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专家:19大军委大换血


在人民大会堂前接受习近平检阅的解放军(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在人民大会堂前接受习近平检阅的解放军(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中国军事问题专家说,中国军队内庞大利益集团的形成历时邓、江、胡三朝,习近平尽管反腐力度空前,已经扳倒包括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在内的十多位高级将领,但仍面临重重阻力、需顾虑“投鼠忌器”。此外,有中国军事问题学者指出,习近平军队反腐魄力值得称道,但没有勇气探究产生腐败的根本原因,只能“治标不治本”,无法将反腐进行到底。

中国军事问题专家林长盛告诉美国之音,尽管习近平军内反腐力度空前,但20多年在军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利益集团,使他反腐遭遇巨大阻力,以至于目前反腐换将只能最多及至解放军四总部。但林长盛说,习近平的最终目标是在19大将现有军委人马全部换掉。

林长盛说:“习近平即便知道(这些人的底细),现在也没办法都换掉,需要时间。”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共十八大后被宣布查处的解放军涉重大贪腐案件的军级以上军官共16人。其中以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军衔最高,为上将,其余涉案军官中中将4人、少将11人、上校1人。

“从这里面就可以看出来,最高层是四总部的,但中央军委没换人。”长期研究中国的军事问题的专家林长盛说。

中共18大上通过的新一届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副主席范长龙、许其亮;军委委员8人,分别由国防部长、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和总装备部部首长,以及海军、空军、二炮司令员担任。

多个军委成员与徐郭关系密切

林长盛认为,现任军委委员中其实多人都与徐才厚,或另一位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关系密切。他说:“军委第一副主席范长龙绝对跟徐才厚是有关系的;还有总政治部主任张扬,他是从42集团军出来的,跟徐才厚也有关系。另外总参谋长房峰辉出自47集团军,国防部长常万全是第21集团军的,都是来自西北的,都是郭伯雄的部下。”

中共官媒人民网在报道16位军官被查消息时,特意在标题中点出了落马将领中“成都军区最多”,似乎在暗示下一个大老虎是郭伯雄。

海外媒体《明镜邮报》甚至引述北京军方透露,“郭伯雄有可能在新年前后被证实宣布双规。”

但林长盛认为,郭伯雄和其他高级将领可能会软着陆,因为习近平须“投鼠忌器”,顾及仍活着的提拔他们的前朝元老。

与此同时,习近平又通过反腐对解放军高层进行了人事大调整,将自己信任的人换上位。官方的正式报道称之为“2014年冬季军方展开的例行性人事调整”;而网络和海外媒体则报道有“一份40余军级以上职位调整名单”,并指中国的“武警司令、政委双双换人,最不寻常”。

换上位的多与习有过交往

林长盛指出:“最近北京军区司令员、卫戍区司令员、武警部队司令员的更换,一人来自南京军区,其余两人都是驻福建第31集团军,这三人都跟习近平过去有过交往,是习比较信任的人。”

林长盛认为,习近平真正的目标是对军委进行大换血,“当然现在军委基本没变,但我估计再过一两年军委就变了。等到19大,就会把这个线上的人慢慢地全给换下去。”

军队不搞国家化永远是现代化的绊脚石

中国军事问题学者、历史学家余茂春认为,习近平在军内的反腐大动作不过是出于政治需要的又一次军中大清洗。他说,“对徐才厚以及其他高官的一波波清算,虽然手法、调子不一样,但实际上目的差不多,都是从政治的需要出发对军队加以整肃。所以说中国的军队不搞国家化它就永远是现代化的绊脚石。”

余茂春认为,中国的军队和政治关系太密切,这既是中国的现实也是中国军队的悲剧。“每一次政治大动荡都对军队冲击很大,而军队对政治的卷入也非常过分,比如1959年反彭德怀,之后军队里面就是一个大清洗,一排一排地倒下;林彪1971年出事之后也是大清洗,军队里面的高官跟林彪有关系的都受到清洗。”

余茂春认为,习近平反腐虽然魄力很大,也很得民心,但他却没有勇气探究产生老虎的原因,因此他反腐必然反不到根子上。余茂春说:“这个腐败跟制度有关系,并不是一小撮。如果说像军委副主席这样的人都是大老虎,那就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制度性的,和军队的性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不管腐败是大面积还是小面积,如果不从根本上找原因,他这个反腐败永远反不到底。”

3万买个连长、野营要带空调

但是中国军队的腐败严重是有目共睹的事实,用林长盛的话说,“简直如洪水泛滥”。他说,“过去20年,军队的卖官是明码标价,一个连长要3万,依次往上升”,所谓“千军万马”、“百万雄师”,即百万买师级官位,千万买军级官位。他说,早在90年代,他一位朋友的儿子就是在向团政委交了3万元后才当上了连长的。“各级军官,如果不出钱你就不可能得到提升。这几乎是大面积的、普遍性的,而不是个别的。”他补充说。

江泽民当政时,因其在军内没有根基,便以经济手段收买军中关系,开启了军队腐败大门。胡锦涛在军中也没有根基,他10年空转,只有任凭腐败蔓延。林长盛说,“那时解放军野营都要带冰箱、电视机、空调和洗浴设备,把帐篷摆得横成排、竖成行,然后前面还要摆上花等等。你要翻10年前的解放军报那些报道比比皆是,都是当正面报道!”

余茂春认为,解放军腐败严重的根源在于其特权太多。他说,“中国军队是维持共产党政权的中流砥柱,由于有这种特殊地位,所以受到特殊关怀,特权很多。其它地方官员做不到的事情,很多军队官员都可以做得到。共产党高官都懂得要保住自己的地位,必须控制军队。习近平懂这一点,薄熙来、邓小平都懂这一点。所以军队特权特别多。这是军队特殊化、腐化的一个最根本原因。

军队利益集团始于邓时代

林长盛表示,其实军内利益集团的形成不仅在江泽民时代,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就是邓小平的邓办主任王瑞林。他说,“徐才厚、郭伯雄,基本上都是在1992年发起来的。那年中国军队的权力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杨家将’(被邓小平整)下台。不光是杨尚昆、杨白冰两人,他们掌军权已有7、8年,有一大帮人;他们一下台,那一大帮人也都慢慢下去了。这时候军内形成一个巨大空缺。而王瑞林是在1992年首次出任总政治部第一副主任,实际上当时的主任于永波也要看王瑞林眼色行事。邓小平的心腹大秘王瑞林是邓家派到军内的实际掌控人。”

《中共太子党》作者之一、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高新写道:“1999年9月,在当时召开的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上,徐才厚和郭伯雄同时被增补为中央军委委员。同日,王瑞林在总政治部宣布了由徐才厚接替他王瑞林的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和部党委副书记职务……心甘情愿地不再担负工作,因为军队组织大权是交到了他最最放心的人手上了。”

有人说,过去十多年中国的军队基本上就是徐才厚的东北军和郭伯雄的西北军。高新继续写道:“从王瑞林到徐才厚。从1992年的14大到2012年的18大,整个共军的组织体系被他们两人接棒经营了整整20年,枝繁叶茂、盘根错节,受其益者广布全军上下”

可以想见习近平不管是反腐也好,将军权重新夺回也好,其面临的阻力不仅来自那些他要搬掉的贪官,而且还有曾经提拔他们的人。

不过余茂春指出,习近平并没有任何将军队国家化的系统计划。“他只抓大老虎,治标不治本,这就是中共反腐的最大毛病。因为中共的这个本不是搬倒一朝一代贪官可以改变的。它有贯通性。你把上一朝的大老虎抓起来,上一朝之前的人也有问题;现在这一波人有没有问题?也许有。因为,他们都是同一种政治文化里长大、操作起来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