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暴力与掩盖


2011年8月武警在新疆喀什维族区巡逻

2011年8月武警在新疆喀什维族区巡逻

近年来频繁出现动荡骚乱的新疆日前再传出暴力冲突的消息。中国官方表示,4月23日星期二发生的暴力冲突导致21人死亡,将冲突定性为“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并措辞含糊地将事件归咎于“宗教极端主义” 。

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和世界媒体普遍注意到,中国当局控制的媒体对该事件进行低调处理,有关的消息在官方报纸和广播媒体上都没有得到突出或强调。与此同时,中国当局采取强力措施,对冲突发生地的消息实行全面封杀。

*语焉不详,离谱荒唐*

截至目前,中国公众就有关事件所能得到的官方消息都是模模糊糊,语焉不详。

每当发生中国当局所谓的“敏感事件”的时候,中国当局所能控制的媒体就只能奉命转发官方的说法。这样的媒体也包括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新浪”属下的“新浪香港”新闻频道。4月24日,该频道发表了显然是得到中国当局批准认可的所谓新闻报道:

“新疆喀什發生嚴重恐襲事件,21人死亡,包括6名暴徒,抓獲8人。民警、社區工作人員15人死亡,兩人受傷。新疆自治區政府發言人侯漢敏,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說,當局確定今次是有預謀的嚴重暴力恐怖襲擊事件,暴徒疑犯是維族人,都受宗教極端影響。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指出,有一小撮恐怖勢力仍在千方百計,試圖干擾和破壞新疆的穩定和發展。他們的圖謀將不得人心,也不會得逞。”

从新闻学和新闻角度来看,新浪香港的报道还算是比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多报道了一点消息,这就是其报道给出了新疆自治区政府发言人侯汉敏的全名。

《纽约时报》第一时间在并非以访问者众而著称的新疆官方的天山网发现这条重要消息之后紧急联络新疆当地政府,也采访到了侯汉敏,但却没能问出侯的全名。

但《纽约时报》的报道也有中国当局控制的新闻媒体所不能说的内容。

该报驻北京记者黄安伟(Edward Wong)虽然没有问出侯汉敏的全名,也没能获得官方公布的消息之外更多的消息,但他4月24日发表的报道给读者提供了中国官方显然不希望中国公众和外界知道的新闻背景、历史背景,并指出了官方说法难以自圆其说:

“这次冲突造成的死亡人数是许多个月来最高的。新疆是中国西部的一大片地区,有许多民族和地理风貌。新疆首府乌鲁木齐,或大部分居民是维吾尔族的南疆一系列绿洲城镇时常发生暴力冲突。维吾尔族是讲土耳其语系语言的一个民族。他们时常抱怨统治中国的汉人对他们的统治和歧视。有时候暴力冲突显然是根源于民族冲突,有时候则是牵涉犯罪团伙,或反对政府机构的个人或团体。”

“维吾尔族人通常信奉逊尼派伊斯兰教。流亡的维吾尔族人常常批评中国官员指称新疆的暴力冲突源于宗教极端主义。在过去,新疆和北京的官员试图将新疆发生的一些暴力行动归咎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尽管一些外国学者指出,中国官员没能拿出多少证据来证明他们的说法。

“就像新疆发生的很多这类事件一样,有关的打斗细节到了星期二,也就是在暴力冲突事件发生整整一天之后依然是模模糊糊。官方的一些说法荒唐离谱(bizarre)。”

*官方说法,可圈可点*

截至目前,中国官方先前历次有关新疆发生暴力冲突的说法都是神神秘秘,语焉不详,给读者的印象好似“反华势力”、“分裂主义势力、”“宗教极端势力”能力无限,有如天助,可以在一夜之间调动起成千上万的犯罪分子,并且同时让受中共教育多年的广大群众一举陷入“不明真相”、也忘记了自己的根本利益的糊涂状态。

这一次,中国官方有关新疆最新暴力冲突的说法,依然是沿袭了过去的套路,并由此引起《纽约时报》记者黄安伟明显的好奇和不解。

黄安伟在其报道中指出,新疆官方发表的声明一方面称发动攻击的人是“暴徒”,另一方面又称他们是“预谋进行暴力恐怖活动的团伙”。黄安伟进而详细复述、陈述、陈列了中国官方在他看来是荒唐离谱的种种说法。

新疆官方天山网的声明全文如下:

“天山网讯(记者田山报道)4月23日13时30分,新疆喀什巴楚县色力布亚镇3名社区工作人员到居民家中走访,在一居民家中发现多名可疑人员和管制刀具, 遂用电话向上级报告,之后被藏匿于屋内的暴徒控制。接报后,镇派出所民警和社区干部分头前往处置,先后遭屋内外暴徒袭杀。此前被控人员也被杀害,暴徒点燃房屋焚烧。随后赶到的民警击毙继续暴力对抗的暴徒,控制现场事态。该暴力恐怖案件,造成民警、社区工作人员15人死亡(维吾尔族10人,汉族3人,蒙古族 2人),受伤2人(维吾尔族)。处置过程中击毙暴徒6人,抓获8人。初步查明这是一个预谋进行暴力恐怖活动的团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破中。”

*打击犯罪?打击异己?*

新疆爆发最新的暴力冲突事件,成为世界媒体报道的重点新闻。对这一新闻尤其关注的是印度媒体。

印度媒体尤其注意中国官方所说的新疆宗教极端势力与国外(巴基斯坦)势力串通的问题,因为印度多年来一直受到来自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宗教极端派势力的困扰甚至袭击。

这一次新疆最新暴力冲突的消息曝光之后,印度媒体也是从这一视角予以关注。与此同时,印度主要的英文报纸之一《印度教徒报》4月24日发表驻中国记者阿南斯•克里什南的报道,也关注了这一消息的其他方面,其中包括民族矛盾和司法不公问题:

“中国在过去将南疆靠近巴基斯坦边界的喀什和和田发生的暴力袭击事件归咎于若干维吾尔人组织。其中一些组织跟巴基斯坦境内的组织有联系。在(星期三举行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瑩被问到是否有外国势力卷入最新的冲突。华回答说,有关的调查正在进行。

“她说,‘这是一起暴力恐怖事件,需要进一步证实有关情况。目前新疆形势大体稳定,但一些人试图制造麻烦,扰乱新疆的安宁。他们的阴谋诡计必定不会得逞。’

“然而,很多维吾尔族组织表示,新疆发生的很多暴力冲突根源于维吾尔族人和越来越多、占据了当地人口多数的汉人的民族紧张关系和贫富悬殊。很多维吾尔族学者和活动家也指责中国政府夸大恐怖主义威胁,以镇压宗教活动和异议。

“针对这种批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瑩表示,‘打击犯罪活动,保护人民财产安全是司法机关的神圣职责。’

“上个月,新疆的法院给20人判罪,他们的罪名是‘通过互联网鼓吹恐怖主义和分离主义。’他们分别获刑5年到无期徒刑。人权团体对次提出批评,指出有关的审判缺乏透明。人权团体还指出,过去,人们在新疆对政府政策的批评也被说成是‘分离主义’并被判重刑。”

在另外一方面,英国天空新闻(Sky News)网站4月24日发表报道说,维吾尔族权利团体对中国当局的所谓“恐怖主义”的说法提出了反驳:

“总部设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否认卷入最新的冲突的人属于一个有组织的团伙的说法,并认为中国政府有关恐怖主义的说法不值得一驳。

“迪里夏提通过电话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他们总是使用这样的标签来证明他们动用武力是正当的。’”

*官方尽力封锁消息*

在当今世界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发生了恐怖主义事件,有关当局会尽力发布有关的信息,并鼓励有关的新闻报道,以便公众通过更多地了解实情,减少不必要的恐惧。

然而,中国国情特殊,跟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不一样。于是,新疆喀什巴楚县色力布亚镇发生中国官方所谓的“有預謀的嚴重暴力恐怖襲擊事件”事件之后,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注意到,中国当局采取有力措施,对那里实行信息封锁。

美国之音也注意到,在用户有好几亿的新浪微博上,用户搜索“色力布亚”会被立即告知: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色力布亚’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与以往一样,中国当局以及奉命协助中国当局实行信息封锁的中国互联网服务公司拒绝说明是根据什么法律法规和政策封锁屏蔽“色力布亚”之类的信息。

显然,中国当局的这种封锁给人们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同时还削弱甚至颠覆了中国当局就色力布亚发生的事件所作出的一切严正声明。

*封锁消息,其来有自*

公平地说,中国当局对新疆的信息和新闻封锁或操纵,并非是出于民族歧视。

关于中国当局对信息的封锁,对新闻媒体的控制,日本共同社在4月24日有一则相关的报道:

“国际记者联盟(IFJ,总部设在布鲁塞尔)4月24日就中国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的大地震发表声明,批评中国当局命令国内媒体只能作出积极的报道。声明介绍说,中国记者表示,‘当局下令,不许将受灾者避难的情况跟过去的灾害进行比较。’

“国际记者联盟指出,‘媒体不应当是政府的传声筒。’该联盟批评中国当局限制新闻报道,指出‘在灾害发生的时候,人们必须正确地了解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在日本共同社发表上述报道的同时,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网广泛流传一则微博,显示中国当局对新闻报道,尤其是对灾害报道的控制做法可谓其来有自,历史悠久,驾轻就熟:

@观世音童 :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副台长杨正泉回忆:(1976年河北)唐山大地震后,(中共)中央规定:一、地震的报道要尽量少。二、严禁报道伤亡人数、财产损失情况,不报道灾情的严重性、残酷性。三、重点报道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四、重点报道好人好事和英雄事迹。五、重点报道抗震不忘“批邓”、“反右倾翻案风。。。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