观察家林和立的话说:“中国社会里永远有一股支持毛式平等主义的潜流暗流,薄熙来在倒台前,高超地利用这种毛派怀旧情绪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薄熙来和毛派是互相利用的。 有人说,薄熙来在垮台之前被中国的毛派和左派尊为“共主”。

*富裕反成陷阱, 黄金十年还是虚度十年?*

关于中国左右两派在中国向何处去问题上的争论,欧洲学者马克•里昂纳德有长篇论述。他在英国的政治和文化周刊《新政治家》上发表文章,标题是《中国的富裕陷阱》。文章前面的提要说:“我们过去总想,当中国富裕起来,就会变得越来越像西方。但是中国内部的新右派和新左派之争,正在改造中国,对世界来说,结果难料。”

中国访民在北京上访。中国有大批访民冤民,群体事件层出不穷

中国访民在北京上访。中国有大批访民冤民,群体事件层出不穷

这篇长文的作者里昂纳德是“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主任。他写道,邓小平时代的三个目标,也就是富裕、稳定和权力,现在反倒成为新难题的根源。尽管在胡锦涛和温家宝领导下中国每年经济增长率平均达到10%,但是有些知识分子已经开始把过去的10年称作“失去的10年”,因为这10年里没有从事那些本来需要从事的改革。

作者还谈到中国的“富裕的陷阱”现象,包括宏伟的市政大楼,停工的工厂和空荡荡的酒店。作者也谈到了中国的新右派和新左派为摆脱这个陷阱所进行的论战。

*出路何在?左行右行?*

里昂纳德写道,市场取向的新右派。以经济学家张维迎为核心,他们谈到中国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的渐进改革,主张完成这个工作,把经济部门的其余部分也私有化。他们的对立面是王绍光这样的新左派学者。王绍光认为中国领导层迷恋和专注于经济增长,而以其他的一切为代价。新左派认为中国对经济增长和发财致富的着迷,造成了泡沫经济,使得数以百万计的人陷于贫困,解决办法在于加强计划,而不是私有化。

所谓新左派,新在哪里?左在哪里呢?里昂纳德表示,他们对不平等问题感到担忧,所以是左派;他们也和毛派(或者叫毛左)不同,他们接受市场,把市场经济作为混合经济的一部分,所以说是新左派。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左派与美国、欧洲的左派所秉持的理念以及实际做法,是不一样的,不能混为一谈。早在1980年代,就有美国驻华记者告诉VOA,中国的左右派概念,和外面的世界是相反的。

*变局将至?风波再起?*

关于中国目前局势,有些人说是太平盛世,也有些人认为“山雨欲来”。例如在VOA中文网站上有个问卷调查,有60%的人选择用“山雨欲来风满楼”来比喻中国时局,而只有5%多一点的人选择“春风得意马蹄疾”,用这句诗来比喻时局。

里昂纳德说,现在中国有关于政治改革的紧急讨论,很多知识分子私下里谈论革命的威胁,至少是比现在要剧烈得多的民主过渡。美国的华人学者裴敏新写下了一个论点,许多其他学者也相信这个论点,但是不能写,那就是,另一场天安门民主运动的条件已经具备了。而习近平读博士时的导师、北京的社会学家孙立平表示,中国对维持稳定的迷恋,正在变成自我拆台,大规模维稳工作项目的最终结果是,加剧了社会紧张。

*士林论政 两派献策*

里昂纳德把这称为“稳定的陷阱”,他写道:为了摆脱这种陷阱,中国有一派知识分子主张把中国的政治加以制度化,举行基层选举,把公众咨询、专家会议和调查作为决策的中心部分。而另一派知识分子认为,这种体制性革新,会造成合法性危机,使得领导层缩手缩脚,不敢做出必要的大胆的选择。这一派主张,由于中国政治体制的缺陷,例如裙带关系和腐败,体制性办法解决不了中国的难题,只有靠一位领导人的“魅力权力”,加上党的政治组织,才是解决问题的捷径。

*人间正道*

此外,中国也有些人主张走西方的民主宪政之路,用法治代替人治。但是中共领导层强调“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很多人认为,这里的老路是指毛泽东时代之路,邪路是指西方民主之路。但是不少网民说,专制才是邪路,人间正道是民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