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3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吾尔开希:政改可能再为中共换来30年


吾尔开希(资料照片)

吾尔开希(资料照片)

台北 - 当年六四运动的学生领袖吾尔开希在台北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中共通过1979年的经济改革赢得了30年的执政地位。在如今中共再次面临各种危机的时候,吾尔开希认为,中共如果再次动用手中掌握的改革法宝走向民主政治,它就有可能再次为自己赢得三十年的政治生命。

* 六四话题密集意义很大*

今年纪念六四的活动刚刚过去,记者联系到当年在天安门广场领导学生民主运动的领袖之一吾尔开希,想听听他对今年六四纪念活动的看法。吾尔开希一上来就谈到了网络上人们最感兴趣的话题—为六四平反有希望。

吾尔开希说:“今年人们对六四(平反)问题的讨论,以及这种说法的规模是相当的惊人。比以往任何时候讨论六四话题的密度都要高得多。”

这一现象隐含的意义是什么?是不是意味着中国政府或者中共上层已经开始思考为六四平反的问题呢?吾尔开希表示,这样讲还为时尚早。他说,目前有关中共可能不久就会为六四平反的说法也仅限于网络上的传闻,没有任何实在的根据。

不过,吾尔开希说,现在有这么多人在讨论这个问题,网络上在传播,坊间也在耳语,这件事情仍然有很大的意义。虽然不能下结论说,共产党正在思考这个问题,但这样大规模的讨论也会对中共产生压力。

*世界上没有永远执政的政党?*

尽管吾尔开希对中国政府是否会在近期为六四平反不抱乐观期待,但他还是认为,中共有必要启动政治改革,走出目前面临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困局。

1989年邓小平拍板决定对北京发生的学生民主运动采取武力镇压的一个原因是担心苏联、东欧发生的社会变革在中国重演。就像这位被西方媒体称为中国的铁腕人物在六四后多次内部讲话中所说的那样,中共一旦向学生退让,就会产生连锁效应,节节退让,最后导致中共的垮台。

吾尔开希表示,邓小平当时的思考逻辑过于狭窄,他只看到了“苏东波”的负面例子,没有能够从另外一些积极的社会变革的例子中汲取正面的经验。对中共最有参考价值的例子应当就是台湾的经验。当年蒋经国总统考虑解除戒严,开放报禁,转向民主制度的时候,他周围也有很多人担心,说这样做会导致亡党亡国。而蒋经国态度非常坚定,他回答说,“世界上没有永远执政的政党”。

*蒋经国嫡系仍掌大权*

吾尔开希说,过去几十年的历史显示,蒋经国推动的台湾政治转型是非常成功的。一党专制变成了多党民主制度。除了两岸关系可能发生波动的因素之外,台湾自身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保持相对稳定。

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是,吾尔开希说,蒋经国领导的国民党不仅没有在这场制度变革中垮台、消失,反而在经过了一段坎坷之后成为执政党,对台湾的发展继续发挥重要的影响。而蒋经国的嫡系人马,如马英九等,进入了权力的最高层,不仅延续了国民党的政治生命,而且使该党获得了新的活力。

*邓小平失误让历史付出巨大代价*

吾尔开希回忆当年六四期间跟当局对话的情形时说,学生们向中共提出的并不是要推翻中共,而是要求中共进行政治改革,铲除腐败。但不幸的是,政府用坦克、机关枪和血腥镇压回答了学生们的要求。吾尔开希非常惋惜地表示,如果当年中共接受了学生的建议,启动了政治改革,中国怎么会出现现在的权贵专制制度,怎么会出现系统性腐败呢?

这位学运领袖说,邓小平当年的失误让历史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多少生命被杀害,多少人坐牢,多少异议人士流亡海外无法与家人团聚。但更大的损失是,由于政府和民众之间失去了信任,政府只能够拨出巨额经费强化国家机器,通过暴力等各种手段来维持社会稳定。尽管“维稳”经费超过了中国的军费,但社会存在的危机和不稳定因素并没有消减,反而在继续发展。中共在维稳怪圈中不可自拔。

*民主政治未必是中共末日*

吾尔开希说:“二十多年之后,我今天还想继续跟共产党再苦口婆心一次,共产党一直认为维护它政权统治的是它的军队,是它的警察,是它的国保,是维稳力量。实际上,从1979年文化大革命结束的时候,中共已经面临即将崩溃的一种状态。它之所以没有崩溃,而又延续了三十多年的政治生命,并不是因为它的军警,而是因为改革开放。如果共产党意识到这是它手中的法宝,那么它应该看到,在今天中国面临危机的时候,它应该再拿出这个法宝,进行改革开放,是政治上的改革开放。”

吾尔开希说,如果中共能够启动政治改革,让中国走向民主政治,那么,中共有可能因此而给自己再换来30年的政治生命。如果是这样,吾尔开希表示,他个人也愿意接受。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