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王立军审判


重庆市前副市长王立军(资料照片)

重庆市前副市长王立军(资料照片)

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星期二在四川成都受审,受到世界媒体的关注。中国媒体则只能千篇一律地奉命转发新华社遮遮掩掩、语焉不详的通稿,跟世界媒体千姿百态的报道形成鲜明对比。

*逃命也是罪行*

星期二,在王立军不对中国国内外独立媒体公开的所谓“公开审判”刚一结束,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驻中国记者布里斯•佩德罗莱蒂就从成都发出报道。他的报道题目就可圈可点:

Wang Lijun, l'ancien super-flic de Bo Xilai, juge pour "defection"薄熙来先前的警察总管王立军因“叛逃”受审

这题目中的“defection(叛逃)”一词打了一切尽在不言中的一对引号。佩德罗莱蒂在这里的弦外之音显然是:王立军在今年2月初,是因为感到自己有生命危险而夜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庇护的;然而,在国情特殊的中国,一个人逃命也是罪,也是一个受审的罪名,而且是一个重头罪名。

接下来在新闻报道的正文中,这位法国记者继续使用含意丰富的引号:

“9月18日,王立军的‘公开’审判在成都举行。星期一举行了秘密的审判。这位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被控‘叛逃’和‘滥用职权’。法庭表示,这两项罪名涉及国家机密。”

“公开”审判却不对中国国内外独立媒体公开;而“叛逃”之事全世界都知道,“滥用职权”理应属于公众监督对象,但这些事情在中国却是公众不得与闻的“国家机密”。这个国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佩德罗莱蒂选择不明说,而是用内蕴丰富的引号来代表。

不过,在报道的最后,他还是给读者来了一段星期二成都中级人民法院外场景的白描:

“今天上午,法院外面的街道被封锁,由警察站岗监视。与此同时,一批保安人员四处跟踪外国记者,不准许他们拍照或跟过路人交谈。要想拍照交谈,只能在法院入口处对面的人行道上划定的一块区域。”

*与薄熙来切割*

王立军长期以来一直是被解职的中国共产党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心腹。在实行一党制的中国,任何地方的中共党委书记就是当地的第一把手。在王立军今年2月初逃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之前,薄熙来大有可能在即将举行的中共十八大上进入中共最高领导层。

按照中国官方现在的说法,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跟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发生商业纠纷,谷开来起了杀心,并把杀死海伍德的意图告诉了王立军。王立军先是表示可以提供协助,然后置身事外。谷开来亲自动手杀死海伍德之后,向王立军做出了通报,王立军一方面安排手下人替谷开来掩盖杀人罪行,另一方面又将谷来开所说的话录音。最后,王立军向薄熙来提出谷开来杀人的问题,并感到他自己生命也受到威胁。于是,他逃进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由此揭开了薄熙来倒台剧的序幕。

王立军跟薄熙来的关系一直非常密切,甚至密切到了他一度表示愿意协助他的妻子杀死英国商人海伍德。然而,自从跟谷来开杀人案有关的一系列审判开始以来,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普遍注意到,中国当局做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要把薄熙来跟杀人丑闻切割开来。

日本主要经济新闻报纸《产经新闻》星期二发表驻北京记者川越一的报道,也特别指出了这个问题:

“在一连串的审判中,人们非常关注的是审判是否会提及薄熙来卷入掩盖(妻子杀人)的行动。香港媒体报道说,在9月18日的审判中,薄熙来完全没有被提及。人们预计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层据信即将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将决定对薄熙来的党内处分。看来,中国当局十分不愿意泄漏出这方面的信息。”

*中国官场宏观与微观*

澳大利亚主要报纸《悉尼先驱晨报》驻中国记者在星期二发出的报道,也特别指出了中国当局在审判中将王立军跟薄熙来的切割:

“中国中央电视台画面显示,王立军看上去神情严肃镇定,戴着他广为人知的黑框眼镜,白色衬衫干净整洁。法庭发言人杨玉泉今天下午说,审判是‘公开’,但独立媒体记者不得进入法庭。这位发言人没有提及薄熙来。薄熙来依然按照中共内部党规被羁押。法庭称赞王立军为调查他人的犯罪行为提供了合作。很多分析人士预计,中共领导层可能会很快发出薄熙来案件将进入刑事犯罪调查的信号。”

在前不久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在合肥受审的时候,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驻中国记者基斯•里奇伯格领先世界各国记者,挖到了法庭现场新闻。这一次王立军在成都受审,里奇伯格显然是没能再故技重演,但他另辟蹊径,通过王立军逃入美国领事馆最终导致薄熙来倒台的丑闻,为中国当今政治大形势描绘出一幅漂亮的鸟瞰图:

“这场丑闻不仅阻断了中国一个最得民心、最富有魅力的领导人的仕途,而且也暴露出中国政界最高层的贪腐、强权和特权的网络。薄熙来被拿下,看来是打乱了中共精心谋划的权力交接,导致中共内斗不止,也导致即将举行的党代会的召开日期迟迟不能宣布。”

除了这样的鸟瞰图,基斯伯格在他星期二发表的长篇报道中,还为读者提供了工笔描绘,显示了中国官场之黑和官场人际关系之险恶:

“公诉人的说法是,在海伍德向(薄熙来-谷开来的儿子)薄瓜瓜发出所谓的威胁性电子邮件、威胁要‘毁掉’他之后,谷开来跟王立军和商人徐明见面,商讨用什么办法对付海伍德。公诉人说,王立军在见面会上说,‘在北京不好逮捕他(海伍德)。你可以把他招引到重庆来,我可以给他一个伏击。’他们三人随后商量了一些计划,要让海伍德死于一场枪战,然后再把毒品放在他身上给他栽赃。

“公诉人在审判谷开来的时候说,谷开来后来决定亲自出马,在他喝了一夜威士忌之后把他毒死。公诉人说,谷开来随后在11月14日,也就是在毒杀海伍德之后的一天把事情跟王立军说了。但王立军早都知道了,因为他已经在(毒杀海伍德的)旅馆房间安装了窃听器。”

相关视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