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58 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庄烈宏:乌坎被判村民合法上诉受阻挠


2011年乌坎村村民抗议示威。拉横幅的人是吴芳。她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处五年徒刑。(庄烈宏提供)

曹雅学女士是英文网站ChinaChange.org的创办人兼主编。这篇文章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今年6月至9月,著名的广东沿海 “民主村”乌坎再次爆发大规模示威活动,抗议当局对民选村长林祖恋的构陷、电视认罪、以及判刑。政府九月调集大量武警和特警暴力镇压,数十名被认为示威积极分子的村民被逮捕。2016年12月26日,广东海丰法院判处九名乌坎村民两年至十年半徒刑,惩罚他们参与抗议活动。过去三个星期以来,几个被判村民的家庭依法寻求上诉,但当局以各种方式施压,强迫他们放弃上诉。

庄烈宏是2011年领导乌坎抗议的人之一,在2012年初举行的村委会直选中高票当选村委,2014年初为躲避迫害来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他告诉“改变中国”网站说,乌坎村现在像一座监狱一样,白天有荷枪实弹的军警在街头巷尾巡逻,晚上有强光探照灯照亮全村。他说,被判九人中包括他的父亲庄松坤。

乌坎村村民庄松坤。他是庄烈宏的父亲,因“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被判处三年徒刑(庄烈宏提供)

乌坎村村民庄松坤。他是庄烈宏的父亲,因“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被判处三年徒刑(庄烈宏提供)

广东省海丰县人民法院在没有经过起诉程序、没有告知被告的法律辩护权利的情况下,于12月17日对九人进行了审判,又在12月26日开庭,在大约30分钟时间内宣布判处九名村民徒刑:魏永汉十年六个月;杨锦贞六年;洪永忠六年六个月;吴芳五年;庄松坤三年;蔡加麟三年;李楚卢三年;陈素转三年;张炳钗二年。

陈素转2011年向村民宣读文件。她因“擅自举行集会”被判处三年徒刑。(庄烈宏提供)

陈素转2011年向村民宣读文件。她因“擅自举行集会”被判处三年徒刑。(庄烈宏提供)

据在场旁听的家人描述,宣读完判决后法官问9名村民当事人是否服从判决和是否要求上诉,9名当事人全部当场提出要求上诉。

自从判决以来,庄烈宏寻求为父亲上诉,而且积极联系其他被判家人进行上诉。他说,他几经周折,通过安全的通讯应用Signal 找到被判最重的魏永汉的弟弟魏永监,说服他上诉。魏永监开始不敢,认为“上诉”是跟政府对抗,并称“现在乌坎无法跟政府对抗,不然会冒随时被坐牢的风险”。庄烈宏说他向魏永监解释了三天,才说服后者上诉是当事人的法律权利,是家属的义务。魏永监同意为魏永汉上诉,签署了律师“授权委托书”和“委托辩护协议”。

魏永汉在2011年。他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处十年半徒刑。 (庄烈宏提供)

魏永汉在2011年。他因“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判处十年半徒刑。 (庄烈宏提供)

洪永忠和李楚卢的儿子得知消息后分别与庄烈宏取得联系,并以同样的方式签署了律师“授权委托书”和“委托辩护协议”。但是这两份文件还没有寄出,洪永忠的儿子当晚就被公安抓到派出所问话和恐吓,导致他们的授权文件没有寄出。

庄烈宏告诉“改变中国”,“杨锦贞的儿子认为当局给他母亲判刑的罪名纯属虚无之罪,律师让他前往海丰县人民法院等索取判决书,但遭到法院拒绝。他随后到乌坎市场让村民签名证实其母亲清白,立即被公安抓走,遭到恐吓,被逼迫写了不上诉的保证书。此后杨锦贞的儿子带着其父亲离开乌坎,据说回到天津工作的地方去了,临走前说‘留给历史去看吧’”。

杨锦贞因“擅自举行集会”被判处六年徒刑。

杨锦贞因“擅自举行集会”被判处六年徒刑。

庄烈宏还表示,吴芳的儿子表示要请律师为母亲上诉后,立即遭到十几个公安及特警上门,在他家中的客厅里,他被特警三把冲锋枪直指头部和胸口,威逼下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字。

“这些手段与之前对付分别被判四年的洪锐潮、两年的杨色茂、三年一个月的林祖恋一致。当局为了压制乌坎人,无所不用其极,毫无法治,践踏人权,”庄烈宏表示。

与此同时,庄烈宏与国内外的一些朋友在微信发起了支持乌坎的签名活动,但是联署从8日开始进行了一天多以后便被微信封杀。有近500多人署名支持乌坎人的正当权利。

从1月10日至今,庄烈宏与一个名叫吴吉金的乌坎年轻人失联。吴帮助庄烈宏联系上了魏永汉的家人。庄烈宏担心吴吉金被当局带走,因为他此前在Signal上告诉庄,“宏哥!我麻烦了,我要去躲一段时间了,从现在开始你不要给我发信息了”。

庄烈宏的母亲说,几天前十几名公安及政府人员再次来到庄家,巡查一番并且偷拍个照片就走人。她说,自从庄松坤被抓捕以来,这种行为已经发生无数次,目的是制造恐惧。

目前乌坎被判九人所有准备上诉的家人都被当局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逼退。本来已经与律师签署代理协议的魏永汉的弟弟10日签署了《关于终止委托辩护声明书》,退出上诉。目前只有庄烈宏一人在为父亲庄松坤进行上诉。

中英文媒体对乌坎去年抗议的报道都比较少,这是中国当局严密封锁的结果。

乌坎村民从2009年至2011年集体上访,抗议官商勾结盗卖乌坎村集体土地资源,数年无果,在2011年底爆发大规模抗议。在2011年12月的抓捕镇压中,抗议领导人之一薛锦波在被捕三天后惨死狱中。在国际媒体的关注下,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汪洋承认乌坎村民的诉求是合法的,并承诺解决。2012年初春乌坎村在全世界的注目下民主选举出村委会。

但是对乌坎村的报复和控制接踵而至。在2012年至2016年间,当局前后逮捕和判处洪锐潮、杨色茂和林祖銮这三名民选村领导。这次被判刑的陈素转也是民选村委之一。她在2012年的选举中这样描述自己:“务工,1982年出生。3月4日第二轮之选以3604票当选村委会委员。她的承诺是,“家乡的事就是我们大家的事。”这次被判刑的几位都曾经是乌坎民选自治的积极分子。

广州隋牧青律师指出,“对乌坎九村民的审判在程序上严重违法:1.审判现场情形表明法院明显背弃公开审判原则;2.诸被告似乎均未聘请律师,怀疑被强行剥夺了聘请律师辩护的权利。鉴于程序违法严重,有理由认为实体审理无公正可言,因为程序的不正义几乎必然导致实体正义不彰。可以认为陆丰当局对诸村民的审判,是一种滥权枉法,与对林祖恋、洪锐潮等人的判刑的逻辑一致,均为清算、报复。”

目前仍然有13名乌坎村民被羁押在陆丰看守所,等候审判。

庄烈宏表示,乌坎如今是一个千疮百孔的村庄。乌坎人因无法追回近两万亩失地,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当局现在的意图一是让乌坎人彻底沉默,二是逼迫打压,让乌坎人失去任何抗争的意志和能力。但是他说,“为了乌坎人,为了我的家乡父老,我不会沉默,也不会放弃。目前我是唯一生活在自由国家的乌坎当事人,我会用我的自由持续发声,让世界知道乌坎在发生什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