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金三挑习总


自接掌中国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大位”以来,有意将中国共产党打造成万年执政党的中共新总书记习近平力图向全世界投射一种他掌管下的中国大陆空前强大的形象。

然而,北京名义上的共产党政权盟友、平壤的金正恩政权却频频有意无意地反复戏弄北京,让北京难堪,让习近平当局难以对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显示其强大和负责,或显示其负责的强大,强大的负责。

*金三与中国鹰派*

习近平当局的这种难堪状借助中国军队的鹰派言论而得到放大和凸显,从而使习近平当局的难堪更是雪上加霜,难以隐匿和躲藏。中国国内外的许多观察家认为,习近平的世界观跟中国军队的鹰派将领相当合拍,或高度趋同。

假如说,金三金正恩政权成功地在国际间频频让习近平当局声誉扫地,那么,中国人民解放军鹰派上校、中国微博名人和中国网民的笑柄戴旭则是频建奇功,因为戴上校似乎运气特别好,或特别善于挑选时机,能在最恰当的时候发出使习近平政权最难堪的言论,让习近平当局成为国内外看客感到最好笑的笑柄。

5月18日,戴旭通过他的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发言说:

“这次菲律宾枪杀台湾渔民事件,凸显没有祖国大陆做后盾,台湾毫无尊严和安全可言的囧境。可惜,台岛总有一些政客防大陆甚于防外贼,宁可抱美国的大腿,与 日本眉来眼去,与菲律宾暗送秋波,也不肯接受大陆同胞的无私诚意。鸟毛大的菲律宾也敢尿台湾一脸,台军舰机虽全副披挂,马先生敢奈菲何?”

菲律宾公务船开枪射杀台湾渔民,台北当局提出严正抗议,发出最后通牒,拒绝接受菲律宾政府所提出的过失杀人的道歉,并警告将对菲律宾采取其他严厉的回应措施。这一切在戴上校看来太小儿科,太孱弱,太可怜,太可笑。

不幸的是,在戴上校发出上述调笑台湾的言论之后不久,就传出金正恩政权劫持中国渔船两个多星期、强大的祖国政府一声不吭、政府“有关部门”甚至建议被劫持渔船向劫持者缴纳赎金、息事宁人的消息。

眼看着戴上校所赞美的强大的祖国好似一个被吓坏的小猫两个多星期一声不敢吭,被金三当局劫持扣押的中国渔船“辽普渔25222” 的船主于学君在绝望之中通过微博对理论上和实际上并不主持外交、也不掌握军队的中国网民发出救船救人的求救呼吁。

于学君求救呼吁的传出,引起中国公众和网民的强烈反应。这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推进了渔船和渔民得解救的进程现在还不清楚,但有关的消息传出使戴旭上校、罗援将军等中国军队鹰派再次成为中国公众和网民嘻笑怒骂的对象,如下面这则新浪微博所示:

@卫庄:【朝鲜绑架中国渔船,疑鹰派将军们在集体学习毛泽东语录】 朝鲜在中国海域绑架中国渔船索要赎金,罗援、戴旭等鹰派一言不发。庄哥相信鹰派将军们一定在学习毛泽东语录。 “为了抗击共同的敌人,内惩国贼,中国人民永远坚定地和朝鲜人民在一起,为了彻底战胜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奋斗。”哼~

(注:早些时候,罗援将军获得中国当局的特别批准开设微博,宣称中国军队的宗旨是在习总的领导下“内惩国贼”,遭到中国公众和网民的嘲笑和痛斥;网民纷纷指出,罗援将军显然是一个法盲和半文盲,居然不知道他以军人的身份声言要“内惩国贼”等于是公然号召军人干政或造反夺权。)

接下来依然在发展的形势可谓令人眼花缭乱的一波三折。每一折都让北京当局、让习近平当局难堪,也让中共当局的权威新闻机构新华社大出洋相,显示今天的北京好像一切都乱了套。这种乱象又成为中国网民的笑料,如新浪微博的网民言论所示:

@尖风车:美国人被朝鲜扣押后,前总统出面解救。国人能否派个饭桶去?朝鲜人只要有吃的,其他就好商量了。

@江南浪子万军:新华网最新消息:中国驻朝鲜大使馆20日告诉新华社记者,据朝鲜外务省通报,中国被扣渔船及船员已全部获释返回。

@微天下: 新浪刚刚从外交部新闻司证实,目前还没有我被朝鲜扣押人员得到释放的消息。外交部仍在积极努力解决。微评:晕死了,新华社还能不能有点节操啊?

@雷颐:请看外交部发言人的回答:“中方就中国渔船被抓扣一事与朝鲜方面保持密切沟通,已通过相关渠道向朝方提出交涉,要求朝方尽快妥善处理,维护中方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与合法权益。”就这一句话!没有强烈抗议,没有抗议,连“严正”交涉都没有!连中国渔船非法被抓扣都不敢说!

*小弟欺负老大哥*

小弟弟欺负老大哥的事或许在某些家庭内存在,但这种事情外人一般很难见到。

然而,内外交困、穷得叮当响、在全世界只有中国一个最后的重要盟友的朝鲜金三政权似乎是喜欢上了作践北京、似乎是一心一意要给习近平政权难堪,这种咄咄怪事却在当今世界有目共睹。

5月19日,瑞士法文《日内瓦论坛报》转载法新社的报道,向瑞士法语区的读者如此描述这种咄咄怪事:

“(中国渔船的船主)在网上公布了有关的情况。他表示,他对中国政府当局迟迟没有反应而感到焦虑失望。一年前,被至今身份不明的北朝鲜人劫持的29位中国渔民被遣返回中国。当时,北朝鲜方面要求120万元人民币的赎金。

“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说,那些渔民是在没有缴纳赎金的情况下获释的。中国媒体一年前声言,北朝鲜海岸警卫队反复抓捕中国渔船,抢劫渔船上的燃料和其他货物。

“中国是北朝鲜的唯一盟友和经济命脉。但近几个星期来朝鲜半岛出现危机之际,平壤似乎对北京要求平静的呼吁充耳不闻。”

瑞士法文《日内瓦论坛报》在这里所说的“近几个星期来朝鲜半岛出现危机,”显然是指平壤金正恩政权对美国和周边国家进行核讹诈,并威胁要进行示威性的导弹发射试验。

北京对平壤的讹诈和威胁表示了反对。习近平早些时候措辞含混地说,“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世界媒体普遍认为,那是习近平对朝鲜的做法表示不满和警告。中国外交部长则对朝鲜放出狠话说,“不允许在中国的家门口生事。”

然而,金正恩政权对北京的强硬言辞作出了更强硬的反应,不但试验了导弹(短程的),而且又抓捕了中国渔船和渔民,并索要赎金(罚款)60万元人民币。

*闷声吃大亏*

在当今中国,民间有一种很流行的说法是“闷声发大财,”其意思是如今中国有很多问题,很多事情,聪明的人不要去管,也管不了,只有悄悄地谋划自己的经济利益才是正经,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闷声发大财”思路显然也得到中国先前的最高领导人江泽民的全心赞同。有一次在被香港记者问到一个让他感到恼火的问题的时候,江泽民生气地教训记者“太幼稚,太天真,”并劝告记者不要乱问,要好好学着“闷声发大财。”

现在还不清楚后来到底有百分之多少的香港记者学到并掌握了江泽民所提倡的“闷声发大财”的人生哲学或处世诀窍,但在世界媒体看来,中国对朝鲜的外交似乎在完美地演示一种“闷声吃大亏”的国际主义新境界。

5月20日,日本公共电视台日本广播协会NHK发表报道,这样描述了中国外交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闷声吃大亏”的奇妙境界:

“中国媒体援引中国国内一位专家的话说,北朝鲜过去反复如此抓捕中国渔船,但由于中国和北朝鲜有传统的友好关系,过去中国对这种事情几乎没有报道。

“那位专家说,现在中国之所有了北朝鲜抓捕中国渔船渔民的报道,‘其背景是中国与朝鲜迄今为止的传统友好关系在逐渐转变为普通的国家关系。’中国方面已经提出要求释放渔船渔民,朝鲜方面如何应对将引人注目。”

*奇妙的沉默*

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5月21发表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从香港发出的报道,可谓跟中国网民言论与NHK报道相得益彰,遥相呼应,相互发明。报道特别指出了北京当局在中国公民陷入危机的时候所保持的莫名其妙的沉默:

“中国星期一再次呼吁北朝鲜释放它本月早些时候抓捕的一艘中国渔船及其船员。那艘渔船的船主对被扣留渔民的安全表示担心。这一最新事件凸显出中朝两国政府之间最新的不合。

“中国外交部星期天(5月19日)透露,那艘渔船的船主于学君在5月10日给中国驻平壤大使馆打电话,要求协助被北朝鲜抓捕的渔船获释。该渔船的基地在中国东北港口城市大连。”

“中国外交部没有解释为什么要等待这么久才透露中国渔船被北朝鲜抓捕。目前,中国跟北朝鲜关系冷淡而紧张。北朝鲜处境孤立,在外交和经济上依赖北京支持。”

*马后炮成笑话*

在中国网民对中国当局无能的外交发出强烈抨击之后,中国军队著名鹰派将领罗援好像是情绪激动起来,通过新浪网发出了好像是颇为愤怒的微博:

@罗援:一直在关注中国渔船被朝鲜扣留事件,今天从媒体上得知中国驻朝鲜大使馆已证实确有其事,非常气愤!朝鲜也欺人太甚,缺钱,也不能越界抓人、讹钱,朝方必须根据中国政府要求,尽快放船、放人和切实保障我被扣船员生命财产安全与合法权益,否则,恶有恶报!

罗援将军马后炮式的愤怒微博贴在中国网民当中引起阵阵哄笑、嘲笑、笑骂,例如,

@非常不小心:“恶有恶报”是一句高级黑啊!罗将军平时的英明神武到哪里去了?这个时候却在指望神灵来处罚恶人?你的航空母舰呢?你的军队呢?

与此同时,许多中国公众和网民认为,中国军队以及媒体内的所谓鹰派几乎都是中共专制统治的坚决拥护者,那些鹰派民族主义者本质上也是平壤独裁政权的同盟、同党。

这些中国公众和网民怀疑,中国鹰派对平壤的任何谴责其实多是不得已装装样子而已,鹰派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跟平壤独裁政权彻底切割,而总是会跟平壤藕断丝连。

幸也不幸的是,中国官方媒体当中著名的鹰派、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及时发表一则新浪微博贴,让中国公众和网民打消了怀疑:

@胡锡进:朝鲜方 面8次逼被扣渔船的船东交“罚款”,很可能这是帮无赖,而且丹东境内或有内应。朝鲜国穷,对外不够文明,挺差劲。中方需要严厉对朝交涉,必要时对其来硬 的,比如扣一次我们的渔船,就减少多少对朝援助。但要同时看到,中朝不是中菲、中日间的那种领土对抗,这种区别应当分清。

(诸位读者,感谢你们一路对“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专栏的支持、鼓励、批评、建议。VOA卫视即将推出新的节目,“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将交替每天播出。在当今这个讲究媒体与受众互动的时代,我希望与各位读者和观众保持和加强互动,希望“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节目能更好地满足和反映诸位的要求,希望诸位的观点、意见、高见、心声可以得到尽情的表现。诸位除了可以继续在这里留言之外,也可以到新浪微博和腾迅微博找到我,给我留言,向我提供报道建议和意见。我在新浪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一世”,网址是,http://www.weibo.com/u/3475919000。我在腾讯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网址是,http://t.qq.com/voaqizhifeng。保持联系!谢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