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透明的掩盖


济南中级法院外面,一位记者观看关于庭审薄熙来的微博

济南中级法院外面,一位记者观看关于庭审薄熙来的微博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控制的新闻媒体继续大力宣传对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一度大有可能进入中共最高领导层的薄熙来的庭审体现了中国的法治公开、透明,并宣传中国的法治及其公开透明的前所未有的历史性令世界媒体感到意外和惊讶。

与此同时,众多的中国网民和世界媒体则普遍抱怨或指出,中共当局对薄熙来的审判再度活生生地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离法治依然相距甚远,而中国当局的所谓公开和透明只是自拉自唱的闹剧或笑话。

*离法治依然相距甚远*

批评当今中国离法治依然相距甚远的人指出,薄熙来案审理当中,薄熙来的许多罪证来自中国执政党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而中纪委并不是一个司法机关,而是一个执政党内部的纪律检查机关。

执政党的内部机关可以任意剥夺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对该公民进行法外羁押,法外审讯,这本身就是一种严重的违法、非法行为。在任何一个法治上轨道的国家,这种做法会导致从事这种非法犯罪活动的人入狱,从事这种非法犯罪活动的组织或政党将被取缔。

然而,批评者指出,在当今中国,执政的中共却将这种法外羁押和审讯得来的结果正式作为罪证提出,而中国的法院毫不迟疑、毫无疑问地接受这种非法羁押和审讯得来的所谓罪证,从而使中国当局竭力宣传的法治或法治的重大进步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另外,也有许多批评者指出,中国当局宣称对薄熙来的庭审是公开审判,但中共却严令禁止中国媒体进行自由的报道或评论,中国主流媒体有关的报道和评论必须在当局规定的宣传口径之内,当局也不准许真正的公众旁听,不准许外国媒体目击庭审,这一切也使中国当局竭力宣传的法治或法治的重大进步成为笑话。

*透明性的烟幕弹*

中共当局通过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对薄熙来连续五天的庭审,庭审部分记录通过微博发布,成为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的重要看点,也成为中共当局所宣传的法治和透明性的重头戏。

然而,许多批评者指出,中国当局当初作出这种所谓的透明性决策的本意,无非是用透明性作为烟幕弹,用透明性来搅浑水,让耸人听闻的奇闻吸引中国国内外的看客或观察家的眼球,从而掩盖薄熙来案所暴露出来的中共当局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些批评者指出的耸人听闻的奇闻包括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从非洲带回来的可以吃一个多月的名贵肉,薄熙来的前心腹王立军迷恋薄熙来妻子谷开来,谷开来一度把王立军的皮鞋拿回家让薄熙来上火,等等。

这些的批评者指出的薄熙来案所暴露出来的中共当局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则包括:

1)薄熙来家到底大致有多少来源不明财产?(中国公众普遍认为,中共当局说他只是贪了不到三千万显然是个笑话,是当局给薄熙来也是给中共众多的其他贪官打掩护,如今连许多村长的贪污都要超过甚至是大大超过这个数)

2)王立军为什么要跟薄熙来翻脸?(王立军多年来一直是薄熙来的心腹和打手、杀手;他本来是全力配合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搞谋杀,但后来又跟薄熙来耍计谋,保留谷开来和薄熙来的罪证,王立军是否是突然决定停止作恶、立地成佛,还是听到了来自上头的内部权力斗争的风声,决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3)当局如何竭力回避或掩盖薄践踏法律、践踏宪法、独断专行的罪行?(薄熙来治下的重庆当局以“唱红打黑”的名义贪赃枉法、抢夺民营企业家数亿百亿计的财产,实行酷刑都是有案可查,人证、物证、档案证堆积如山,甚至还有录像记录)

*透明性和政治的界限*

通过有史以来首次用微博发布庭审过程,中国当局宣传自己的透明性,司法公开性。

然而,美联社驻中国记者黄敬龄(Gillian Wong)8月27日从北京发出的一篇长篇分析报道,通过分析庭审记录不同版本的差异,展示出中国当局所谓的透明性和司法公开性的局限性或欺骗性:

“第一份原始的庭审记录提到薄熙来的一种说法,这就是他的上司告诉他要掩盖他的副手失踪。那份记录很快被另一份记录取代。后来的那份记录既没有提到薄熙来的说法,也没有提到薄熙来的中共上司。”

“在公诉人指控薄熙来的经济和滥用权力问题的时候,北京乐于让薄熙来把重庆市前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称做撒谎的人,或说他的妻子发了疯。但当局对庭审纪律的删减显示,中共领导层是多么一心一意地掩藏自己插手司法。”

(注:王立军被薄熙来解除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职务,成为重庆市主管文教的副市长,几天之后,他在2012年2月6日逃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有关消息通过微博传开之后,重庆市通过中国官方权威的新华网官方微博发布假消息说,“据悉,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这一弥天大谎成为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至今津津乐道的笑话。济南中院先发布后隐藏的庭审记录显示了薄熙来在法庭上表示,那份成为世界笑话的消息发布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的上司,也就是中共最高领导层的作品。)

跟许多世界媒体记者一样,黄敬龄也从更大的方面指出了中国当局在法治的问题上言行不一:

“即使是济南中院公布薄熙来庭审细节的时候,人们也有强硬的理由怀疑这种做法会在中国带来更大程度的公开性,或给中共控制的司法体系带来公平性。中国当局近来一直在对网络言论和公民社会进行镇压,拘捕揭露贪污腐败问题的记者,逮捕一些敦促官员公布个人财产的网络作家和维权人士。”

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在8月26日发表记者黄安伟(Edward Wong)和安思乔(Jonathan Ansfield)的报道,则是这样展示了庭审薄熙来和庭审记录的局限性或表演性:

“通过互联网公布的庭审记录显示了薄熙来痛斥指控他的人,但他的发言都是在中共规定的界限之内。一位前反贪部门的官员说,‘他一直避免牵连(中共)其他领导人,也避免指控他们犯有同样的罪行;我们知道他可以这么做,但他知道不能逾越那条界线。’”

*权力斗争的危险火种*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竭尽全力试图导演好对薄熙来的表演性审判,而薄熙来也或多或少地配合了中共当局的这种表演。

尽管如此,日本主要报纸《读卖新闻》8月27日发表社论,对这种审判表演失控以及由此而来的对全世界、对日本的影响表示了担忧。《读卖新闻》社论的题目是:

“薄熙来被告公判 中国权力斗争的危险的火种。”

社论说: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巩固权力基础之后,回避不了对这个问题的决策。这个问题就是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的事件。在山东省进行的公审以被告薄熙来全面否认被控罪行、跟习近平政权摆开正面对决的姿态而告终。”

“习近平政权强调消灭腐败,因此将被告薄熙来作为腐败的象征而定罪大概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在实行一党独裁的中国,司法也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对薄熙来的一审公审,就是在习近平领导班子上台之后,在有中共长老参加的夏季重要会议完结之后定下来的。”

“被告薄熙来怕是重刑难免。但是,无论对他的量刑是过轻还是过重,都有可能招致人们对习近平政权的批判。…习近平政权的应对失误,必将导致权力斗争的激化。”

“中国政治发生混乱,将给世界经济带来重大影响。为了回避国民的不满,增强国民的向心力,习近平政权也有可能强化对日本的高压外交。因此,必须注视中国当局对薄熙来审判的结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