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红军昔渡乌江险 今日瓮安民怨深


红军强渡乌江的地段

红军强渡乌江的地段

今日从福泉市北上到瓮安。红军长征途中曾三次经过瓮安,中央红军当年就是在这里强渡乌江的。渡口之一在瓮安县的江界河。此地,险峻如三峡,两岸峭壁直插江底,江水从西向东奔腾而去。江面不宽,但水深流急、旋涡翻滚,素有“乌江天险”之称。

红军突击队在火力掩护下乘60多个竹筏强行渡江,击溃守敌后,再由工兵架起浮桥,供大部队过河。三路红军在5天内全部过江,继而向遵义进发。

现乌江之上建起了江界河大桥,它的单孔跨度为330米,距离水面260多米。由于附近构皮滩电站的修建,江界河水位大幅提高,原强渡乌江的渡口已被淹没。

江界河大桥桥面

江界河大桥桥面

江界河大桥位置示意图

江界河大桥位置示意图

反映红军强渡乌江的雕塑

反映红军强渡乌江的雕塑

瓮安在全国的知名度原本不高,但是2008年6月28日的一场骚乱却使瓮安广为人知。当时,一名初中女生的死亡,由于当局处理不当,导致上万人聚众示威,200多人打、砸、烧县政府。省委书记石宗源指出,此事有“深层次原因”。

何谓“深层次原因”?我们在瓮安采访时,一位曾在县政府工作过的老者告诉记者,矿产纠纷、移民纠纷、拆迁纠纷、干群关系紧张、治安不好等,造成民间积怨甚深,否则不致酿此大祸。

在乌江边的一个曾有当地农民帮红军扎过竹筏并协助他们摆渡过江的村子里,几位村民直言不讳地批评了政府和官员的种种不是。至于6-28事件后政府工作是否改进了,一位村民说,“好了一点点。”

遭到焚烧的政府大楼已经修复。附近有一石碑,上面刻着“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口碑”。新政府大楼正在修建,规模如同一座小人大会堂,其宏伟和奢华令人吃惊,跟老旧的县城形成鲜明对照。

被烧的县政府大楼现已修复

被烧的县政府大楼现已修复

政府大楼前的石碑

政府大楼前的石碑

新政府大楼

新政府大楼

乌江边的村民跟记者交谈

乌江边的村民跟记者交谈

大旱造成村民用水困难,只能靠政府送水度日。

用水困难,水缸已经见底

用水困难,水缸已经见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