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5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中国人绝望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北京清华大学学生朱令19年前被人用剧毒的铊盐投毒导致终生伤残的案件,成为一起国际事件,成为世界媒体和中国公众一道议论纷纷的充满戏剧性的话题。

朱令的家人和亲友多年来反复要求中国当局进行认真的调查,中国当局使出各种奇异而强力的手段推脱、推卸、推诿、搪塞、虚晃,其中包括动用国家力量封杀受害者朱令的名字。

在万般无奈和绝望中,成千上万的中国网民越洋“上访”到美国总统府白宫提出请愿,呼吁美国政府做本应当是中国政府应当做的事,对投毒嫌疑人进行严肃调查,并将在美国的犯罪嫌疑人递解出境。

绝望的中国公众和网民如此采取行动,结果会如何现在还不清楚,但他们无疑是创造了历史。在世界文明史上,还没有A国公民或臣民要求被A国统治者说是怀有敌意的B国政府为自己(A国公民或臣民)主持公道的先例。

在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看来,中国网民、中国公民为朱令案“上访”到美国总统府白宫,追求希望飘渺的正义,这一事件极具戏剧性,也极具悲剧性。

*绝望的戏剧背景*

要想比较充分地理解朱令案及其戏剧性、悲剧性,必须对朱令案的历史背景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中国共产党1949年武力推翻中华民国政府,夺取了中国大陆政权。中共多年来一直宣传说,中共使中国得到了“解放” 。中共多年来大力推广的一首宣传歌曲唱道: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民主政府爱人民呀,
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

然而,被“解放”以后60多年来,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显然是感到“解放区”暗无天日,共产党的罪恶说不完,贪官霸道,酷吏暴虐,党棍专横,司法黑暗,让他们投诉无门,求天天不应,告地地不灵。

支持和关注朱令的中国公民、网民万般无奈,导致他们制造出一种世界奇景:他们万众一心,齐心协力,相互激励,互学互助,全民“翻墙”,翻越中国当局设置的互联网封锁柏林墙,大举来到美国总统府白宫为美国人民设置的原本是用来收集美国民众意见的网站发出请愿,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协助他们讨回公道,或希望至少借此吸引更多的注意。

早些时候,获得了“解放”却生活在绝望中的中国人为了争取世人的注意,以便给自己讨一点公道,已经想出和采取了很多令中国国内外看客目瞪口呆的戏剧性、喜剧性、悲剧性的行动。

2011年6月3日,来自福建的七名上访者6月3日到北京的美国大使馆门口,企图集体服毒自杀,但很快被警察制止。美国之音获得的照片显示,几名访民服毒后已经倒地。一名访民表示,他们选择在美国大使馆前做出激烈行为,是想唤起国际社会关注内地弱势群体的处境。访民陈家发说,他的儿媳数年前被人打死,之后他不断上访,但申诉无门,只好来到美国大使馆。

七名福建上访者6月3日到北京的美国大使馆门口企图集体服毒自杀,但很快被警察制止

七名福建上访者6月3日到北京的美国大使馆门口企图集体服毒自杀,但很快被警察制止

2011年1月22日,五名求告无门、无处申冤、万般无奈的河南妇女来到中国古都开封,在旅游景点开封府前表演历史上的清官包公“包青天”的演员面前下跪,哭诉她们家被强迫征地、丈夫被抓走。一时间,扮演包青天及其随从的演员被弄得不知所措。

中国作家、时事评论家杨恒均注意到,中国公民对中国政府和司法的信心崩溃,导致中国社会近年来出现一种新趋势,造成一种让中国政府和国际社会都哭笑不得、难以应对的难题。杨恒均日前在一篇博文中写道:

“几年前有海外的媒体人与团体找到我,说他们发现了一个非常棒的‘上访’办法,保证国内受到司法不公迫害、被拆迁与被欺负和侮辱的人一试就灵。我问什么方法,他们说,到联合国总部门前‘上访’,到白宫门前 ‘抗议’,打出横幅,引起中国当局重视,引起中国相关司法当局紧张。”

在这里需要顺便说明一下。所谓中国人到外国去“上访”让国际社会很为难,是指国际社会对冤情无处诉的中国人在大多数情况下虽抱有满腔的同情却爱莫能助;中国人到外国去“上访”让中国政府很为难,则是指中国政府对这些中国人不能肆意抓捕,但对他们置之不理,则又让中国政府和执政党颜面无光,导致他们耗资上百亿美元打造的中国国际形象严重受损。

*国际瞩目的朱令案*

中国公民朱令19年前中毒受害的案件被中国“访民”递交给美国总统府白宫,这种旷古奇闻奇景显然让世界媒体记者目瞪口呆,感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同时又知道不说什么也不好。

于是,世界各地的法文读者就读到了法国的“法兰西24”电视台网站5月6日发表的比天方夜谭还天方夜谭的奇异新闻:

“上个月,上海一位大学生被同宿舍室友的人毒死,导致朱令案再度引起关注。在中国当局没有进行认真调查的情况下,中国网民决定通过网上论坛进行自己的调查。目前,网民在追踪朱令所有的前宿舍室友,并把她们的情况公布在网上。

“中国网民还在白宫的网站上发出请愿,呼吁华盛顿驱逐现在在美国的(被认为是有重大嫌疑的朱令前大学宿舍室友)孙维。那一封请愿书在短短几天内就有10万多人签名。”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驻中国记者蒋欣(Steven Jiang)5月8日从北京发出长篇报道,讲述了奇异的朱令案的来龙去脉,以及该案在过去一个星期更为离奇的发展:

“上个星期,在中国网民对朱令案议论正热烈之际,(中国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开始屏蔽这一话题,屏蔽‘朱令’和‘铊’之类的关键词。新浪微博的这一举动让网民更是对官方在这个问题上的沉默感到愤怒。他们尤其愤怒官方对孙维是否卷入投毒犯罪保持沉默。

“在同一天,一个来自迈阿密的网名‘Y.Z.’的人在白宫的官方网站贴出了请愿书,指认孙维是投毒案的主要嫌疑人,并指控她借助诈骗婚姻进入美国。请愿书呼吁美国政府进行调查,并将孙递解出境,‘以保护我们的公民安全。’

“在短短不到四天的时间里,该请愿书获得13万多人的签署。”

(注:到了美国东部时间星期三中午,该请愿书已经得到接近14万人的签名)

在过去的将近20年里,中国官方反复指天发誓对朱令被投毒案进行了认真、细致、彻底的调查,调查没有受到任何不当干预。北京公安局在5月8日再度作出同样的表示。

然而,必须随时听从中国当局的指令和干预的新浪微博对‘朱令’和‘铊’之类的关键词的屏蔽,则让中国网民和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对中国当局的说法感到怀疑。

显然,至少是‘朱令’和‘铊’等关键词在中国政府控制下的互联网上受到了奇妙的干预。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干预?是否有国内外敌对势力、外星人、新浪公司内部捣乱破坏分子、或是一个无聊得要死于是故意恶作剧的人对‘朱令’和‘铊’等关键词实行了网络屏蔽?

这些问题截至目前依然是世界之谜。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世人关注的世界之谜。

美国总统府白宫设立请愿书网址,目的是征询美国公众对公共事务的意见,以便改进美国行政当局的工作。该网址所发布的承诺说,一个请愿书只要在30天内得到10万人的签署,美国政府将作出回应。

查阅白宫网站先前的请愿书反应可以看到,白宫所承诺的回应一般就是把请愿书所提出的问题提交给政府有关部门官员,有关官员对请愿书提出的问题作出说明。

美国行政当局对中国网民这种史无前例的跨国寻求司法正义的要求会做出什么回应?目前这依然是一个世界之谜。

*绝望与幽默*

如此之多的中国人展示出如此明显的绝望和绝望中包含的期望,显然激起了英国《金融时报》记者欧阳德(Simon Robinovitch)的黑色幽默的表达欲望。欧阳德5月8日发表博文,用黑色幽默的笔调作出了如下的报道和评论:

“白宫在2011年开设请愿书网站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指望奥巴马总统会被邀请攻入中国,规定豆腐的味道,以及调查中国拖延了20年 的一件投毒案。

“然而,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发生的正是这些事情。中国人或是出于正义感,或是感到求告无门,或者出于纯粹的幽默,成群结队地涌入白宫的请愿网站。”

欧阳德在博文中讲述了中国网民为朱令请愿,中国网民要求奥巴马出兵解放中国人民,或要求奥巴马规定早饭用的豆腐脑必须是甜味的;还有网民已经自行任命奥巴马总统为中国人的中央信访办主任,并且已经在新浪微博上设立了一个“奥巴马主任”的帐号。

然而,在欧阳德看来,中国人跨越太平洋到白宫发出认真或幽默的请愿或许能吸引到一些注意,但大概不会从美国政府那里得到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在博文的结尾,欧阳德用极其严肃又极其幽默的笔调写道:

“中国有句形容领导人跟百姓相距甚远的老话:‘天高皇帝远。’这老话如今看来需要有一个升级更新版,‘海阔皇帝更远。’”

*中国网民的严肃与幽默*

要说严肃与幽默,中国网民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人,包括不亚于世界媒体顶尖的记者,如下面两例所显示的:

@杨长庚 :1.北京警方回应朱令案,称证据已失,当年证据不足。首先,如果我是投毒者,绝不可能不留下证据(我自认智商不比警察低),说当时证据不足没有可信度。2.安徽女孩内裤脱落一半从京温商城“坠楼身亡”,被定为自杀。自杀为何要先脱内裤?—从两起事件看中国的司法制度,既没有严谨性,又没有正义公正性。

(注:杨长庚,中国新浪微博名人;日前有一个在安徽打工的女孩在北京离奇“坠楼身亡,”北京警方随即判定是“自杀”并以此为由拒绝立案;在北京打工的安徽人认为警方又是在玩猫腻;数百名的安徽人5月7日在女孩身亡的地点举行抗议。美国之音记者东方报道说,警方出动大量警力,封锁当地道路交通,当局还出动了直升机,并实行了新闻封锁。)

“美国白宫冒充中国上访办,严重的跨国侵权,挖中国上访办的墙角,致使我国十几万访民跳槽,为中国上访办制造了失业,断了(中国上访办的)财路,也破坏了中美关系,不行咱们就开战。 ”

(注:以上评论摘自美国之音中文网一位没留姓名或网名的读者留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