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从一战士兵身上寻找治疗痢疾新线索


一名海地妇女在洪水造成的积水中洗衣物和床被。(2014年11月4日)

一名海地妇女在洪水造成的积水中洗衣物和床被。(2014年11月4日)

一位早已逝去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英国士兵有可能为痢疾的新型疗法甚至疫苗提供线索。因为落后的卫生条件和战乱,这种疾病至今一直困扰着发展中国家。

《柳叶刀》医学杂志近日发表了一战特刊,纪念这场曾被称为“结束所有战争的战争”的一百周年。特刊报告了对引起痢疾的福氏志贺氏菌的复杂的基因组重建工作。

威康基金会桑格学院的凯特∙贝克博士是一项新研究的首席作者。

她说:“今天,由志贺氏菌属引起的细菌性痢疾仍然让成千上万的人致命。 其中,发展中国家的儿童是首要受害者,他们年龄在五岁以下。”

她指出,尽管二十世纪初开始就取得了这么多的科学进展,但痢疾今天还仍是一个问题,贝克博士说。

贝克博士说:“实际上,一战时期就有历史分析辨识出引起痢疾爆发的主要原因。这些因素时至今日仍是个问题。前两大因素是卫生状况和营养不良,最后是具体疗法的缺乏。我们现在仍然没有志贺氏菌的注册疫苗。一战的时候还没有细菌学诊断,但现在我们有了,我们可以排列出这种细菌的基因组。但结果却只是表明,这种细菌一直在不断演化,对付我们控制它的努力。”

此外,疫苗仍然可望而不可及。

贝克说:“制造针对志贺氏菌的疫苗很困难,这有多个原因。首先是很难找到好的志贺氏菌的动物模型。我们发现很难在任何动物模型身上复制疾病。所以志贺氏菌疫苗必须在人类志愿者身上试验,可以想象,这样一来,难度就大了。”

另外一个问题是,志贺氏菌和普通大肠杆菌有很多相似处。它寄生于人类的肠道。所以,针对志贺氏菌的疫苗会对其它对人类有益的菌种产生反作用。大肠杆菌有很多种,新闻报道中提到的造成感染甚至有时致命的只是极少数。

贝克说:“最后一个制造痢疾疫苗的难点在于它的病原体的多样性。福氏志贺氏菌有多于16种菌株类型。所以要找到作为免疫目标的单一蛋白很困难。”

如今,痢疾治疗还是采用多年来的方法,既多多摄入液体、卧床休息以及在严重情况下采用抗生素。

贝克博士说研究者希望从1915年在法国死于痢疾的一名军人---东萨里团第2营的列兵欧内斯特∙凯布尔身上找到线索。

她说:“我们特意回到一战时期,因为我们想纪念一战一百周年,想纪念那时死去的士兵,尤其是那些死于传染病的人。但实际上,就像我们之前说的,这是一个时至今日也非常重要的疾病。分离细菌本身是重要的历史性一步,而这实际上也是最早的分离志贺氏菌的例子。”

分离出来的病菌是1915年从凯布尔身体血液里提取出来的细菌样本,一直存放在英格兰的国家标准菌库。它实际上开始了为未来的研究而储存细菌和病毒的过程。那个时候,医疗手段中还没有抗生素。

贝克博士说:“盘尼西林一直到1928/1929年才被发现,到1940年代才用于临床。所以他们当时并没有考虑用抗生素抵抗疾病。但是保留此样本的微生物专家展示出了伟大的洞见性,因为当时,他们实际上是说,战争把各种各样的导致痢疾的福氏志贺氏菌集中到了一起,于是他们有意把它保存了下来。他们说,我们不会再次看到这一切,我们需要把这种多样性保存下来以便研究。”

贝克说,研究者正深入探索为什么痢疾在过去的一百年里这么难对付。这个样本展示了志贺氏菌会产生越来越强的耐药性。因为很难排列它的DNA序列,所以难以马上获得新疗法或者疫苗。但是科学家们正在寻找细菌基因组中不变的部分,希望从中找到研制药物或疫苗的稳定对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