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邓府驸马吴小晖演绎的“裙带经济学”


南方周末的道歉声明(网络截屏)

南方周末的道歉声明(网络截屏)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这几天,安邦公司CEO吴小晖经历了一番暴风骤雨般的媒体洗礼,继《南方周末》1月29日系列报道轰传之后,北京的财经、财新、北青周末都在加班加点,围绕吴小晖与毛晓峰这一对财界奇才发表了多篇文章。其中有关吴小晖的报道,以财新网的《安邦大冒险》最有看头。

安邦难安:“孙驸马爷”身份已成往事

《南方周末》2月1日登了篇道歉声明:“本报1月29日关于安邦保险的相关报道,信息核实有不实之处,就此对安邦保险集团及主要负责人致歉”。

1月29日报道整整四版,信息极为丰富,道歉声明未指明“不实之处”究竟指哪条信息,只能让人猜测,《南方周末》受到极大压力,才勉强做出这一道歉。

对照财新《安邦大冒险》一文,就可明白《南方周末》道歉声明的所谓“信息核实有不实之处”,可能是指吴小晖与邓小平外孙女邓卓苒(邓楠之女)的婚姻状态。财新文章有段点睛之笔:“吴小晖有过三次婚姻,第二任为浙江省一位卢姓副省长之女,第三任妻子是在陈小鲁的公司标基投资集团工作时邂逅的卓苒——前国家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原中国科协党组书记邓楠之女,两人有一子,但目前夫妻关系已确认中止。2014年,因海外媒体多渲染安邦与邓家的关系,邓家曾小范围开会讨论过安邦的事宜,确认已与邓家无关。”该文提供婚姻关系中止的另一证据是: “安邦集团31家股东中本有两家公司间接有卓苒的持股,但在2014年12月,显示卓苒已经从这两家的股东名单上退出”。也许,卓苒持投退出之日期,就是她与吴小晖婚姻关系中止的日期。

通观全文对吴小晖经商的不诚实与任性的描绘,以及吴对裙带关系背景的超级发挥,《安邦大冒险》一文谈的其实是两点:一、吴小晖已经不是邓府“孙驸马爷”,因此,吴的产业并非邓府产业;二、朝廷如何处置这位邓府前孙驸马,与邓府无关。总之,全世界沸沸扬扬传闻吴小晖是邓府孙驸马好几年,直到事发之后,邓府才借财新文章澄清,其实是认栽。

就在前十来天还牛气冲天的吴小晖,被财新一篇文章打回原形,从第一铁帽子王府孙驸马还原为一位温州商人。这件红色蟒袍的剥落,比帅府公子陈小鲁借微博发声明以示切割带来的打击沉重得多。

当年赖昌星一案,曾牵涉到贾庆林夫人林幼芳,据传说是江泽民让贾与林离婚以示切割,这次邓吴婚姻中止也算有前例可循。邓吴婚姻结束于何时?文章没交待,即使对这段婚姻缔结非常了解的陈小鲁,在1月29日南周文章轰传之后接受香港《苹果日报》采访,还在证实吴是邓公外孙女婿,只能说“侯门深似海”,即为密友亦难知晓侯门之事。

吴小晖证明:投胎要靠运气,附凤亦可升天

吴小晖非常能干,除了婚姻的选择上眼光独到,心想事成之外,还善于运用这份婚姻资本。吴小晖的第二次婚姻是他蚕蛹化蝶的关键一步,因为有了浙江省卢姓副省长千金下嫁,吴才能够在浙江做汽车销售成功,并有机会结识帅府公子陈小鲁,然后才有结识邓府“孙公主”机缘,喜结连理,结下了于他当时至关重要、眼下事关公司生死的裙带关系。

近年来,资本的“跨世代转移”成为经济学研究的一个分支,这种跨世代转移主要发生于父母与子女之间,但有不少亦发生于岳父母与女婿之间。这一研究注重“家族关系”(kinship)对个人成功的影响,尤其适用于亚洲文化,因为亚洲国家的人治色彩非常浓厚,裙带关系是非常重要的社会资本。通观有关吴小晖的所有报道,吴之所以牛气冲天,乃是他有这一裙带关系,他与安邦的成长与壮大,充分证明了在中国这个身份型社会里,除了“拼爹一族”可以大展身手之外,还可以创造条件,攀龙附凤,成为“靠岳父一族”。在中国、台湾、香港,包括日本,都知道“娶富家千金(官家小姐)可以少奋斗二、三十年”这一事实。

吴小晖的过人之处在于其善用婚姻资本,《安邦大冒险》专门为此写了一节“将‘背景’杠杆到极致”,其中有几件事实不可不提,其一是“吴小晖控制的基建公司在浙江名声不是很好,在浙江的几个公路项目路况很差,只赚钱,不舍得投入。但因为有背景,浙江也拿他们没办法。”此事可见吴的傲气,仗着第一铁帽子王府孙驸马身份,不将地方政府放在眼中。其二是“安邦有那种能力,可以推着监管往前走,包括修订法规。”这一点,就是我曾经说过的“利益集团俘获国家”现象。以金融行业这条食物链为例,一家金融机构将部分租金上供给更上端位置的人,为的是从一些金融监管机构和某些政府部门那里获得商业机会或换取对其违法违规行为的放纵、赦免,或者形成对寻租者有利的法规,最后形成了监管者与被监管者的共谋腐败。吴小晖用以寻租的本钱,除了利益之外,更多的是他的孙驸马身份。中国金融行业至今仍然保持半市场半行政干预的特点,这种政治身份有广阔的寻租空间。

“红色商业圈”将何去何从

“孙驸马爷”被打回原形,还原为一位贪婪无度的温州商人,安邦的命运就看“运气”了。所谓“运气”,就是朝廷的意思。安邦的事情,说大就大,比如安邦曾从事过的利益集团俘获国家活动,最近举牌收购民生事件,都可往“扰乱国家金融秩序”上靠;说小就小,因为有些事情是十八大之前做的。最近王岐山再度敲警钟,澎湃做成的标题是“十八大后仍不收敛的,你已成纪委的VIP了”。

但本朝红色家族经商带来的危害,其实早就不是草民“嫉妒”的问题,而是动摇党本国本的问题,否则习近平也不至于率先垂范,拿自家两位皇姐作法。财新网在《陈小鲁独家回应:我不是安邦实际控制人》一文的结尾中,说“陈小鲁微信称在安邦并无股份,但标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仍为安邦集团股东,持22.68亿股,持股比例3.664%,而工商资料仍显示陈小鲁为标准投资集团的股东之一。对此,陈小鲁模糊地回应称,标准投资里的一些人,年龄也都大了,差不多该准备考虑不干了。根据陈小鲁的回答,无法判断这是否代表陈小鲁等人打算或已将股份套现,还是从来就是替吴小晖代持”。“考虑不干了”,也许是陈小鲁等红二代已经嗅到危险气味,不想成为中纪委的VIP,准备金盆洗手,退出商界。但如何平安退出,则要看朝廷意旨了。

吴小晖这种平民出身的驸马,其商业冒险成功,得益于其苦心结成的裙带关系;其冒险之旅行将终结,也与其“裙带”被斩断有关。雁过留声,吴小晖在权力金钱场中“潇洒走一回”的经历,为世界留下了一个中国“裙带经济学”的经典样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