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前北京学运领袖吾尔开希谈台湾新兴政治势力


星期五,也就是台湾大选前一天,台北持续着阴雨天气。午后,吾尔开希来到立法院外街边的大爱宪改联盟,准备从这里出发,乘车扫街拜票。

这位北京89“六四”学运的领袖、现在的"台湾女婿"是这个小党2016年立委选举政党票候选人。在街头,几位来自美国的台湾裔青年认出了他,向他致意问好,也祝他好运。

吾尔开希在台湾立法院外与返台的美籍台湾青年交谈。(美国之音萧洵摄影)

吾尔开希在台湾立法院外与返台的美籍台湾青年交谈。(美国之音萧洵摄影)

竞选车出发前,吾尔开希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谈及他参选的原因以及当下台湾政治版图和两岸关系的看法。

记者:我们看到这次整个政治生态有变化,有很多的新兴政党出来。请您谈谈对新兴政治势力的看法。

吾尔开希:这次选举很大的特色就是会有很多的小党。我们也知道这些小党的出线还是有很高的门槛。能不能跨越这个门槛,是个挑战。但我同时也知道这一次的政党票和总统选举和立委选举分离投票的现象非常严重。很多支持民进党总统候选人的(选民),他也不会把政党票投给民进党。这次国民党政党票的流失可能比它的立委和总统票的流失更严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小党的出现,第一也是看到了这么多的政党票的游离。你也可以反过来说,人民也很期待两大党以外的政党,才会催生这些小党的出来。基本上说,台湾过去几十年一个很明显的特质就是人民往往走在政府的前面。无论看我们当年的开放党禁,开放报禁,开放媒体的自由这种社会现象,或者其他的一些先进的经济措施的执行,在台湾都是人民走在前面,然后体制跟上来,政府跟上来,法律跟上来。这一次我觉得,众多的小党出现,实际上也会是突破未来几年小党参与门槛、人民参与门槛的一个先声。

记者:您认为这次大选,以及政治环境的变迁,对于中国大陆会有什么样的借鉴意义?

吾尔开希在竞选卡车上。他周四,即台湾选举日前夕,冒雨在台北街头做竞选宣传。(美国之音萧洵摄影)

吾尔开希在竞选卡车上。他周四,即台湾选举日前夕,冒雨在台北街头做竞选宣传。(美国之音萧洵摄影)

吾尔开希:民主是一个我们向往的制度。可是民主必须也是一个靠我们共同捍卫,共同参与实施,才能达成的一个制度。我们在没有民主的时候可以说执政当局多么恶劣。可是当有了民主制度之后,我们要指责,首先要指责我们自己,因为民主制度里面,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在民主制度里面,权力最大的是选民。

记者:大爱宪改联盟的理念是什么?

吾尔开希:大爱宪改一个很重要的想法就是,任何体制、任何国家、任何社会,它如果要想正常发展,要能够面对问题,解决问题,正本清源,解决它本身的立场最为重要。

一个国家的立场就是宪法。而台湾的宪法是今天台湾面对的很多问题的根源。我们认为台湾被边缘化、被外交封锁等等,那是因为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跟中国一起联手中国逼迫台湾接受所谓“一个中国”的框架。而这“一个中国”是不符合台湾的利益和台湾人的想法。这样的“一个中国”,尤其是由中国掌握所有解释权的“一个中国”,却是我们台湾的宪法也承认的。这样的局面我们自己也要承担责任。我们在想要指责中国,在指责国际社会陷台湾于不义之前,首先要正本清源,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

89’ 北京学运领袖之一吾尔开希代表大爱宪改联盟参加2016台湾立委选举。选举日前夕,他对美国之音谈及他对台湾政治生态变化的看法。(美国之音萧洵摄影)

89’ 北京学运领袖之一吾尔开希代表大爱宪改联盟参加2016台湾立委选举。选举日前夕,他对美国之音谈及他对台湾政治生态变化的看法。(美国之音萧洵摄影)

​诸如此类的问题很多,包括我们刚才所说的台湾的民主不能深化,小党的声音不能出来,都是我们自己宪政的问题。所以,进行宪政改革,是我们能够走出下一步的第一步。这是我加入宪改联盟的原因。

记者:2014,您是怎样退出立委补选?此次又为何参加立委选举?

吾尔开希:2014年当时的选举全台湾只有一个,就是台中市因为第三选区立法委员林嘉龙先生当选了台中市的市长,所以有一个空缺。因为有一个空缺,所以有一个补选。所以补选的职务就是到现在也就结束了,所以大概就是一年的任期。而补选的投票率是非常低的,基本上是出于一个策略的考虑。

我可以说是在2014年决定参选立委的。当时有这样一个机会,就思考投入14年的普选。但经过评估,发现补选的投票率这么低,像我们这样的政治新人是没有什么机会,所以当时就做了一个决定,与其把力量投入到一个机会渺茫的(竞选),不如把精力投入大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