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乌坎民主之路多艰难 林祖銮后悔曾参选


2012年3月3日乌坎村选举投票现场

2012年3月3日乌坎村选举投票现场

近一年前,广东陆丰乌坎村举行了世人瞩目的村委会民主选举。当初信心满满的林祖銮和杨色茂,在带领村委会为村民追回土地的过程中,面对他们所说的村民们过高的的期望值,感到身心疲惫,后悔当初参加了维权民选。

*迫于压力林祖銮杨色茂后悔*

2012年3月3日,以高票当选乌坎村委会主任的林祖銮和村委会副主任杨色茂,在时隔一年后,都表示后悔当初参加了村委会的选举。

香港明报引述乌坎村委会主任林祖銮的话说,“我觉得很后悔,维权的时候没有我的利益,现在也没有我的利益,为什么要参与进去?为什么要自找麻烦?”

乌坎被中外媒体视为中国土地维权和民主选举的典范。新村委会上任以来,尽管他们努力去为村民们追讨被上届村委会非法出售的土地,多次公布有关土地追讨事宜和进度,仍然有一些村民表示不满,经常到村委会闹事,让在维权过程中没有任何个人利益得失的林祖銮提心吊胆,不敢接电话,连门铃响都害怕。为了提防不测,还在家中安装了闭路电视进行监控。

*杨色茂:民主进程压力来自内部*

乌坎村委会副主任杨色茂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新村委会上任一年来,面临的最大困难和挑战,不是来自于外部,而是来自于乌坎村内部。

“主要是跟村民之间的期望值有误差,村民有过高的希望,不切合实际的希望,但是村委会没办法做到。这样会产生一定的困难,包括执政能力等等,现在都有些怀疑了,也就是说,有些村民开始对我们不信任。”

杨色茂说,一些村民认为,新村委会民选上任,就如同政权的“改朝换代”,一切都要从头来。他说,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因为新村委会要在尊重历史,面对现实,在现在的政治环境下来争取,追讨土地尤其是这样。

“按照省工作组的土地方案,没有办理土地使用证的,全部归还给乌坎村集体所有。已经办理了国有土地证的,希望乌坎村民理解和支持。我认为,我们必须在这个框架下来接受。”

他说,那种认为凡是被上届村委会出售的土地全部收回来的想法是不切合实际和幼稚的。

杨色茂介绍说,他们目前已经收回了大约3千亩非法出售、没有办理国有土地证的土地。目前还有大约1千亩土地正在追讨中。

*郭飞雄:失去政治自主权导致今天困境*

长期以来一直关注乌坎村委会选举的维权人士、民间学者郭飞雄说,收回被非法出售的土地,是乌坎维权的核心内容,但由于村委会过分依赖政府,没有用法律的手段维护他们的权利,导致村民不满,村委会成员后悔当初维权。

郭飞雄说,“造成今天状况的主要原因是,推进民主不真诚,官方极不真诚,而受官方影响的当地村民带头人,在和官方交往中失去了政治自主权,过分寄希望于清官,而没有把自己当做真正的民主主体,他们喜欢通过中国传统的黑箱作业,来处理重大的法律纠纷,不愿去走公开的法律程序,所以他们在收回土地和财务公开等等事务中,一再出现重大错误,导致了今天困境。”

郭飞雄说,根据2004年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的有关土地转让的文件,没有经过全体村民投票和村民代表会议投票所作出的土地转让,不具备合法性。他说,这就意味着即使乌坎出售的大约6千亩土地已经办理了国土证,仍然不合法,仍然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追回。

*失败来自个人因素,并非民主无效*

郭飞雄指出,如果乌坎村委会领导用法律捍卫和维护他们的权益,他们在法律上占据着非常有利的地位。但是他说,令人遗憾的是,乌坎村带头人在过去的一年里,拒绝走法律程序,也不向社会各界咨询法律意见,而完全相信官方一面之词,把希望寄托在个别领导人的开明和善意之上,浪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

“所以,他们的失败是出自于人为的因素,并不是民主无效,民主运作不下去。恰恰相反,是因为他们放弃民主的道路,放弃法治的道路。”

*熊伟:困境在于村代会的监督权*

北京新启蒙研究所公民参与立法研究中心主任熊伟认为,乌坎村委会上任后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不仅要回来几千亩土地,也从政府那里获得了几千万元资金的支持,兴建了自来水工程、图书馆等项目。不过,他说,村委会成员后悔曾经参选,主要是村民对他们的工作不理解,村委会在推动民主监督方面做的不足。

“我觉得他们造成目前困境最大的原因,是没有充分发挥村民代表会议的作用,村民代表会议也不能使用监督权,监督村委会。”

熊伟说,林祖銮之所以表示后悔参选,是压力过大,因为一方面他希望政府帮助他们把土地收回来,但政府的帮助作用不大,令他感到失望;另一方面,村民对他们的不理解,让他感到有苦难言。

熊伟说,乌坎面临的是“从一个抗争型的维权组织,向一个民主自立型的自立组织的转变”面临的一个普遍的问题。

*虽然有些后悔 但矢志不会辞职*

据报道,由于乌坎维权骨干之间的明争暗斗,负责土地资产和治安的村委张建城因为压力太大于1月底辞职。不过,在村委会主任林祖銮的劝说下,于农历新年前又复职。林祖銮和杨色茂虽然后悔当初参选,但他们不后悔为收回土地而进行的维权斗争。

杨色茂说,他后悔过,也闪过要退缩的念头,但现在他不会辞职。他说,如果村民们认为他们不合格,可以投票罢免他,但他绝不会退缩,他一定要把中国乡村民选和维权活动进行下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