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世界媒体看中国:法律是儿戏


薄熙来谷开来

薄熙来谷开来

随着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涉嫌故意杀人犯罪案的审判日渐逼近,世界媒体的有关报道再起高潮。有关谷开来的最新消息是,中国将破例准许英国外交官旁听即将在合肥进行的谷开来庭审。

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海伍德,张晓军,薄瓜瓜,一连串的名字,一连串来自各方的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案情披露,早就被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们普遍形容为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话剧(drama)或歌剧(opera),令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看客大饱眼福。

*审判戏严格照本宣科*

“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这类形容说法自然有一个明显的弦外之音、言外之意,这就是看这类戏剧难免会看花了眼,看晕了头,看漏了什么东西,甚至看漏了至关重要的东西,导致看客误解整个戏剧故事的主旨。

截至目前,按照中共严格控制的新闻媒体陆续公开/半公开/透露的剧情梗概,囊括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海伍德,薄瓜瓜这些重要人物的戏剧故事大致如下:

薄熙来的前心腹、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今年2月夜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庇护,因为他担心自己因向薄熙来提出其妻子谷开来涉嫌谋杀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的问题而遭薄熙来的毒手;而谷开来跟张晓军(薄家勤务人员)合力在重庆谋杀海伍德是为了保护正在美国读书的儿子薄瓜瓜。

故事情节和人物纠葛如此错综复杂,悬念重重,难免让看客看得头晕。于是,加拿大安大略省布罗克大学政治科学副教授查尔斯•伯顿挺身而出,为英语世界的看客指点迷津,讲解这出中国法律/政治戏的看点和主题主旨,帮助他们透过热闹的表象,看到问题的本质。

简单地说,跟中国国内外众多观察家一样,先前曾经在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馆担任外交官的伯顿认为中国当局对谷开来等人的审判是一种有如演戏的审判,也就是英语所谓的show trial,要严格照本宣科,参演人员绝对不准脱离中共事先准备好的脚本。

*当今中国的大图景*

脚本规定,审判要在安徽省省会合肥进行。

8月6日,伯顿在加拿大主要英文报纸多伦多《环球邮报》发表文章,评述谷开来案件和中国的法律、政治制度。他写道:

“事实上,她(谷开来)的审判将在华东与重庆或北京相距几百或上千公里的合肥进行。她的律师将不参与为她辩护。法庭将指定合肥当地的律师(为她提供辩护)。根据先例,假如这些律师胆敢为她提供任何程度的认真辩护,他们自己也会陷入中国的牢狱之灾。”

伯顿在这里所说的“先例”,无疑包括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推行所谓的“打黑”运动,也就是打击他所说“黑帮犯罪团伙/势力”的运动。运动期间,来自北京的著名律师李庄因为为自己的被告当事人辩护过于认真,结果被抓判刑。

但是,在谷开来案即将开审之际,伯顿引导读者由具体的谷开来案出发,观看思考1949年以来的中国,把握当今中国的大图景,大气候,大形势:

“假如为期两天的庭审得到公布,也不会有任何人会期望庭审期间会出现任何脱离脚本的事情。按照中共1949年在中国掌权以来进行的历次照本宣科式审判的长期历史纪录来看,当局会预先拟定一种说法来解释案情所有细节,以便增进在党内正在进行中的权力斗争当中占上风的派系的利益。谷开来可能在被审讯期间已经受过广泛的威胁。假如我们能听到她亲口发言,可以预计她将鹦鹉学舌,重复官方有关她的案情的说法。”

观察家们普遍认为,中共当局对谷开来的抓捕和审判,其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目的是彻底放倒她的丈夫薄熙来。加拿大安大略省布罗克大学政治科学副教授伯顿在文章中也提到了薄熙来:

“她的丈夫目前被羁押,没有罪名,在接受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调查。从人们所了解的这种名为‘双规’的调查来看,这种调查几乎肯定是广泛动用肉体和心理酷刑。”

在文章的最后,伯顿写道:

“在她的审判即将开始之际,总是存在一种可能性,这就是谷开来实际上没有密谋杀害尼尔•海伍德。不过,我们很可能永远也闹不清真相到底是什么。”

*谷开来亲友放话*

外界普遍认为,自今年3月薄熙来和谷开来夫妇双双身陷囹圄以来,中国当局便反复通过官方权威通讯社和海外媒体散布不利于他们夫妇的各种说法。其中以谷开来伙同他人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薄熙来为了保护自己、保护妻子谷开来而威胁王立军的说法最有鼻子有眼,流传最广。薄-谷夫妇通过以权谋私获得惊人巨额财富的说法也不胫而走。

近几个星期来,随着谷开来审判日期的临近,谷开来的家人也行动起来,通过国际媒体对中共当局的说法提出了反驳。

7月30日,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发表驻北京记者基斯•里奇伯格的详细报道,援引跟谷家关系密切的三个人的话说,谷开来90岁的母亲范承秀表示,当局对谷开来犯罪杀人的指控完全是无稽之谈,因为心地善良、富有同情心的谷开来没有谋财害命的动机,也没有杀人的狠心。

海伍德去年11月中旬被发现死于薄熙来治下的重庆之后不久,本来很有希望在中共即将举行的十八大上晋升中共最高领导层的薄熙就倒台了。里奇伯格的报道将薄熙来的倒台形容为歌剧体(歌剧般)的倒台(operatic-like downfall)。

*可圈可点的说法*

里奇伯格的报道内容丰富,其中可圈可点的包括:

1)跟谷家关系密切、但因为话题极端敏感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透露,谷家人说,在过去的几年里,谷开来因严重的抑郁症而接受治疗,几乎足不出户;谷家人希望谷能在接受杀人犯罪审判之前接受精神健康检查评估;

2)人们普遍认为,薄熙来之所以被中共最高层拿下,并不是因为他的妻子和薄家一个勤务人员被指控进行了谋杀,而是因为他甚获民心,以及他经常谴责中国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的做法威胁最高领导层的和谐感;

3)一位跟谷家关系密切的人说,谷开来实际上一直行事小心谨慎,为了不影响薄熙来的政治前途,她早早放弃了自己有利可图的律师职业,并禁止他人,包括她自己的家人利用薄熙来为他们自己谋取好处;

4)谷家人否认海外广泛流传的那些有关薄熙来和谷开来在海外存有高达数十亿美元的财富的说法,并且说薄瓜瓜在英国美国上名贵的私立学校的钱是谷开来每年从她的一个姐姐那里借来的;

5)薄家人对谷开来是否能得到公平审判表示怀疑,并批评政府拒绝薄家人选择的北京两位著名的律师为谷开来辩护,强迫谷开来及其家人接受两名政府指定的安徽辩护律师。

*谷家人说法的问题*

迄今为止,中国官方有关薄-谷案的种种说法呈现出一系列的疑点和悬念,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包括,1)谷开来和海伍德到底和究竟因为什么“经济利益”发生矛盾?2)谷开来究竟因为什么“认为尼尔.(海)伍德威胁到了”薄瓜瓜、从而决定投毒杀害海伍德?

与此同时,谷家人有关谷开来的说法,也引起观察家们的疑问,其中最引人注意的疑问包括:

1)谷家人说,在过去的几年里,谷开来抑郁症严重,不得不接受治疗,但2010年3月,也就是薄熙来在重庆推行争议巨大的“打黑”运动期间,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报道说:“薄熙来说:‘我的夫人谷开来是中国第一批律师。不仅法律知识,国际文化的知识也很丰富。她的知识,特别是法律知识在‘打黑’中给了我很大帮助。’”显然,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报道的说法和谷家亲友的说法必有一个是基本不真实的;

2)薄瓜瓜的学费是否有来源不正的问题,显然一直是薄-谷夫妇及其家人的头痛问题。迄今为止,薄-谷家人已经就薄瓜瓜的学费来源提出了截然三种不同的说法:

a)薄熙来在今年3月上旬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时候对中外记者说,薄瓜瓜的学费全部来自奖学金;

b)薄瓜瓜本人在今年4月下旬在他所就读的美国哈佛大学学生报纸《哈佛红》上发表英文声明说:“我在(英国)哈罗学校、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的学费以及生活费完全是来自两个来源,即独立挣得的奖学金,以及我母亲慷慨提供的积蓄。那些积蓄是她多年来作为一个成功的律师和作家获得的。”

c)谷开来亲友的最新说法,即薄瓜瓜的学费是母亲谷开来从她的一个姐姐那里借来的。

三种说法彼此矛盾,人们不清楚其中到底哪一个是真实的。

*谷开来母亲的哀叹*

薄熙来-谷开来案件扑朔迷离,有关案情即使是对他们的家人也是扑朔迷离。自从薄-谷夫妇分别受到中共纪律检查机构和中国司法机构羁押以来,他们的家人以及律师都不能跟他们自由会面。

《华盛顿邮报》记者里奇伯格在报道中援引谷开来家三位密友的话说,得到谷开来家聘请、却不能为谷开来进行辩护的两位北京著名律师表示,他们对谷开来是否有罪的问题观点中立,因为们一直没有被准许察看证据或会晤在安徽的谷开来。

尽管所谓的谷开来故意杀人案对中国公众、世界媒体以及她的家人来说模模糊糊,扑朔迷离,但对谷开来90岁的母亲范承秀来说,当今中国的一个清晰而严酷的现实让她这个老革命感到特别寒心。

里奇伯格在报道的最后一段写道:

“范承秀是中共党员,拥有75年的党龄,她的丈夫是毛泽东时代的革命家谷景生将军。范承秀对谷家亲友说,‘假如他们能这样对待一个(中共)老党员,他们又会怎样对待一般的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