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越看越奇怪


海伍德(左),谷开来(资料照片)

海伍德(左),谷开来(资料照片)

1865年初版的童话、玄幻小说《爱丽丝漫游奇境记》是英国文学、世界文学名著。它讲的是小女孩爱丽丝有一天在室外午睡进入梦中奇境,看到一只穿背心的白毛红眼的兔子从身边跑过,而且边跑边从背心口袋里掏出一只怀表,口中还念念有词,叨念自己要迟到了。

爱丽丝看到这些奇异的景象,不禁高叫“太怪了,太怪了,curiouser and curiouser”。于是,curiouser and curiouser也成为全世界千百万人耳熟能详的世界文学名句。

2012年,报导中国新闻、报导中国共产党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故意杀人案及其审判的世界媒体记者,一个个也差不多都变成了对眼前的奇异景象感到迷惑不解的爱丽丝。

*名称就是一大怪*

中国当局对薄熙来妻子谷开来(即中国官方所说称的“薄谷开来”)故意杀人案的庭审结束。中国官方的新华社也为此发表长篇通讯。

然而,从4月10日中国官方透露谷开来涉嫌故意杀人的第一天开始,围绕故意杀人案中国官方与官方权威通讯社就开始跟世界媒体和中国公众玩弄起闪烁其词的游戏。

全世界、全中国都知道,薄熙来有一个唯一的妻子,名字叫谷开来。但一夜之间,薄熙来的妻子的名字神秘地变成了官方权威通讯社当中的“薄谷开来”。

在长达四个月的时间里,面对世界媒体和中国公众的疑惑,中国官方和官方通讯社对这个谜语保持沉默,好像这个谜语并不存在,或根本就不成什么问题。

中国古代哲学家、政治家孔子有一句为人处世和行政治国的名言:“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然而,耗费纳税人的巨资大力在世界各国各地兴办“孔子学院”的中国当局显然是至少在过去4个月的时间里铁心要逆着孔子的名言来,结果是给世界媒体和中国公众造成了更大的疑惑,也给中国当局造成了法律难题。

这种难题可以用一个类比来说明:有一个人据信被张三杀害;当局随后指控李四杀人;于是,人们自然要问:当局是否找错、抓错了人?假如没有抓错,假如张三就是李四,当局就有责任向公众陈述、证明张三何时、何地、缘何将自己的名字修改或篡改为李四的事实,以显示被绳之以法的是一个真正的罪犯而不是一个倒霉蛋。

然而,在整整4个月的时间里,中国当局和官方通讯社拒绝说明张三就是李四,“谷开来”就是“薄谷开来”。中国当局对谷开来的庭审就是在这样的名不正而言不顺的情况下开场,收场,并将“择日宣判”。

*官方权威通讯社制造笑话*

在其他国家任何一个开设新闻写作课的大学和中学,甚至在当今中国开设新闻写作课的大学和中学,新闻写作行文严禁给读者制造谜语是一个最最基本的要求。

然而,新华社的新闻却一举给全世界制造了一对笑话般的谜语:“谷开来”原因不明地变成了“薄谷开来”;在重庆死于非命的英国商人“Neil Heywood尼尔•海伍德”原因不明地变成了“尼尔•伍德”。

“尼尔•海伍德”如此没有理由地变成“尼尔•伍德”也同样给中国当局造成严重的法律问题,相当于张三杀了李四,但法院判定张三犯了杀人罪,因为他杀了王五;与此同时,法院或政府并没有向公众陈述并证明李四就是王五。

面对世界媒体和中国公众的持续的不解和疑问,官方的新华社在谷来开故意杀人案庭审结束的第二天,也就是8月10日发表长篇报导,题目是“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庭审纪实”。

新华社的最新报导对“谷开来”和“薄谷开来”的关系终于做出了这样的一番简单到极点的解释:

“被告人薄谷开来,曾用名谷开来......”。

*大串谜语,大串奇怪*

然而,新华社的这番解释又形成另外一大串让世界媒体和中国公众感到奇怪的谜语:

1)谷开来何时以及为什么要如此修改自己的名字?

2)妻子将丈夫的姓氏加在自己的姓名之前,这是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以来不再在中国大陆流行的做法;而2001年中国实行的新婚姻法第十四条规定“夫妻双方都有各用自己姓名的权利”。是什么原因导致谷开来放弃自己的这种姓名权?

3)海外广泛传闻“谷开来”之所以变成“薄谷开来”,是因为她获得了新加坡国籍,“薄谷开来”是她的新加坡护照上的正式姓名。这种传闻是否真实?

4)这种传闻假如是真实的,为什么庭审“薄谷开来”期间,新加坡外交官没有出席庭审旁听?

5)谷开来/薄谷来开还是不是中国公民?假如是,为什么一个中国公民在中国受审,要用她的外国名?

6)假如说,谷开来还是中国公民,同时也是新加坡公民,那么,这是否表明中国政府是否现在已经放弃了长久以来不许自己的公民拥有双重国籍的政策?是否在双重国籍的问题上对谷开来或其他中共及其政府权贵家族网开一面?

面对世界媒体和中国公众一连串的疑问,中国官方和官方权威通讯社新华社依然保持着耐人寻味的沉默,令人不禁怀疑中国官方是否在试图掩盖什么。

在新华社大讲“薄谷开来”和“尼尔•伍德”的同时,海外媒体,世界媒体压倒优势的说法依然是“谷开来”、“尼尔•海伍德”。

顺便说一句,新华社最新的报导对“海伍德”变成“伍德”没有任何解释。按照新华社自己编写的外国人名翻译词典,英语人名Heywood的正确译音是“海伍德”而不是“伍德”。

审理一个全世界瞩目的大案,中国当局可以把关键涉案人员的姓名弄得如此乱七八糟,莫衷一是,真假莫辨,这种奇景显然比大白兔穿背心口中念念有词掏怀表看怀表还离奇。

*奇怪的含含糊糊*

中国官方对谷开来故意杀人案及其关联案件的审判疑点多多,而官方权威通讯社新华社的最新报导造成了更多、更大的疑点。其中最为引人注意的怪异疑点是新华社对谷开来杀人动机的陈述:

“薄谷开来供述,她和儿子薄某某同尼尔•伍德结识后,她曾介绍尼尔•伍德参与一公司的中介代理以及参与一土地项目的前期策划(实际未开发),后尼尔•伍德因索要报酬等问题,与她及其儿子薄某某产生矛盾,并对薄某某进行人身威胁。

“公诉人当庭出示的尼尔•伍德和薄某某的多封往来电子邮件显示,双方矛盾因上述纠纷导致逐步激化。

“公诉人当庭出示的证据显示,薄谷开来获悉这些情况后,认为尼尔•伍德已威胁到其子人身安全,决意将其杀死。

“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的薄谷开来供述称:‘在我看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威胁了,而是正在发生的事实,我必须拼死制止尼尔•伍德的疯狂。’”

在4月10日,新华社曾报导说:“据调查,薄谷开来(薄熙来同志妻子)及其子同尼尔•伍德过去关系良好,后因经济利益问题产生矛盾并不断激化。”

新华社在今年4月卖了“经济利益问题”的关子,让人们顿时好奇谷开来、薄瓜瓜母子到底是为了什么样的、多大的“经济利益问题”发生你死我活的矛盾。

然而,四个月过后,在吊起了世界媒体和中国公众的胃口之后,新华社的最新报导却对那所谓的“经济利益问题”吞吞吐吐遮遮掩掩起来,让人无从知道谷开来到底为了多少钱而对海伍德起了杀心。

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记者基斯•里奇伯格根据采访旁听谷开来案庭审的一个人写出的报导是,谷开来和儿子薄瓜瓜跟海伍德发生了价值两千万美元的经济利益问题。

对这样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中国官方和官方权威通讯社新华社选择讳莫如深,可谓当今中国又一大怪,令观察当今中国的人不禁要像爱丽丝高叫“太怪了,太怪了,curiouser and curiouser”。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