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新年的气象


南方周末经改写的新年献辞图片(罗昌平微博图片)

南方周末经改写的新年献辞图片(罗昌平微博图片)

“新年新气象”的说法可谓一种跨国界、跨民族、跨时代的普遍期望,也可以说是一种鲜有新鲜感的俗套话。

然而,进入2013年,中国大陆发生的涉及中国国内和世界媒体的两件事,却让喜欢玩弄所谓的“历史辩证法”的人获得了一系列新鲜生动的实例,可以展示辩证法的威武、精巧、诡异、滑稽。

*南方周末新年献词风波*

新年元旦假期还没有过去,成千上万的中国网民就忙起来,忙于纷纷议论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风波。

南方周末是广州的南方报系当中一家很受中国读者欢迎的刊物。过去十几年来,南方周末发表的新年献词以其优美的文辞、四射的激情、振奋人心的希望而著称,成为许多读者诵读再三、甚至过去多年之后还要再找出来重读的好文章。

然而,今年该刊拟议发表的呼吁中国大陆真正实行宪政民主的新年献辞在还没有发表的时候被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广东省委宣传部的一个没有透露姓名的官员修改。

于是,平地起风波。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修改,成为中国网民众说纷纭、义愤填膺的话题。



中共宣传部门及其官员一向认为在中国大陆出版的刊物都应当服从其管辖。在过去,中共中央或地方官员直接给其控制下的报刊写报道、写社论、写新年献辞之类,或者修改报纸的报道、社论、新年献辞,也历来是顺理成章,毫无争议,毋庸置疑。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于是乎,现在中共广东宣传部门的官员在2013年到来的时候直接插手南方周末新年献词的撰写,就被众多中国网民以及媒体人认为是难以容忍的当局蛮横干预新闻媒体的倒退、倒行逆施的行为。

*风波之后,余波荡漾*

然而,中国著名的新媒体研究学者胡泳则从历史辩证法的角度提出了一种宏观的看法,认为南方周末新年献词风波所反映出来的不是中国的退步,而是中国的进步。胡泳通过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提出的观点是:

“在延安的时候,毛泽东号召领导人都要写社论。此后,他不仅身体力行写评论、按语,还操刀写新闻。与之相比,今天一个区区尺度先生改改地方报纸的新年献词就闹出如此轩然大波,不得不承认中国还是有进步的。”

(注:延安,是中共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之前闹革命的根据地;毛泽东,中共已故的领导人,中共官方正式出版的《毛泽东选集》当中收有许多篇毛泽东为中国报纸撰写的社论、评论、新闻报道;尺度先生,中国网民送给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那位修改南方周末新年献辞的官员的绰号。)

顺便说一句,在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中共宣传部门强行修改的消息传出之后,献词的原版在中国网络间四处流传。与此同时,中国一些自由派媒体人纷纷自告奋勇、毛遂自荐,发表更大胆的新年献词。

这一切显然都是中共广东省宣传部不愿意看到的。在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中共宣传部门强行修改成为中国官方媒体不能报道的新闻事件之后,中国互联网微博上四处流传这样一则“小道消息”:

“据听说:(中共)广东省宣(传部)正电话通知省内各媒体负责人,对微博上转发庹事的媒体人逐一点名,要求不得再发言和转发,并删除已发微博。”(注:庹事,即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尺度先生”修改之事。)

截至目前,中国的网民依然在等待中国官方对这一小道消息辟谣。

*《纽约时报》记者被迫离境*

在南方周末新年献词风波爆出的前一天,世界媒体纷纷报道另一个风波,即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驻中国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因为申请记者签证延期未获批准而不得不在2012年最后一天离开中国大陆。

法国主要报纸《世界报》的报道说法是:

“每年12月外国驻华记者签证续期,便是对其各自媒体是否得到中国当局待见的测试。跟中国外交部约见之后再约见公安部,然后就只能等待。”

在经过“等待戈多”一般的苦等之后,储百亮得不到签证续签不得不离境。《世界报》就此提出的解读是:这是北京发出的一个明确的信息,即《纽约时报》走得太远了。

《纽约时报》究竟在什么事情上走得太远了呢?《世界报》的报道提供了背景材料:

《纽约时报》记者张大卫(David Barboza)从去年10月25日到12月底发表三篇报道,详细讲述即将卸任的温家宝总理和中国中央银行前行长戴相龙的亲友10年前如何获得平安保险公司的折扣价的股票。当时平安公司大力游说,使它可以得到豁免,不受有可能对它不利的新规章的限制;当时温、戴家亲友花几千万美元购买的股票,现在价值几十亿美元。

*欲盖弥彰的辩证法*

非常有趣的是,在《纽约时报》记者储百亮被迫离开中国大陆之前的一天,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基斯-里奇博格还发表一篇长篇的报道,其标题和主题是中国当局近来在应对媒体时内外有别,对外谨慎,对内紧逼;对发表了当局所不喜的新闻的外媒只是采取封网措施,基本上对其记者不采取什么明显的动作。

例如,在过去的半年里,《纽约时报》和美国彭博通讯社分别发表的有关温家宝和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家人闷声发大财的报道让中国当局很是不愉快,但当局只是屏蔽了它们的网站,没有对其记者采取什么特别的措施。

里奇博格在报道中援引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教授展江的话说,中国当局之所以选择尽量少对外国记者下手,是因为担心由此反而将人们的注意力引向外国记者所报道的事情。

如今,《纽约时报》的储百亮被迫离境,一方面显示了中国当局大概没有像外界、像《华盛顿邮报》报道标题所说的那么谨慎(cautious),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展江教授的先见之明。

在中国当局拒绝给储百亮记者签证续期、使他不得不离开中国大陆之后,世界媒体的报道普遍将储百亮的离境跟中国当局显然是不想让人们知道的事情联系起来。例如,《日本经济新闻》有关《纽约时报》记者储百亮被迫离开中国大陆的报道:

“《纽约时报》表示,该报北京分社记者储百亮(45岁)记者签证得不到 续期,12月31日不得不与家属一起离开北京。该报在去年发表了温家宝总理家人大发横财的报道。储百亮虽然不是报道作者,但据信不给他签证续期是对《纽约时报》的报复。”

美国公共电台则报道说:

“《纽约时报》反复提出申请,要求给储百亮的记者签证续期。《纽约时报》说,储是澳大利亚公民,从2000年以来一直在中国从事新闻报道。他最近从路透社转到纽约时报。中国最近在《纽约时报》发表中国总理温家宝家人大发财的长篇报道之后,屏蔽了该报的网站。储百亮不是那篇报道的作者。在去年5月,为半岛卫星电视台工作的美国公民陈嘉韵被迫离开中国。据信那是14年来第一次出现的情况。这一切被认为是显示了中国当局对外国媒体采取日益强硬的立场。”

*中国影响力的辩证法*

中国当局将美国有影响力的报纸《纽约时报》记者驱离中国,无疑显示出中国当局的有力。但是,也有中国网民认为,中国当局的这种有力显示出中国当局的不自信,无力。例如:

“记者刘向南:储百亮先生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由于可以想见的原因,有关部门拒绝重新签发其工作证和居留证,本周一,他不得不携妻女离开北京。这件事被外媒广为报道,用词是遭中国「驱逐出境」。这种狭隘与不自信的作为,岂不让在纽约时代广场投放大国崛起形象广告的巨额花费又打了水漂?! ”(新浪微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