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与荒诞


习近平

习近平

观察当今中国,总是能让观察家们遇到种种现象,让他们感到自己陷入一种哭笑不得、十分纠结的伦理和理智困境,无论观察者是学者、记者,还是普通的关心国事、有思想的中国人。

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共目前正在推行的所谓“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运动,就是这种让观察者哭笑不得、深陷伦理和理智困境的现象。

*荒诞可笑又危险的批评*

以习总为首的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正在中国全面推行 “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运动。习近平为此多次高调发表讲话,并亲自挂帅筹划、发动、领导和参与运动。

在详细介绍、解说当下的中共“批评和自我批评”运动荒诞可笑又危险之前,不妨回顾一点历史。

中共在其90多年的历史上进行了大大小小、难以计数的 “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运动。

历史学者们指出,中共历次所谓的 “批评和自我批评”归根结底无非是让中共各级“干部和群众”彼此承认自己是坏蛋或混蛋,只有中共现任最高领袖及现任最高领袖的领导是光荣的,伟大的,而且是一贯英明正确的,坏事或错事都是领袖下面的人干的。

不用说,在一般理智正常、精神正常的人看来,这种“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运动是绝对荒诞可笑的。但在比较专业的观察者看来,这种运动也是危险的,甚至是有致命性的危险。

研究中共历史的学者指出,中共发动的历次“批评和自我批评”运动都是以残酷打击批评者而告终。例如,

---在1940年代,也就是中共延安时代,中共老党员王实味响应当时的中共领袖、也就是如今的中共领袖习近平十分崇敬的毛泽东的号召,对中共领导层提出了批评,结果是被用大刀砍头;后来中共承认王实味确实是不该砍头,但那已经是王实味身体和头颅被中共强行分离三四十年之后的事了,王实味的头已经找不回来了;

---在1950年代,毛泽东及其领导下的中共各地机关大力动员知识分子给中共提意见,以便帮助中共改进领导作风;毛泽东宣告要实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政策,许多知识分子相信了毛泽东的诚意,提出了意见;毛泽东随后发动“反右”运动,至少50万提意见的知识分子遭到延续几十年的残酷打击,被发配劳改,剥夺工资,家人也受到几十年的株连;在被批评是搞阴谋之后,毛泽东又表示他只是搞“阳谋”,目的是“引蛇出洞,”让毒草生长出来以方便彻底铲除;中共后来承认,“反右”运动的打击错误率至少是99%999,但“反右”运动依然是必要的;半个多世纪过去,中共至今坚持拒绝对所谓“右派”分子及其家属做出任何道歉,拒绝做出一分钱的赔偿,甚至拒绝补发“右派”分子一分钱的工资;

---在1960年代,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因批评毛泽东不懂经济瞎指挥,导致中国和世界历史上规模空前的人造大饥荒,造成几千万中国人饿死,毛泽东于是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将刘少奇整死;

---在2013年8月下旬,湖南网民杨盛显然是响应当今中共党魁习近平提出的“要容得下尖锐批评”的号召,以及响应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提出的要摒弃毛泽东一人独断专行的号召,发帖劝谏习近平不要学不得人心的毛泽东,结果杨盛第二天就被警察抓捕,其罪名是“公然侮辱国家主席”、“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中共的历史反复显示,中共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运动总是荒诞可笑又危险。就是这种荒诞可笑又危险的现象使观察家们深陷哭笑不得的伦理和理智困境。

一方面,中共所谓的“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说法和做法极其荒诞可笑,看上去比小孩子过家家可笑不知多少倍。另一方面,中共又能随时、随意翻脸、动辄让批评者丧失脑袋或丧失自由,从而让观察家们不由得感到自己以鉴赏的心情和眼光看他人陷入危险是不道德的。

这种荒诞可笑和危险的组合,让观察家又想笑又不能笑,哭笑不得,纠结不已,陷入一种困境,让观察家感到难以挣脱、摆脱、超越、回避、或无视。

来自中国国内外的各种迹象显示,迄今为止,看来全世界还没有一个观察家找到一种理想的途径可以超越观察当今中国时难免遇到的这种伦理和理智困境。

*习近平成笑柄(1)*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发动的这一次“批评和自我批评”运动与中共以往历次的同类运动一样,其最明显的特征或标志也同样是让中共各级干部在可控的范围和场合彼此承认,自己是坏蛋或混蛋,只有中共现任最高领袖及现任最高领袖的领导是光荣的,伟大的,而且是一贯英明正确的,坏事或错事都是领袖下面的人干的。

假如说,这一次习近平亲自发动和挂帅参与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运动与以往的同类或同名运动有什么重要差别,那么,一个最重要的差别大概就是,如今是互联网时代,社交媒体时代,自媒体时代,因此在中国公众眼中,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这次“批评和自我批评”运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荒诞可笑。

中共权威通讯机构社新华网报道说:

“9月23日至25日,滹沱河畔,翠屏山边。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教育实践活动联系省份河北,全程参加并指导省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习近平对河北省委常委班子的专题民主生活会十分关心,要求会议有真正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那么,在习近平亲自领导和挂帅监督下,中共河北省委都做了一些什么样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呢?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批评中共河北省秦皇岛市委书记田向利:“急于求成,急于证明自己,急于让领导认可;”

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长梁滨批评周本顺:“对干部工作投入的精力不够;”

河北省常务副省长杨崇勇批评周本顺:“希望(周)书记能够强力推进决策落实;”

周本顺批评中共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干事过于急躁,有时过于追求规模、声势和形式;”

赵勇批评周本顺:“对扶贫工作过问不够。”

在习近平如此亲自披挂上阵、亲自督阵之下,中共河北省委进行的这种批评和自我批评成为中国网民的笑料,习近平也由此成为大众笑料。

中国网民这种难以压抑、难以自制的笑声之大,显然连中国官方媒体和习近平本人也无法完全忽视或无视。

*习近平成笑柄(2)*

鉴于趋利避害是全人类乃至大多数高级动物(如猴子或狐狸)或低级动物(如蚯蚓或海蜇)的本能,鉴于中共已经三番五次地用“批评和自我批评”为由头对批评者实行残酷镇压或打击报复,中国公众和中共干部早就学乖了,学猾了。众所周知,在可能的情况下,没有人愿意被别人耍弄,被别人“引蛇出洞”打死打残,或当成“毒草”除掉。

因此,每每遇到中共发动“批评和自我批评”运动,许多中国人(其中包括中共所说的群众和干部)为了表示服从、服帖、对中共没有二心,或为了蒙混过关而自保,便向中共各级领导人提出“我对领导最大的意见是领导工作太拼命、太不注意爱惜自己的身体、不懂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之类的批评。

这种荒诞可笑的局面也导致许多政治学和文学研究者提出,自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至今,中国的这种政治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超大规模的荒诞剧;其演员是数以亿计的中国人,其总导演是中共最高领袖,其舞台是整个中国大陆,其中没有非荒诞特区。

习近平本人显然知道这种“批评和自我批评”令全中国和全世界感到荒诞可笑。从习近平发表的有关讲话和中国官方媒体所做的有关报道来看,习近平和中共当局显然是力图避免让习近平和他所领导的中共再度成为全中国和全世界的笑柄。

据中国官方权威媒体新华网的报道,习近平到河北亲自督阵,领导和参与中共河北省委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民主生活会。

习近平对中共河北省委说:

“我参加河北省委常委班子的民主生活会,可不是听你们讲莺歌燕舞的,要有真正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于是,在习近平的直接统帅监督下,中共河北省委成员做出了上述让全世界、全中国忍俊不禁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习近平做出了认真的努力,力争让全中国和全世界看到中共这一次“批评和自我批评”是真刀真枪、货真价实的,不是装模作样的荒诞剧。然而,习近平的一番努力显然只是使他本人、使中共河北省委以及中共政权显得更加荒诞可笑,让中国网民笑翻了天。

在当今中国,由于直接嘲讽或批评习近平及其领导下的中共政权依然有现实和当即的危险(clear and present danger,如杨盛以及其他许多例子所显示的),中国网民的嘲笑性评论只能是迂回曲折,大都不敢或不能直接提及习近平,但网民们的价值观和娱乐嘲笑对象清晰可辨。

这种娱乐嘲笑如今已经有两套版本,一套是现代的,一套是借古讽今的,其代表作如下:

“听说河北兴起批评与自我批评之风,领导们相互‘严厉’批评。对此我很不以为然,这事小学的时候就做过了。当时班主任叫同桌互相写对方的缺点与自己的缺点,由于那个年代同桌椅子是长凳连在一起的。所以我义愤填膺的写下:『小婷缺点:屁股太大,总是挤到我坐的面积。我的缺点:长(得)太帅,让小婷过于自卑。』”

“西门庆对武大郎说,我今天必须批评你,出门老是不关好门窗。武大郎委屈的说,大官人,我也提醒你一下,你来我家时,不要被隔壁的王婆看见好伐。潘金莲满脸娇羞,武大郎一本正经的批评,娘子,下次晒衣时,注意晾衣杆,高空坠物很危险滴。潘金莲说:死鬼,下次能再晚点回家么”

还有中国网民把习近平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图片并列贴出,算是一种评论。

观察家们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公众和网民如今将习近平与大多数中国人所强烈鄙视的金正恩相提并论,因为公众和网民认为习近平跟金正恩越看越相似,其相似之处包括:

1)习、金两人都肥胖,而且两人都喜欢炫耀自己喜爱体育运动;
2)习、金两人都是靠自己的老子而不是靠选民的选票当上了执政党和国家元首;
3)习、金两人都是不学无术、志大才疏,但又刚愎自用,无知无畏,除了老调的宣传和铁腕的镇压之外,治国的理念、思想和政绩乏善可陈。

对中国公众和网民所表达的这种对习近平不利的言论,中共当局已经采取了双管齐下的有力应对措施,这些措施包括大张旗鼓地直接抓捕言论者,以威慑、震慑、恐吓其他胆敢发表当局所不喜欢的言论的人(如抓捕湖南的杨盛);再就是防患于未然,尽力封锁或阻碍网民有关的言论。

如今,中国网民假如在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搜索“习胖”,便会立即得到一个富有中国特色的超荒诞可笑的告示: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习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这一告示,显然是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法律法规和政策如何荒诞的最生动形象的广告。

*前途未卜的认真批评*

观察家们普遍认为,迄今为止习近平上台以来的言行显示,他试图将中国拉回到中共最高领导人可以一统天下、说一不二、万众仰从的毛泽东时代。

然而,中国网民对习近平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运动的评论,显示了如今的中国毕竟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要将2013年的中国拉回到1976年之前不是非常容易。

那些嘲讽性的评论在毛泽东时代人们不敢发表,无处发表。现在却有不少人敢于发表,而且也能发表,发表了之后又能广泛流传。

这种局面,导致一些中国一波又一波的网民禁不住跃跃欲试,虽然明知中共的所谓“批评和自我批评”并不是要真心实意要接受批评、承担责任,但还是忍不住提出认真、半认真、或调侃式的、可能给他们招来切身危险的批评。

有网民对中共统治下的所谓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及其运作提出批评:

“河北去年春晚请大腕花费330万,有关领导自我批评说是浪费了!想请教的是,宣传部花的是不是纳税人的钱,既然是,为什么不经人大审批?如果经过了,人大为什么不去监督,而任其浪费?如果人大只起到图章的作用,那纳税人养活人大起什么作用呢?”

有人对中共垄断权力、不准许反对党存在提出批评:

“事实上反对党就是最好的监督机构,包脓养疮是任何团体和个人的本能。批评与自我批评方式,填补了没有反对党的纠错机制,但自从‘统一思想’的歪理出来后,批评与自我批评迅速演变为表扬与自我表扬,结果自然是你好我好,满园长草,河北省委的民主生活会,能否脚踏实地,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执政者的明天。”

还有人对习近平所主导的中共河北省委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言不及义、回避公众强烈关心的司法正义问题提出批评:

“17年前,一个叫聂树斌的说自己没杀人但被判死刑并执行了;后来,出现了一个叫王书金的坚持说被杀的人是自己杀的,交代的细节和警方查证的证据高度吻合,但检方坚决认为人不是他杀的。河北,今天刚刚批评与自我批评过,明天(9月27日)怎么判?”

观察家指出,上述这些认真的批评意见都是前途未卜的,提出上述意见的人甚至有可能让自己陷入牢狱之灾。

按照中国现行的法律和法规,按照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最新的司法解释,上述言论可以轻而易举地归类于涉嫌“寻衅滋事”、“诽谤损害国家形象”、甚至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可以顺理成章地“依法”予以拘捕和定罪判刑。

当然,是否入罪,定多重的罪,可以由中共最高当局和中共地方当局任意决定。

不过,关于聂树斌案,现在已经有了一个答案:王书金承认自己杀人,但河北当局为了维持自己的正确性,对中国全国瞩目的聂树斌案进行了长达9年的复查,依然坚持说杀人者不是王书金,对聂树斌判处和执行死刑没有错误。

河北高级人民法院9月27日作出裁决,提出在共产党国家十分反常的“疑罪从无”的原则,宣判杀人者不是王书金,从而再次创造了当事人坚决认罪、司法机关却竭尽全力、拼死努力为当事人脱罪的荒诞可笑又可怕的局面。

中国著名法律学者贺卫方就此通过微博发表评论和呼吁:

“今天,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据疑罪从无的原则,排除了王书金杀死康姓女的嫌疑。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地要求该院也遵循同样的原则,重审疑云密布的聂树斌案。我们也郑重呼吁:在聂树斌案重审结果发布前,最高法院不得核准执行王书金死刑!”

千百万中国人担心,河北当局和中国最高法院会迅速将王书金处死,以便让聂树斌案成为一件彻底的无头公案,从而保护当年将聂树斌定为死罪的一系列官员,使他们可以一劳永逸地摆脱追究;与此同时,聂树斌的父母将陷入终生的痛苦深渊。

*观察家的看点*

在观察家们看来,聂树斌/王书金案、中共河北省委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以及习近平亲自发动和挂帅领导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运动都是层层相套的荒诞,都是荒诞可笑又危险的当今中国国情。

中国公众普遍认为,中共所宣传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从来都是谎言。对他们所认为的中共荒诞可笑的谎言性宣传和荒诞可笑的运动,中国网民已经发明了一套可以几乎是以不变应万变、总是合适的评论。例如,

“今天还恬不知耻的公然撒谎!尤其不可理喻的是你明知大家都知道你公然撒谎的时候你依然撒谎!”

“时代不同了,撒谎要增加技术含量!”

现在各方观察家们现在最感兴趣的问题之一是,在互联网时代,在民智大开的时代,习近平当局如何能维持这种荒诞局面,或这种荒诞局面能维持多久。

观察家们正在兴味盎然又忐忑不安地观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