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新闻,尤其是中国的政治新闻越来越像富有娱乐性的戏剧、喜剧、悲喜剧、闹剧,这是追踪当今中国政治新闻的许多记者和读者的共同看法。近两天来从中国传出的政治新闻或传闻,似乎是再次强化了这种看法。

*令计划的变化*

说起娱乐性,中国执政党共产党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前主任令计划的姓名,在中国可谓很是别致。中国大陆一度长期全面实行命令经济、计划经济。与此相关,中国还有一种长期流行的说法,叫做“计划赶不上变化”。

如今,中国官方权威通讯社新华社日前发布消息说,中共中央决定令计划不再兼任很有权力的中央办公厅主任一职,转而兼任中央统战部部长。

这一消息传出,顿时使追踪当今中国政治新闻的专业和业余观察家们兴奋起来,使“计划赶不上变化”获得了一种新的意义,也使“令计划职务变化”成了一种颇有娱乐性的绕口令。

让专业和业余观察家们感到兴奋的是,在政治很不透明的中国,令计划的职务变化在他们看来很可能可以显示/预示/暗示中国政治、尤其是中国最高层政治的最新动态。

然而,至少就目前而言,专业和业余观察家们还难以十拿九稳地确定令计划职务变化,到底是意味着他的官运的上升、下跌、还是不上也不下的横移。

中国政治新闻的戏剧、喜剧、悲喜剧、闹剧性、娱乐性由此而来。世界媒体报道中国政治新闻的挑战性、风险性也由此而来,因为世界媒体的新闻报道弄不好也会成为笑柄。

幸也不幸的是,接受中共控制的中国大陆的新闻媒体没有这种麻烦,不必应对这种挑战或风险,因为他们必须奉命回避进行任何这类的报道或评论。中国大陆新闻媒体虽然由此省却了麻烦,也由此失去了通过挖掘新闻、寓教于乐而增加收入的好机会。

*缘何令计划令人感兴趣*

中国媒体不能就地取材、驾轻就熟、现蒸热卖进行报道的题材,一般总是会成为世界媒体进行拾遗补缺报道的热题。在中共18大即将举行、也就是10年一度的中共最高领导班子更迭即将发生之际,国际媒体对中共最高领导层的座次安排给予额外的特别关注。

此时此刻,被普遍认为是很有实权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职位换人,当然是重大的中国政治新闻,尤其是被换掉的人是令计划。据认为,他是即将卸任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亲信。

这样的一个人在这样的时候被从这样的一个重要位置上调开,到底意味着什么?

面对这种具有高度娱乐性、挑战性和风险性的中国政治新闻,日本主要报纸《每日新闻》驻北京记者成泽健一发出的报道,非常清晰地展示出世界媒体记者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成泽健一的题目是:

“中国:胡主席的亲信令氏就任中共(统战部)部长 / 入政治局是否有戏?”

报道说:

“被认为是中国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亲信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现年55岁)一直是中共领导层成员,如今他转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引起不同的揣测评价。香港《星岛日报》的分析是,这是他高升,‘由胡氏背后的助手走上政治前台。’也有观察家认为,他就任一个比预想的要低的职位,显示他在今秋的党代会上进入(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中央)政治局的可能性有些玄了。

“令计划在胡锦涛担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最高领导期间是胡的部下,在2007年秋天,也就是胡锦涛组成第二届领导班子的时候成为中央办公厅主任。据信胡锦涛有意将令计划从中共中央委员提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以便在卸任之后继续对中共最高领导层发挥影响力。也有人猜测令计划将担任负责人事安排的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

*令计划的坏消息传来*

以上是日本主要报纸《每日新闻》网站9月2日日本时间晚间发表的该报驻北京记者成泽健一的报道。

从该报道来看,如今对令计划来说,那些美好的猜测好像变成了水中月一样虚幻的东西,但好像也不一定是虚幻,令计划在今秋中共十八大上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或许还有戏。

时隔不到一天,形势突转。就在人们对令计划的仕途和中国政治最新动态感到亦真亦幻、扑朔迷离之际,世界媒体再传出有关令计划的非常耸人听闻的的政治新闻和坏消息。

这种政治新闻在任何其它国家都可算作标准的娱乐性新闻。但这种娱乐新闻也很有残酷之嫌,因为其中牵涉到有人死于非命。世界媒体有关报道的标题、副标题或导语就很清楚地显明了这一点。

香港英文南华早报的标题是:“掩盖一场车祸如何导致胡锦涛的高级助手的仕途受到威胁”;副标题是:“花花公子般的儿子死于撞烂的黑色法拉利,这一丑闻大有可能让胡锦涛的盟友令计划的仕途在中共十八大之前夭折。”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报道中国新闻的世界媒体的难处---从中国传出的新闻常常是令人哭笑不得,让人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左右为难,进退失据,动辄得咎,哭笑之间的分寸极难把握。

*残酷新闻,哭笑不得*

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记者马克•麦克唐纳星期三发表的博文,从标题到博文内容,再到博文插入内容,都完美地展示出这种哭笑之间的分寸极难把握的微妙状况。

麦克唐纳的博文首先有一个很有文字游戏味道的标题:“在中国,一辆法拉利撞毁,导致中共车体凹陷(In China, a Ferrari Crashes and the Party Is Dented)”。

接下来,麦克唐纳引用了《南华早报》的令人不能不怦然心跳的报道,其中包括令计划的儿子令谷今年3月中旬驾驶一辆价值接近600万元人民币的超豪华车法拉利在北京街道上撞车身亡,车里还有两个年轻女子,“其中一个赤身裸体,一个半裸”;两女子一个是维吾尔人,一个是西藏人,两女子都身受重伤。

麦克唐纳的博文把事情说到这一步,自然使许多读者,尤其是自己有孩子的读者,尤其是那些自己的孩子也在学开车、或强烈要求开车的读者心情难免沉重起来。

大概是为了缓解读者的这种可能的沉重心情,《纽约时报》的编辑或记者在博文中插入目前居住在北京的投资人和中国问题评论家利明彰(Bill Bishop)通过推特发表的让人哭笑不得、但偏向于令人发笑的评论:

“(《南华早报》这篇报道当中的)西藏和维吾尔族女人在法拉利车里的这部分听起来好像是蓄意炒作,目的是给当事人造成最大的声誉损害。在这个细节问题上,把我算作怀疑派吧。”

顺便在这里说一句,利明彰的推特网名很是别致:“@niubi”。

*旧闻变新闻,添新意*

令计划的儿子令谷据信在今年3月18日驾驶法拉利超豪华轿车在北京街道上撞车身亡如今成为国际新闻。但这一新闻其实是旧闻。它之所以格外引人注目,是因为这新闻或旧闻从一开始就受到中国官方的严密封锁,从而使它平添了重重的神秘性。

3月18日,正是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被免除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的消息传出不久。在北京的气氛非常紧张之际,北京街道发生神秘的法拉利撞车事故、中国警察和中国新闻管制部门展示出一系列异动,导致北京发生所谓支持薄熙来的未遂政变的谣传四下扩散。

如今,政变已经被证实确无其事,但3月18日的北京显然确实是出现了对中国政治很有影响的事件。

按照路透社、《南华早报》等世界媒体的说法,3月18日,令计划的儿子令谷驾驶法拉利超豪华车发生撞车事故,令谷当场身亡;中国警方,中国政府有关部门立即按照令计划的愿望或要求采取紧急行动,试图掩盖事故真相以及死者的真实身份;令计划的这种做法在中共和中国政府内部招致强烈反弹和批评,其中包括中共前总书记、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强烈批评,最终导致令计划被贬职,晋升中共中央政治局无望,也导致现任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卸任之后继续保持对中共领导班子影响力的计划受挫。

*不解之谜,无穷无尽*

即使是事过境迁之后,3月18日的那场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迷雾重重。用路透社记者Benjamin Kang Lim和储百亮(Chris Buckley)的话说就是:

“那场车祸的细节依然包裹在迷雾之中,据信牵涉令计划的儿子。中国国营媒体在这个周末说,令计划被免除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的职务。

“在今年3月,(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报道说,网上有关那场车祸的信息都被删除。这一报道引起了公众的兴趣。

“人们由此怀疑死者的身份,网络上有关的议论蜂拥而至。但中国政府的网络管制当局删除了所有提到那场车祸的微博,并屏蔽了有关‘法拉利’、‘小令’和‘令太子’的搜索结果”。

当今中国政治可谓迷雾重重,不解之谜无穷无尽。中国当局为什么要屏蔽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搜索“法拉利”、“小令”和“令太子”的搜索结果?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从什么时候以及为什么变成了“薄谷开来”?

薄谷的刚刚20岁出头儿子薄瓜瓜为什么可以动辄许诺给人两千万美元?薄熙来是否有试图掩盖官方所说的妻子杀人的行为?薄熙来及其家人是否有来源不明的资产?薄谷是否涉嫌从事非法国际金融交易?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上层、中层、下层官员总共有几个人是清廉的?在当今中国的政治大环境中,执政党或政府官员是否可能做到决绝对清廉或大致清廉?

这一系列还可以继续罗列下去的不解之谜在外国人听来说来,或许很有娱乐价值,很好笑。但对身在中国、必须忍受中国当今政治种种弊端的中国人来说,大概就是哭笑不得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