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纳粹集中营解放者参观大屠杀纪念馆


华盛顿的纳粹大屠杀纪念馆

华盛顿的纳粹大屠杀纪念馆

在第二世界大战期间参加过解放纳粹死亡营的100多名美国老兵本星期聚首华盛顿,人们向他们表达了敬意。老兵们回忆起65年前目睹的惨景。他们亲眼见到了纳粹屠杀犹太人的受害者,那种震撼至今让他们难以忘记。

*国会举行仪式向解放者致敬*

美国国会大厦圆形大厅里排列着二战老兵们当时的各师军旗,向这些老战士致敬。陆军上将戴维.彼得雷乌斯向他们表达敬意。

国会圆形大厅内向老兵致敬仪式

国会圆形大厅内向老兵致敬仪式

他说:“就像死亡营的恐怖永远也不会被人遗忘一样,你们的勇气、无私和爱心也不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这些老兵有“解放者”之称。

他们是第一批目睹纳粹大浩劫的见证人之一。在各个集中营里,有超过600万犹太人被纳粹有系统地屠杀,这是20世纪最可怕的人间惨剧之一。

*老战参观纪念馆追忆当年惨景*

华盛顿的美国纳粹大屠杀纪念馆记载了老兵们的经历。老兵们在参加国会的仪式之前参观了这座历史博物馆。

二战老兵谢尔曼(右)与彼得雷乌斯将军

二战老兵谢尔曼(右)与彼得雷乌斯将军

乔治.谢尔曼今年84岁了。当年,他在美国陆军第11装甲师效力。1945年5月,他所在的中队离开奥地利的林茨向东行进。

谢尔曼回忆说:“我们离开后不到一两公里,就开始闻到我们辨别不出来的、特别强烈的气味。”

谢尔曼当时在一支侦察部队。他和战友们顺着刺鼻的味道来到了现场。情景跟纳粹控制下的欧洲其它地方类似,到处都有囚犯在游荡。他说:“可是,大门里头是一堆一堆的尸体叠在那里,人们主要是朝外走,我们后来发现里面是他们的营房。他们的身体状况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只剩下了一副骷髅,很多人身上穿的只是破布。”

第11装甲师的军人们在毛特豪森集中营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

谢尔曼的妻子马西娅陪伴他参观了大屠杀纪念馆。她说,参观让谢尔曼唤起了以前从未提起过的回忆。

他说:“ 炉子还热着呢。因为德国人做事太有条不紊了,直做到最后一分钟。你以为他们要逃跑,忙不过来了。可是,直到最后一分钟,他们还在杀人,能杀多少就杀多少。”

让谢尔曼感到愤怒的是,如今有些人试图否认纳粹屠杀犹太人的史实。他说:“他们怎么能面对所有这些证据而矢口否认呢?这些证据都是认真记录和验证过的。连这都要否认,真让人没法相信。”

*幸存者感谢美国大兵救命之恩*

大屠杀纪念馆记录下了这场种族屠杀以及幸存者的见证,这些死里逃生的过来人的年龄正在渐渐衰老。

纳粹大屠杀幸存者巴里

纳粹大屠杀幸存者巴里

史蒂夫.巴里今年已经85岁了。他当时和囚犯们一起满满地挤在火车里。他仍然记得他看到美国解放者到来的那一天。

巴里说:“我觉得,形容我当时心里感受的词还没发明出来呢。”

他说,他的命都是这些解放者给的。可是他遇到的一位解放者却不这么看。巴里说:“他说,你不欠我或者我们任何东西,而是全世界欠你们太多了。因为他们从你那里拿走的东西,谁也没办法再还给你们了。”

不过,解放者们如今在华盛顿倒是得到了一点报偿。彼得雷乌斯将军赠给老兵每人一枚勋章,向他们表达敬意。

年迈的老战士们仍然可以挺胸站立,再一次为他们65年前的战功而自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