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8 2016年10月01日星期六

关注乌坎(1)村民称镇暴警进驻气氛紧张


2016年6月19日,乌坎村街道上停放着一些运载警察的车辆。(村民提供)

2016年6月19日,乌坎村街道上停放着一些运载警察的车辆。(村民提供)

广东省陆丰市乌坎村村民星期日下午表示,17日晚上到现在,村内来了大量携带防镇暴装备的警察,他们所乘坐的车辆一直发动着,好像在准备打仗,感觉好紧张。上千村民同日在村内游行,呼喊“打到贪官”、“还我土地”等口号。

一位女村民对美国之音表示,穿着三种颜色制服的警察和大量便衣人员,乘坐数十辆警车和大客车进村后,一直停在村内街道上,当天又有更多警力进村。

记者:现在情况怎么样啊?

村民:现在情况感觉就好紧张,来了好多好多的警察。

记者:现在还在吗?

村民:在。而且来更多。现在我前面就全都是警车还有警察。在这里,(从)17号晚上一直都在这里。

记者:他们现在在那儿都做什么了?

2016年6月19日,乌坎村街道上停放着一些运载警察的车辆。(村民提供)

2016年6月19日,乌坎村街道上停放着一些运载警察的车辆。(村民提供)

村民:现在准备打仗吧。刚开始的时候,就(从)17号晚上到现在的话,他们的车(一直)是发动着的,就没有开动,就发动着。然后他们就有些躺里面,有些坐里面玩,有些在外面坐,就这样,(还)有些上岗的。然后那车就停在原位,就没动过。然后到了可以吃饭的时候,就有多多少少(的人)替岗吧,走走动动。也有来车又开回来放原位,也不会全部走完,就是陆陆续续的,就顶岗吃饭吧。然后好像就刚刚,又来了很多警察,还有很多车。

记者:是公安局的呢?还是武警?

村民:看样子有些是穿着那个部队衣服的,然后带着那个盾,带着枪,戴着头盔,有些带着钢管,那个管子,很长的。然后有些是穿着那个黑衣服的,有些是穿着那个浅蓝色的衣服的。我见到的就有三种衣服不一样的。

记者:能有多少人呢?

村民:多少人不知道。然后大客车,那个(可以坐)一百人的车,好像现在有三架(辆)吧。

记者:几百人有没有?

村民:不止。哪里止几百人。就我估计就应该上千。几百号可能是不止,我看到好多陌生人。

记者:那么穿制服的警察,或者是武警,或者军人,能有上千吗?

村民:应该也不止。起码应该有两千人以上。不过我看好多(人)啊,这边一大车(人),然后他们又分散了。有些(人是)在车上面下来的,车中(又有)那么多(人),(总共)几十部车。还有那种可以坐一百人的车,还有那(可以坐)几十人的车,都有啊。

记者:还在抓人吗?

村民:没抓人。他们就不动。他们就排他们自己的练啊。然后就站立好啊,然后训练一下啊,然后就在那里玩啊。反正他们玩他们的,我玩我的。(他们)就说什么“立正”啊,然后整顿一下,这之类的吧。反正我也没去太在意他们这些。反正我也看惯了,就(从)17号晚上到现在,(他们)就一直在我这面前兜圈。

一位男性村民对美国之音简短地表示,他们正在开村民大会。

稍后,美国之音获悉,众多男女老少村民拉起横幅,举着五星红旗,在村内游行,要求当局立即释放日前被抓走的村长林祖恋,并呼喊“打到贪官”、“还我书记,还我土地”、“共产党万岁”等口号。据悉,村民游行期间,还有人手持铁锨、钢叉等农具,警察大体上只是旁观,没有采取干预行动。

乌坎村原定于星期天举行村民大会,讨论下星期组织到所属乡镇和上级政府上访,要求归还村民土地。但是在开会两天前,乌坎村村长林祖恋就被当局以“涉嫌受贿”为由带走。

当时,陆丰市公安局以致乌坎村村民公开信的形式宣布, 乌坎村党总支部书记兼村民委员会主任林祖恋被“采取强制措施”,由陆丰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公安局在公开信中同时警告民众,不要被少数不法分子煽动利用而采取“过激行为”。公开信称“对采取违法犯罪行为特别是趁机打砸抢的,公安机关将依法予以严厉打击,决不手软。”

网上有消息说,林祖恋星期五被捕前做了两件事,一是宣布解除与妻子杨珍的婚姻关系,现居楼房归妻子所有,自己死后“暴尸荒外”也不用妻子收埋,二是凌晨三点半发出最后一条微博:“救救乌坎!”

乌坎村民集会抗议当局抓捕村长林祖恋(推特图片)

乌坎村民集会抗议当局抓捕村长林祖恋(推特图片)

2011年9月,乌坎村曾经爆发大规模抗议事件, 当局派出大批警力压境,该村被包围引起国际媒体广泛关注。

当时乌坎村民因质疑村官通过非法土地交易谋取私利,在林祖恋的带领下举行大规模游行,参与维权的村民薛锦波等5人被警方抓捕,薛锦波被关押3天后非正常死亡, 引发了更大规模村民抗议,迫使当局妥协。抗议事件后,林祖恋在村民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中当选村委会主任。那次事件成为中国民众抗争维权和基层民主进程的标志性事件。

乌坎村民拉横幅抗议当局抓捕村长林祖恋。(推特图片)

乌坎村民拉横幅抗议当局抓捕村长林祖恋。(推特图片)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