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113万能否补偿八年死囚罪?


被福建三度判死刑的冤民念斌(新华网网络截屏)

被福建三度判死刑的冤民念斌(新华网网络截屏)

大过年的,本来应说些吉祥如意大吉大利的话,但是,有关冤魂和冤假错案的某项国家赔偿在大年三十宣布,又让不少当事人欢乐不起来。中国福建司法当局周二(大年三十)宣布给予福建三度被判死刑的冤民念斌国家赔偿113万。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内蒙司法当局决定,给予内蒙古被冤杀的蒙族青年呼格吉勒图国家赔偿205万。这种看似重金的国家赔偿能否抚平冤狱受害人及其家属冤魂和伤痛?本人及其家属能否过个欢乐的大年?

对于念斌及其家人来说,尽管得到了“国家赔偿”,但他们实在高兴不起来。念斌本人和在念斌蒙难冤狱期间为弟弟大声疾呼的姐姐念建兰,并没有按照福州中院的要求在周一(2月16日)到法院接受国家赔偿通知书,法院只好把决定书邮寄给念斌。

念斌案发生在2006年7月。这位平潭居民的邻居中毒,念斌被当成重大嫌疑人被捕。2008年、2009年和2011年,念斌三次被福州中院判处死刑。2014年福建高院终审判决念斌无罪,念斌坐了八年冤狱后获释回家。

念斌一家不仅仅是不接受福州中院的决定书,他们觉得,福州中院更是“作恶者”、“始作俑者”冤假错案的主要制造人,是应受追究、审查乃至惩罚的对象,而不应把自己塑造成代表国家“打人棒子后再给几个红枣”的善人。念家说,法院的通知,念斌家和律师根本不知,他们也是通过媒体才知道这个赔偿结果的。

念斌要求国家赔偿金超过一千万。念家通过媒体(新浪新闻2月17日)发表声明说:“国家赔偿的责任主体是国家,而非具体侵权的某个政府机关或者公务员。”念家还说:和国家赔偿金多少相比较,他家更看重的是对这起冤假错案的相关责任人进行及时、恰当的追责。也是“念斌案善后最重要的一环”。

念斌的声明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和深刻问题:“国家赔偿念斌了,谁来赔偿国家?”念斌的声明最后说:敬祝春节快乐!惟愿天下无冤!

国家赔偿了,谁来赔偿国家?

念斌家提出的这个深刻问题,其实,内蒙冤案受害人呼格吉勒图的父母亲,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本月初,1996年遭到冤杀的17岁居民呼格吉勒图,其父李三仁和母亲尚爱云领取了内蒙高院发给的国家赔偿金205万。他们说:今后的工作,就是对造成冤案的办案人员和相关责任人的追究。

按照呼格父母的话说,这些人包括:具体的公安侦办人员,出庭支持公诉的呼市检察官和呼市中院和内蒙高院的一审二审法官。呼格父母没有提到的是:政法委主管公检法,所有大案要案,都要政法委最后审查批准通过。他们不应只有拍板决定权而没有被追究的责任。在全国各地的冤假错案中,政法委责任何在?有任何中国负责部门或媒体追究和调查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呼格父母(中青报2015年2月4日)说:“我们依法对上述司法人员提出控告”,要求“对造成冤案的办案人员及有关责任人,不论调整到哪个岗位,不论在职还是离职,只要认定为造成冤案的,都要问责到底,并及时向社会公开追责情况”

至于造成呼格冤案的几个部门几个层次的相关人员,到目前为止,内蒙只是把呼格专案组负责人冯志明“限制”行动加以调查外,还没听说有任何人由于呼格冤案而受到拘留审查。

念斌案如何善后,国家赔偿前刚发生了什么?

就在福州中院发出念斌案国家赔偿决定书之前的三月前(2014年11月下旬),福州地方公安局继续“布控”念斌,禁止其出境前去香港。时隔三月,当地公安局在念斌得到国家赔偿“决定书”之后(之前)并没有对此事作出任何解释和说明:换句话说,当地公安局在继续制造冤假错案。

11月下旬,念建兰在其微博说,念斌再度被地方公安控制,成为没有坐牢的囚犯。当地公安(平潭公安法制大队长吴勇)给出的理由是:你弟弟涉嫌犯了什么罪,你不清楚?

念建兰在其微博中说:弟弟无罪释放,炮制冤案的公安无一人被追责。弟弟11月14日去办护照被拒说是信息没有更新。姐姐今天再去问,办理手续的陈科长说:平潭公安从9月1日对念斌实行布控。有记者问平潭公安局长陈昌明,他说不知道此事。姐姐愤怒质问:这是怎样的无法无天?9月1日布控谁下的命令,这无罪释放打谁的耳光?

中国不少媒体(主要是电子媒体)都报道了念斌再被“布控”的消息。不过,没有媒体提到当地公安为何再度将念斌列为嫌疑人。当时,互动百科的“念斌”词条中 说,2014年9月,平潭县公安局已对念斌投毒重新立案侦查。

“一罪不两罚”这个西方司法观念,已被越来越多的中国法律人所认同或接受。念斌本人两次因为同一案件被起诉或“布控”?显然,念斌第一次的“罪名”已经被福建高院推翻,而平潭公安对高院的决定所置之不理或顶着不办,更有甚者,当地个公安还再度将念斌列为嫌疑人而限制出境。这里涉及到程序正义和重大法律法理原则问题。

当时,有网友AAA在美国之音相关报道后跟帖说,平潭警方再度将念斌列为嫌疑人是有道理的(2014年11月20日):这个案件很简单,投毒死了两个人。最大嫌疑人因为之前证据有瑕疵被判证据不足释放。现在警察重新立案换了侦察人员重新调查,念斌作为最大嫌疑人被限制出境有啥不合理的?换做你是被害人家属你会怎么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