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习总耄情结


“习总”是当今中国唯一的、不容竞争、不容挑战、据称要执政至少一万年的执政党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的简称。这个简称一般是中性的。但在中国官方媒体那里,“习总”则带有明显的褒义,敬意。

耄(音读“冒”,训读“老毛”),则是中国网民给中共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取的绰号。毛泽东生前多次给中国带来大灾难,大动乱。连中共官方也承认,毛泽东临死前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中国人民是“大浩劫”。因此,中国公众或网民口中或笔下的“耄”带有明显的贬义、鄙视、憎恶。

*“习总”与“耄”*

毛泽东生前给中国人带来一连串的灾难,其中包括把给中共提意见的知识分子一网打尽的“反右运动” ,制造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导致几千万中国人饿死的人造大饥荒。

毛泽东造成的灾难连中共最新领导人习近平家都难以幸免。毛泽东在1960年代以“利用小说进行反党”这种人类文明史上最奇异的罪名差一点把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活活整死,尽管习仲勋一辈子没写过小说,也从没有过写小说的打算,至死都是一个忠诚的中共党员。

毛泽东给中国人、甚至是给习近平的家人带来如此重大的危害和灾难,习近平对毛泽东却情有独钟,敬拜有加。习不但将毛的话语挂在口头上,而且还明确地、坚决地表示,不能否定毛泽东统治中国的那段历史,其中包括“文革”浩劫在内的那段历史,要坚持毛泽东所提倡的路线。因此,上台接近一年的习近平让中国国内外的许多观察家感到失望。

于是,在中国民间,“习总”与“耄”就越来越紧密地被联系在一起。

*习近平与毛泽东(1)*

习近平对如此这般的毛泽东如此维护和迷恋,甚至是反复到毛泽东的老家湖南韶山“朝圣”,这种现象让太多的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和中国人感到匪夷所思,困惑不解,甚至是令人不齿,以至于通常对世界舆论和中国民间舆论不理、不睬、不在意的中共宣传机关显然也觉得有必要对中国公众和世界舆论进行一番解释、辩解、解惑、辩护、解说、说明、引导、正名、证明。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人民网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早在2011年3月,也就是在习近平登上“大位”之前曾经发表一篇署名文章,题目是,“习近平‘三上韶山’传递啥信息?”

习近平反复到韶山朝拜究竟是要向全中国和全世界传递什么信息?“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文章显然提供了中共官方非常有趣也非常富有参考价值的说法。

习近平对毛泽东的迷恋无疑是一种奇异的政治现象和文学现象,而“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文章无疑也是奇葩级的文章。两者都可圈可点,可惊可叹,是有志于心理学、政治学、社会学和文学研究、文学创作的人绝好的研究和创作素材。

与此同时,习近平与毛泽东的特殊关系也成为世界媒体看中国的一个重要看点。

*习近平与毛泽东(2)*

习近平与许多中国人眼中的大独裁者和历史罪人毛泽东的精神亲缘关系,在许多观察家和世界媒体那里已经成为定论。

日前,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裴杰(Jeremy Page)发表一篇长篇分析报道,题目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一边收紧对国家的控制,一边拥抱毛。”

中国问题专家约翰·加诺特日前则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发表长篇分析文章指出,虽然试图重新大力宣扬毛泽东路线的薄熙来倒台了,但毛泽东路线和对毛泽东路线的偏爱在习近平为首的中共高层依旧吃香,丝毫不受薄熙来倒台的影响。

加诺特的分析文章的题目也很富有文学色彩和政治意蕴:

“The East Is Still Red / 现在依然是东方红。”

(注:“东方红”是中共多年来宣传毛泽东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大救星”的革命歌曲。)

印度国际事务学院院长斯科里兰·乔里亚8月27日在印度报纸《亚洲时代》发表文章,也将薄熙来、习近平和毛泽东联系起来:

“中国共产党的反腐败运动通过对薄熙来的表演性审判展示出一种怪异的转折,令人不禁想起斯大林和毛泽东时代的大清洗。薄熙来先前是中国政坛明星,被控挪用公款,滥用职权。对薄熙来的起诉根本就不是维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或展示中国当局真正致力于铲除根深蒂固的贪污腐败文化,而只是一种政治报复,其特色是挑选打击对象。”

乔里亚在这里所谓的中共反腐运动的特色是挑选打击对象,显然是指,

1)有贪污问题的中共官员只是在被挑选上的时候才会受到打击,如跟薄熙来有同样问题的其他中共官员都可以安然无恙,继续贪腐;

2)即使是被挑上成为打击对象,打击内容也是有挑选的,如薄熙来仅仅被控告受贿两千万元人民币,中国公众普遍不相信薄熙来会如此清廉,仅仅受贿两千万;另外,中共当局对薄熙来家据信是数亿计的来源不明财产秘而不宣,避而不谈,因为中共官员普遍有大宗来源不明财产的问题。

*希望习是毛派*

鉴于在许多观察家的眼中,习近平已经跟毛泽东密不可分,在日本出版的网络英文外交事务杂志《外交家》的副编辑扎克里·凯克在评论习近平和毛泽东的时候干脆玩起了“反弹琵琶”的技法。

凯克在8月28日发表文章,题目是“让我们都来希望习近平是一个毛主义者吧。”

文章首先指出,在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因涉嫌贪污受贿、滥用职权受审前后的几个星期里,《华尔街日报》、《外交事务》杂志等国际媒体都不约而同地指出了习近平的毛泽东倾向,而由于毛泽东生前给中国带来大灾难,习的毛倾向自然也引起了人们的警觉和惊恐。

接下来,凯克就开始玩起“反弹琵琶” 的文字游戏。他正话反说,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皮里阳秋,讽刺挖苦,谐谑调侃,真假莫辨:

“毛泽东确实是残酷无情,但他也能残酷无情地雷厉风行,在统治中国期间多次以惊人的速度改造了中国。当然,毛对中国的改造就算不是彻头彻尾地充满恶意,也常常是无法无天,毫无章法。但毛的权力跟所有的权力一样是客观的,即权力可以用来行善或作恶。

“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对毛泽东情有独钟或许不完全是一件坏事。当然,没有人希望任何一个人像毛泽东一样获取绝对权力。邓小平以及中共的八老试图防止任何一个人获得跟毛泽东一样大的权力,这是不错的。但由于这种努力,现在看来习近平不大可能成为一个毛泽东那样的绝对独裁者了。”

*是好是坏天知道*

所谓的中共八老,是指没有被毛泽东整死、死在毛泽东之后的中共八个元老,即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彭真,杨尚昆,薄一波,王震,邓颖超。

在毛泽东死后,在中共老人耳提面命的指引下,中共最高层实行所谓的“集体领导”,不再让第一把手像毛泽东一样可以大权独揽。

然而,如今中共党内无人可以绝对大权独揽,是好事(至少是暂时不再会发生中共党魁以“用小说进行反党”之类的奇妙罪名把中共高级干部往死里整的怪事),也是坏事。

所谓的坏事,就是中共最高领导层成员谁也不能完全大全独揽,谁也不能完全制服谁。于是,他们便各拉山头和人马,建立自己的势力圈,既得利益集团坐大。

这种现象给《外交家》杂志的编辑凯克提供了“反弹琵琶”文章的主旋律。凯克文章最后的两段是:

“习近平的反贪污运动可能不会走到文化大革命那一步,但看来发动文革的基本原则思路是适用的。中共最高层据信没有人跟贪污受贿完全能撇清干系。于是,反贪污运动就让习近平可以清除任何阻碍他实行经济改革的人。

“假如这是在中国建立可持续增长的经济模式所必需的,或许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不公平。”

像许多喜欢玩文字游戏的人一样,凯克直到最后也拒绝明确说明,习近平得到这样的绝对权力究竟是好是还是坏事?通过这样的绝对权力而推行的所谓的经济改革究竟是否会成功?即使获得了成功,那样的经济改革成果到底会是一种什么玩意儿?

习近平如此得来的经济改革到底会有利于谁,这对中国公众来说恐怕已经没有悬念。中共早些时候提倡“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中国公众现在普遍抱怨,中共的权贵以中国公众利益为代价自己先富起来。而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已经禁止中国媒体报道或评论“权贵资本主义。”

说到文字游戏,凯克在文章最后以省略号为先导、似乎是欲言又止的“只是不公平”的说法可谓极尽幽默之能事,相当于被大灰狼咬住的小白兔说:“被大灰狼吃掉也算三生有幸,就是皮肤感觉有点怪。”或者,相当于中国民间流行的一种幽默说法:“吃泡屎不要紧,味不对。”

*习高度评价毛*

网络外交事务杂志《外交家》的总部设在日本,编辑和撰稿人大都是母语为英语的人,因此,像它的副编辑扎克里·凯克这样的英式幽默文笔是常见的。

与此同时,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之一《产经新闻》记者矢板明夫8月11日发表一篇“中国网络观察”,在谈到习近平跟毛泽东的精神亲缘关系时则是完全一本正经,不苟言笑:

“文化大革命(文革)是从1966年到1976年席卷全中国的政治运动。在文革中,一位红卫兵将母亲在跟家人私下交谈时批判毛泽东的话告密给当局,母亲随后被处死。这位前红卫兵最近表示忏悔,在中国互联网上成为热题。许多中国网民在主张改革的‘天涯社区’等网站上发帖表示,‘决不能再回到那样的疯狂时代。’观察家们认为,这些网络言论是对高度评价毛泽东、推行保守路线的习近平领导班子的抨击。”

“不断有老红卫兵出来表示反省道歉的背景是,去年11月上台的习近平政权模仿毛泽东的政治手法,展开反腐败、反浪费之类的政治运动,令人们感到恐惧。那些老红卫兵看来是希望通过公开自己的罪过,力图阻止历史的悲剧重演。但是,对这种忏悔,中国互联网上也有保守派提出批判说,‘明明是自己做了坏事,却归咎于时代。’”

*习否定普世价值观*

习近平上台以来,在言论也做法上越来越像毛泽东。这种现象受到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的密切关注。

法国工商新闻报纸《回声报》9月4日发表记者加布里尔·格雷斯庸和扬·卢梭的最新情况通报:

“我们好几个星期以来就知道,8月19日,中国召开了一次宣传部门主管会议,习近平到会发表讲话。但习近平到底具体说了什么话一直没有透露出来。但今天早上,香港英文《南华早报》报道,习近平的话强硬得令人不寒而栗。报道说,习近平号召建立一支大军‘占领新媒体阵地。’

“他也要求展开一场战争,通过‘联合一切知识分子’控制公众舆论。这种说法令人想起毛泽东时代。习近平还批评有人散布‘来自西方的普世价值观’ ,因为‘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普世价值观。’在习近平发表这种讲话之际,中国的大学已经禁止传授这些观念。习近平最后还号召重新‘净化意识形态,’….中国的媒体空间本来就已经控制严密,如今看来将被接管。”

香港英文《南华早报》9月4日发表记者Cary Huang and Keith Zhai的报道说:

“中国国营电视台一位资深记者表示,‘(习近平)的说法是继续毛泽东时代的做法,要把知识分子跟公众分开。’中国媒体的另一位消息来源则表示,习近平在讲话中也突出强调要禁止媒体散播‘西方普世价值观,’因为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普世价值这样的东西。’”

《南华早报》常常在报道中共高层政治动向方面领先。但在习近平刻意模仿毛泽东、宣布与“普世价值”为敌的问题上,中共官方报纸《北京日报》显然抢先了一步,在《南华早报》的最新报道发表之前就发表措辞强硬的评论,誓言不能为“普世价值”提供空间和方便。

*中国民间对习的挑战*

习近平及其领导下的中共宣传部门如今已经“亮剑”,公开誓言与普世价值为敌。

对习近平当局的这种追随毛泽东、开历史倒车的做法,中国民间出现一种调侃性的挑战,这就是既然习近平及其宣传部门不承认普世价值,认为普世价值观是西方敌对势力谋害中国的一种手段,那么,为什么不公开宣布退出中国政府在毛泽东死后签署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儿童权利公约”等一系列代表普世价值观的国际公约?

到目前为止,习近平当局还没对中国民间的这种调侃和挑战作出回应。


Links: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