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难民日关注都市挣扎贫民

  • 美国之音

星期四(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虽然人们对难民的一贯印象就是那些生活在落后国家的难民营中的人,但是很多难民其实在大都市的中心地带中挣扎求生存。比如在香港,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判决将改变政府处理请求接受保护的案例的方式后,6千名难民和受过严刑拷打人们的命运处于一个十字路口上。

去年12月和今年3月,香港终审法院判决,香港政府必须建立一个自己的筛查系统来评估难民申请,而不是依赖联合国难民署的评估。

星期三,联合国难民署香港办事处高级专员纳兹尼恩在一个记者会上说:“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过渡期,难民身份的确认正在被从联合国难民署转到香港政府手中。因此,这将是一个多变期。我们不知道这个事情发生的时间段。但是这个事情现在正在做。我们会逐渐把所有的案例转给香港政府。”

香港1992年加入了联合国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但是,香港不是联合国1951年难民公约的签约国,因此不允许难民作为公民留在香港,目前,香港政府让联合国难民署评估难民申请,以让难民能够在其他国家重新安置。

最近几周,香港的庇护政策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主要是因为美国前国家安全局合同工斯诺登从夏威夷逃到香港这个前英国殖民地。斯诺登相信在他揭露了美国的监视秘密后,香港的法律体系能够保护他。

香港难民援助中心执行主任米勒日前强调,斯诺登如果在香港申请难民身份将不会得到优待,不过斯诺登的案例将对香港政府起到施压作用,让他们改善有缺陷的系统。

米勒说:“目前我们都看着香港政府。由于最近的事件,我相信全世界的眼睛此时都盯着香港的庇护政策。我希望能够利用这种注意力、利用这个时刻来引起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建立起一个公正、有效和透明的系统。”

批评人士已经对移民官员和上诉庭成员做决定的质量和速度、以及是否为受过严刑拷打的人们提供足够的法律援助等问题提出质疑。

大约200位孟加拉难民聚居在粉岭坪郊区。寻求庇护的人挤在一片工业区的铁皮屋里。他们将一座破木屋改成清真寺,星期五的祈祷群众将这里挤得水泄不通。

毕斯顿是一个援助难民非政府组织‘远见优先’的执行长,他估计香港百分之20寻求庇护的难民居住在像粉岭坪□这样的非法危楼。香港政府认可这些私人建筑,并且代付房租。寻求庇护的人每个月接受大约155美元的房租补助。这笔钱直接付给房东。此外还有116美元的食品补助。但是他们抱怨,没有合法工作的身份,就无法生存。

毕斯顿说,"就目前的难民项目来说,他们被赋予非法的身份,因为没有得到适当的社会救济。因为他们被禁止工作,所以他们必须非法工作。"

毕斯顿补充说,如果政治避难的难民被发现非法工作,认罪的话,他们可能被判处最高15个月的徒刑。如果不认罪的话,最高可能被判处24个月的徒刑。

政治避难寻阿里夫说,

前政治避难寻求人阿里夫说:"我们没有未来,日子过不下去。在香港四年申请政治庇护的生活,我一无所成。每天在家睡觉。我们在这里就是浪费时间。我知道难民也能过好生活的,很多其他国家都有难民,他们能工作,能生活下去,为自己的未来打算,但是我们不行。我们只想要过好日子,拥有未来。"

阿里夫过去在孟加拉经商,因为长期政治迫害被迫离开。

毕斯顿说,香港签署联合国公约后的21年里,只有四位申请人得到香港政府的保护。这表示尽管他们难民的身份不变,他们也不需要担心被遣返。他说,百分之0.02的确认率远远落后有类似难民情况的民主国家。根据‘远见优先’的研究,澳大利亚的难民确认比例超过百分之40。英国则是百分之31左右。欧洲平均为百分之25。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