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关注乌坎(4)电视招供禁辩护 外媒导演抗议?


2016年6月22日,乌坎村民集体抗议村长林祖恋被电视认罪。(微博图片)

2016年6月22日,乌坎村民集体抗议村长林祖恋被电视认罪。(微博图片)

乌坎村长林祖恋的孙子回忆被抓情况。(推特图片)

乌坎村长林祖恋的孙子回忆被抓情况。(推特图片)

广东汕尾乌坎村官林祖恋被拘捕后在官办电视上念稿招供,当地群情激愤,3500人上街高呼村长无罪,抗议其“被认罪”。林祖恋之妻杨珍表示不相信其丈夫收受巨额贿赂一说。林祖恋的孙子林立义获释后星期三揭露公安抓他的目的是为了逼其祖父认罪。当局延迟当地学校放学,以阻止学生参加村民抗议行动。

林祖恋辩护律师披露对法治的绝望。(微信截图)

林祖恋辩护律师披露对法治的绝望。(微信截图)

星期三晚上,林祖恋的代理辩护人玉品健律师披露,他当天前去递交会见林祖恋的申请材料途中遭遇有关方面的围追堵截,被迫返回。此前,维权律师葛永喜发推文披露,林祖恋家人聘他作辩护律师,但立即遭司法部门制止。他星期四发微信说,“只准电视认罪,不准律师辩护。” 有消息说,葛永喜当天被请到司法局喝茶。

中国媒体星期四报道说,汕尾市检察机关根据网民举报已开始对林祖恋涉嫌收取八万元回扣的乌坎学校塑胶跑道进行初查。汕尾市官方表示,当地政府历来重视学生健康成长,绝不允许侵害学生权益现象出现。

一天前,网传十多家境外媒体被指到乌坎村“非法采访”。地方当局指责苹果日报等个别境外媒体在乌坎村内煽动策划导演村民抗争行动,并警告将依法采取措施。苹果日报主编对上述指控予以否认,说“不应以抹黑传媒来转移视线。”

星期三,香港记者协会发表声明,抗议汕尾当局以莫须有罪名指控香港传媒,强调记者前往采访实属应有之义。美国之音就相关问题对在香港的资深媒体人周兵作了电话专访。

记者:乌坎的事情您关注了吗?

周兵:我在看。

记者:今天说一些媒体,特别是香港媒体,在煽动、导演、策划,您怎么看?

周兵:香港媒体一般不会去煽动的 ,有可能和他们(乌坎村民)采访接触这样。因为香港媒体,尤其是一般媒体,像TVB,比较中立,没有什么好煽动的。

记者:您对汕尾的新闻办的说法怎么看?

周兵:我看到了。不光是对香港媒体,还有美联社、法新社、 NHK、 CNN等基本上所有的(媒体)它都说是违规采访。当然它特别提到香港媒体有这个煽动的情况。

记者:这种说法符合事实吗?或者是有什么道理吗?

周兵:应该不。这都是一贯套路,新闻记者一般不会去煽动,也没有办法煽动。新闻记者了解的情况有限,这是第一。第二,尤其香港记者对国内很多做法也不是特别清楚。所以这种情况下最多是采访,或者是在媒体传播上如何扩大影响也许有些说法。但是说煽动他们做什么事情?因为他们做的事情也是和平游行而已啊!

记者:但是官方想把责任推给媒体。

周兵:都是这样的,官方一到这个事情上,基本上就是境外势力影响,境外势力在后面煽动支持等等。基本上每个事情都是这样做的。比如香港学生去占中,也是境外势力。中国任何一个事情,只要出现了,哪怕没有出现境外人员的话,也说境外势力,因为这样,这个逻辑是他们比较好讲的逻辑嘛。但凡遇到什么事情,往境外势力方面一靠,稻草人就竖起来了,所有行动都有合法的依据了。

记者:接下来你看这样一说,会对媒体采取什么行动?

周兵:谁能够申请得到批准采访呢?境外记者一般得不到申请批准的,所以今天的公告基本上是对全球的媒体。我刚才讲了,通讯社,包括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CNN、NHK都点名点到了。不光是香港媒体,香港媒体还是捎带说的。主要是全球媒体。因为毕竟香港媒体影响有限,地方政府或主管部门最害怕的就是全球新闻。上次乌坎事件就是在全球关注下进行的,所以官方有很大压力,最后达成了一个相对温和的妥协。今天对乌坎人最有伤害的是电视上,林祖恋说了我法律知识不足,法律知识肤浅,我在民生项目中有拿回扣,回扣巨大,我要检讨。这个电视示众的事情又出现了吗。

记者: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乌坎村民集会抗议当局抓捕村长林祖恋(推特图片)

乌坎村民集会抗议当局抓捕村长林祖恋(推特图片)

​周兵:污名化的事情,尤其是电视示众,就像上次雷阳事件,警察出来一说,足浴女一说,然后基本上就是一个污名就抛过去了。按照法律规定来说,任何人在没有被法院审判结束以前,都是一个嫌犯而已。这个嫌犯不应该说是自己在电视上招供的。你要经过法律审判完了之后你有罪就有罪,无罪就无罪的。当然,法庭怎么审判,在中国这个情况下,咱们也很难知道。但是在审判以前,不管你多大的罪过,你基本上是一个嫌疑人而已,而不是一个罪犯 。犯现在把人家放在电视上示众之后,就说他都承认了,他贪污受贿,自己都讲了,那基本上这个做法是违反法律程序的。

记者:那么记者,不管是港媒也好,还是国际媒体也好,他在那地方采访,遇到这种事情。根据你到目前为止所看到的这些报道,你觉得他们有在那儿煽动,或者是在那儿起哄之嫌吗?

周兵:他们即使是煽动,这些乌坎的人也做不出什么过分的事件啊。乌坎的人从上一次(2011年)乌坎事件到现在为止,乌坎的人从来也没有想到要去推翻政府,或者打倒谁。他们基本上的要求就是“还我土地”而已。“还我土地”,然后就是把村里面的贪官们收拾一下,基本上就是这样的,目的都是一个很简单的贤政问题,而并不是一个社会的政治问题。虽然那一次村委会的选举是有相当大的指标意义的,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也就是村委会而已。这个是一个村子的管理权,和政权、意识形态基本上都是没有关系的事情。因此,像这样的事情,你说记者去煽动,他能做到什么事情?所以说,记者说是在国际上传播,(也只是说)应该怎么样做而已,因为他们(乌坎村民)的目标并不是一个政治诉求,他们的目标基本上是利益诉求。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说他(记者)能煽动?而且乌坎的人,当然上次和警察有冲突的时候,那也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到目前为止,你看他们组织的行动都还是打(举)着国旗啊,唱着革命歌曲啊,要求还我支书啊,要求还我土地,也就是这些啊。

记者:甚至还喊着“共产党万岁”呢。

周兵:对啊,他基本上就是唱着国际歌,喊着“共产党万岁”,还我共产党书记,都是这样子的。因为像在基层的运动,他们没有政治倾向性,他基本上都是一种(诉求)利益的群体运动,所以你说你再煽动,也没有颠覆政权的危险。

记者:是,就是说乌坎人他们做事情还是比较有分寸的是吗?

周兵:他们因为上次(2011年乌坎事件)有经验了嘛。他们的目标都是简单的、地方性的、基层官员的目标。而且他们主要的利益就是“还我土地”而已。

记者:那可是现在那边的警察啊、警车啊还都在那儿,那气氛也是蛮紧张的。

周兵:是,(警察、警车)非常之多,看起来。因为乌坎的事情它不像别的,比如说拆迁啊,别的一些的基层的群体运动。乌坎的事情因为上一次受到了国际关注,这一次又是这么多国际媒体去了,而且乌坎是作为中国基层民主选举的一个指标。大家都看到乌坎的事情呢,都觉得乌坎的事情会对其他的,比如说基层的选举有一些影响,或者基层的村民管理委员会(有一些影响)。这还是村民管理委员会,基层这一级这还不是政府。对这一层体制上的改革或者民众的参与啊,有相当大的指标作用,因此全体媒体都去了。这个地方政府,我就不知道这个地方政府为什么会出这样子的怪招,因为上一次,已经解决了,说土地应该还给村民们,或者是把这个利益能分到村民手上。为什么这一次,这几年过去,(这个问题)也没有处理,这是第一。第二,村民要集会,又把人家支书给抓了。

记者:那么现在林祖恋的事情,现在还是处于一种侦查阶段或者是嫌疑阶段,还根本没有定案,对不对?

周兵:我主要关注的几个问题,第一,是乌坎人在这个村民自治的活动中,确实是起到了一定作用,而且给全世界的人看到,中国在基层上也可以进行一些管理上的改革,(起到了)这个指标作用。这个事情本来地方政府上次是已经处理了,广东省政府都已经处理完了。可是这么几年过去,他们(乌坎村民)基本上的诉求没有得到满足,他们准备再一次请愿。

他们的请愿活动其实是经过上一次的斗争之后,他们组织地挺好的。第一是别让别的村的人参加,第二是他自己有一个纠察队,第三全都是“共产党万岁”这样子的口号。基本诉求就是要求“还我土地”而已,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本来政府上一次已经把矛盾都温和地解决,而且作为一个很好的典范,在全世界给大家看到。就是说,民众的诉求政府有回应,而且是以温和的方式解决的,而且答应了民众的基本合理要求。但是这么几年过去,这些要求不仅没有答应,而且现在人家要再提出上诉的话,又采取很多极端的行动,比如说抓这个书记啊,大兵压境啊,警察武警出现啊等等。那么这样子又挑起一个大的国际事件,我就不知道地方政府是怎么想的。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林祖恋的抓捕的问题,和给他安的一个罪名,以及他今天视频认罪这个事情,您再能谈一谈,就是他为什么这样做?

周兵:这都是违法的。因为林祖恋上一次,因为他是一个退休人员,而且他有过去在比较大众机构工作的经验。所以我因为乌坎的事情看了纪录片,就是看了阳光卫视他们拍的全程纪录片,就是很长的纪录片。他在这个乌坎村的这个村里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他又,第一,逻辑思路比较清楚。第二,言辞也比较有理。第三,他有一定的煽动性。那么,他是这个村子里的核心人物,上次的运动最后能有那个结局的话,和他有相当大的关系。因为他主张“非暴力”,然后是“理性争取”。

在过去的这五年间,乌坎的,因为乌坎的有一个情况我们不太清楚,就是后续的进行。比如说民生的建设,因为他牵涉到的是民生建设里的工程,里面有回扣。因为乌坎的土地基本上还是在人家富人的手上,或者是已经卖出去了。那么乌坎的资源是有限的,所以在乌坎能够进行什么大型的工程的话,可能性,就是资金投入的可能性是有,但不会有大量的资金在这个地方,否则村民也不会这样不满意了。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就非常怀疑,他受贿啊、贪污啊,有多少钱可以供他受贿贪污的?这是第一。第二,即便怀疑他受贿贪污,在法庭没有审判之前,他只是一个(被)怀疑人、一个嫌疑人而已。那么嫌疑人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由公安部门让人家在电视上认罪的。这是违反法律的,因为无罪推论的结果,就是要法庭判完之后才说你有罪或者是没罪。

这个是一个不好的做法,这个彰显了这个国家的管理,在法治上,完全还是在一种原始状态,而且还基本上是以自己的利益来进行各种各样的行动指导。我觉得这是给国际上造成一种很坏的印象。你在一方面又强调法治,另一方面又彰显了各种不符合法治的做法。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