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习总滑稽梦


中国1949年来唯一的执政党共产党党魁和新任总书记习近平(习总)在去年11月上台之初提出“中国梦”的说法。从“中国梦”提出的第一天起,许多中国公众和网民就觉得它怪怪的,觉得它突如其来,来去无踪,变化莫测,难以捉摸。

中国公众和网民一边担心它可能是中国的噩梦,一边发挥黑色幽默精神,对依然是难以捉摸的“中国梦”给予了各种解释,谐谑,嘲骂,玩弄,调戏,撩拨,切磋、搓揉,蹂躏,颠覆,糟踏,鄙夷,破解,给予它真心实意或虚情假意的赞美,或给予嬉笑怒骂或破罐子破摔的嘲弄。

中国公众和网民的这种情绪,显然也感染、传染、影响了世界媒体记者,促使他们写出种种报道,对莫名其妙、来源可疑、推销粗糙的 “中国梦”很是不恭不敬不感冒,讽刺挖苦不一而足。

*“中国梦”的比较文学*

如今的文学研究当中有一个庞大的分支叫“比较文学”。比较文学认为,要想完整地理解某国的某种文学现象,必须首先将它跟他国的类似的文学现象进行比较才算是及格,才有可能比较准确地把握其意义(因为没有比较就难以鉴别,难以确定什么是匠心独具的原创,什么是心有灵犀的借鉴,什么是拙劣矫情的抄袭)。

同理,要想理解世界媒体对习近平的“中国梦”报道,也必须首先大致了解中国媒体对它的报道,以便将中国媒体的报道跟世界媒体的报道进行一番比较。

截至目前,中国官方严密控制的媒体对习近平的高度笼统模糊的“中国梦”只是给予了同样的、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高度笼统模糊的赞美。

中共控制下的媒体以及众多的记者对这种“战略性模糊”(即批评人士所谓的“一塌糊涂”)安之若素,因为中国媒体及其记者从来不需、也时常不能或不敢对读者负责,不敢把很多话说清楚。

但雄心勃勃、力图打造可以跟世界一流媒体平起平坐的中国新闻机构的财新网面对这种情况显然是坐不住了,觉得脸面挂不住了,觉得必须有所动作,为自己、为中国媒体挽回一些脸面。

于是,财新网在5月6日发表记者林韵诗的一篇报道,试图帮中国读者把握比泥鳅、黄鳝更滑溜、更难抓住握紧的“中国梦” 。报道以习近平的相关讲话为基础,汇总了习近平近来对“中国梦”的一系列阐释。这些汇总是:

1)实现民族复兴是最大的“中国梦”;
2)“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
3)实现“中国梦”将造福各国人民;
4)寄望两岸同胞共圆“中国梦”;
5)工人阶级要把个人梦与“中国梦”紧密联系;
6)用“中国梦”打牢广大青少年的共同思想基础。

对中国政府持批评态度的人一直认为,诸如此类的阐释如同一团乱麻,言不及义,越阐释越让人糊涂。

但假如必须要矬子里面拔将军,似乎林韵诗汇总的阐释当中相对最靠谱的是1)。

然而,查习近平有关“实现民族复兴”的讲话,无非是高谈“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之类的话。批评者认为,这样的话是绝对正确的绝对废话。(批评者所谓的废话,是指当今或往古世界没有任何一个理智正常的人相信“空谈强国,偷懒兴邦,”因此习近平的话是完全不必要的废话,傻话,没头没脑的话。)

*《经济学人》的阐释*

现在观察家们还不清楚雄心勃勃、力图打造中国本土的世界级媒体的财新网作出这种一团乱麻式的习近平阐释报道,到底是因为它的记者和编辑思想和文字表达一塌糊涂,还是因为中国国情特殊,财新网不需要或不能把话说得更清楚,不敢说皇帝的新衣的布料其实是四大皆空。

中国这种媒体和记者有话不能说、不敢说的特殊国情再次给了世界媒体记者压倒中国一切媒体和记者从而独领风骚的机会。

说起领风骚,英国老牌的《经济学人》杂志可谓长袖善舞,一向善于将严肃高深的新闻话题娱乐化,将娱乐新闻严肃化,夹叙夹议,寓教于乐,以深入浅出的俏皮语言,将复杂严重的问题给予一番清楚明了的解释。

5月4日出版的《经济学人》杂志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长篇文章(该杂志在一般情况下文章都没有署名),题目是“习近平和中国梦”。文章开头一段就先声夺人,俏皮滑稽包裹着十足的严肃和严谨,足以让习近平及其左右重臣哭笑不得,尴尬难堪:

“1793年,英国特使马戛尔尼抵达中国皇帝朝廷,希望在中国开设大使馆。他随身带了一些新近正在实行工业化的英国所呈送的精选礼物。中国当时的国内总产值GDP占全世界的大约三分之一。于是,乾隆皇帝挥手赶苍蝇一样把马戛尔尼打发走了。他给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写信说:‘朕披阅表文,词意肫恳,具见尔国王恭顺之诚,深为嘉许。’但天朝地大物博应有尽有,‘並無更需爾國制辦物件。’但英国人在1830年又开着炮舰返回中国,逼迫中国开放贸易。中国虽又试图改革,但改革以崩溃、屈辱,最终以毛主义而告终。”

*《经济学人》的弦外之音*

《经济学人》杂志的目标读者是所谓的受过高等英语人文教育的专业人士,尤其是处于决策位置的商界和政界领袖。因此,该杂志的行文总是话中有话,表面文章之下还有另外的可以让读者会心一笑的潜在文章。

例如,上面这段表面上看起来是平铺直叙的话除了明显地讽刺挖苦当年的“天朝”皇帝之外,显然还包含一层言外之意,弦外之音,这就是揶揄当年的英国和当年以及当今的“天朝”---英国当年公然奉行的是炮舰流氓外交,如今英国已经不再流氓(至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大咧咧地耍流氓),但中国依然还是一个自以为绝对能够并且应当统御天下的皇帝当家。

中共已故的领导人毛泽东一度公开声言自己比中国第一个皇帝秦始皇还皇帝。《经济学人》在发表“习近平和中国梦”的长篇文章的同时配发的图画,则是身着清朝皇帝龙袍、表情怪异的习近平端坐在龙椅上。

《经济学人》杂志文图并茂的长文很是诙谐幽默,妙趣横生,即使是说最严肃的话题也让读者不禁要莞尔而笑,甚至要笑出声来。这篇文章的主旨是,“中国的新国家主席对未来的构想(译注:即他的中国梦)应当是为他的人民服务,而不是打造一个鼓吹民族主义的国家。”

换句话说,究竟习近平及其统御下的宣传机器大谈特谈的中国梦到底是什么,《经济学人》也不知道;它只是在这里给习近平提出一种让他可以姑妄听之的建议,并陈列出一系列的担忧,其中包括,

1)习近平高调强调军队要准备打仗,假如他领导下的中国由当年受欺辱走向欺辱他国,将给东亚地区、包括给中国带来损害;
2)习近平的“中国梦”可能包括他领导的中共收揽更大、更多的权力(包括要求军队绝对一心一意充当中共的私家军),而不是给人民权力;
3)习近平对法治的态度暧昧不明。

*习近平两度上封面*

香港老牌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注意到,这是在过去的半年多一点的时间里,习近平两度成为《经济学人》杂志的封面人物。要说引人注目,习近平获得了足够的注目。但该杂志给他的注目不一定是让他喜闻乐见的。

《南华早报》5月6日发表经济新闻编辑陈澍(George Chen )的专栏文章,在给《经济学人》杂志本来就够滑稽的文章再添油加醋,锦上添花:

“北京可能对《经济学人》杂志5月4日一期的标题已经恼火了。那个标题是:‘让我们像1793年一样热闹一番吧。’北京还可能不赞同总部设在伦敦的该杂志决定把一幅习近平身穿乾隆皇帝龙袍的图画放在杂志的封面上。”

陈澍接着对《经济学人》的文章进行了这一样一番阐释性报道:

“如今,习近平主席说,他对中国未来的设想是所有的中国人都应当感到骄傲的‘中国梦’。《经济学人》大概是觉得习近平有些跟乾隆皇帝类似的想法。该杂志文章写道:‘习近平先生强调中国的伟大,这就让中共领导人成为18世纪清王朝的继承人。当时清朝皇帝要求西方使者下跪磕头(但马戛尔尼予以拒绝)。

“尽管中国当局大力实行网络信息屏蔽封锁,尤其是在中国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一些中国网民还是在中国当局互联网管制人员删除相关图像之前瞥见了《经济学人》杂志最新一期的封面。”

于是,这些网民大量转发了《经济学人》杂志最新一期的封面图像。

然而,假如现在读者想探寻中国的网民对《经济学人》的封面图画都有什么评论,便会面临一个难题---人们在中国的新浪微博搜索“经济学人”会被告知: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经济学人’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

每次看到这样的告示,都有许多中国人和外国人感到困惑,因为他们感到实在难以判定到底是当年“天朝”中国更可笑,还是当今中国更可笑。

*日本媒体不露笑*

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很快就在中国网民和世界媒体当中成为笑料,成为插科打诨的包袱或包袱皮。

就中国网民而言,“中国梦”的可笑之处在于习近平及其统领下的中共宣传部门显然是要中国人不睡觉的时候听从中共的号令步调一致,睡觉做梦也步调一致,一起做当局规定的梦。

对中国当局所大力推销的“中国梦” ,法语世界好像还没有太注意。用法语关键词rêve chinois进行网络搜索,还得不到多少相关的法语搜索结果。

但用英语关键词Chinese Dream搜索,则可以得出许多有趣的英语搜索结果。《经济学人》和《南华早报》的文章报道只是最近的比较有趣、好玩、惹笑的例子。

英语报刊新闻报道的惹笑,常常能让读者感到写报道的记者也是在笑。相对而言,日本记者则总是在报道最好玩、最好笑的事情的时候也一本正经,让读者很难感觉到笑容。

例如,日本时事社对中国当局号令中国学生步调一致做梦的报道:

“4月9日出版的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报道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就习近平国家主席提倡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的‘中国梦’发出指示,要求在学校教育中加强宣传。习近平力图通过提倡中国梦高扬爱国主义,在贫富悬殊、干部腐败导致社会矛盾不断喷发之际再度打造对中共的向心力。

“中共通过主流媒体主导宣传。与此同时,互联网上出现许多以 ‘中国梦’为题材的视频与这一话题呼应。高歌‘中国的梦不是独裁的梦,中国的梦不是贪官的梦,中国的梦是民主的梦,是宪政的梦’的视频被认为是批判习近平,因而被一个个删除。”

*中国网民的实干兴邦*

日本时事社在4月9日发出的上述报道虽然写得一本正经,看不出丝毫的搞笑或不露笑,但读者还是可以感到时事社记者的这种不露笑其实是善于说笑话的人让人笑、自己却不笑的那种不露笑,是更含蓄的搞笑。

与此同时,在中国,也有许多人、许多网民在谈中国梦,并身体力行“实干兴邦”,一点也没有自己笑或让别人笑的意思。例如,在新浪微博上的这一位:

@慕容雪村 :经营几年的微博,一秒钟就能删除殆尽,然后你转世重来,从每一个字开始写起。用一生建起的房子,瞬间就可以推倒铲平,然后你从瓦砾中站起,重新收拾每一块砖、每一片瓦。这就是我的中国梦:对邪恶不抱幻想,而且明白它将更加邪恶,但不沮丧,也不绝望,坚韧生长,从零做起,从负数做起,从废墟中做起。

中国人对这种梦想叫“精卫填海”精神。

“精卫”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只神鸟。它原先是太阳神炎帝的女儿,在东海被淹死后化为精卫鸟,不断衔草石投入浩瀚的东海,决意要将东海填平。

*“中国梦”是否是噩梦*

“中国梦”自从习近平高调提出之后,可谓风生水起,引发许多人的遐想和梦想,引发许多人争相阐释。

中国广东的《南方周末》杂志在新年元旦之际试图将它解释为执政党权力应当受宪法和法律限制的“宪政梦” ,结果遭到当头棒喝,导致“中国梦”的说法也同时受重创,奄奄一息。“中国梦”顿时转化成一场不大不小的噩梦。

从那以来,中共官方的“中国梦”主要是以笑柄的形式在中国国内外流传,而中国民间的“中国梦”则属于官方打压的对象。中共宣传部门早先下令禁止媒体报道评论跟官方梦不一样的梦。

现在观察家们还不清楚习近平今后会抛弃“中国梦” ,弃之如敝屣,还是会坚持推广宣传“中国梦”,从而给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制造更多的笑话。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