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19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胡平专访:“习核心”的权力格局


中国共产党在2016年10月正式推出“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说法。

外界观察家普遍认为,“习核心”称号的正式推出标志着2012年11月上台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所追求的大权独揽又进入一个新阶段。

然而中国媒体只是奉命发表中共宣传机关指令发表的报道和评论,对中国公众和外界所关心的许多问题保持沉默。这些问题包括:

推出“习核心”名号之后,习近平的权力是否已经超过中共已故强人领袖邓小平,甚至正在逼近毛泽东?习近平现在看似势不可挡的权力是否还有限制?有什么限制?在“习核心”的名号正式推出之后,中国媒体明显回避宣传“习核心”,其合理的解释是什么?获得“核心”封号的习近平的权力现在还面临什么样的不确定性?

在纽约出版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就这些中国当局禁忌的话题提出了他的看法和分析。

中共最高权力的名与实

齐之丰:“习近平的的权力之大和权力集中程度之高超过邓小平,直逼毛泽东”的说法似乎成为一种共识。你对这种共识有什么看法?

胡平:“我们必须在恰当的历史背景中观察和评价习近平的权力大小及其运作。

“首先,习近平和邓小平的权力有很大的差别。邓小平在(中共已故领导人毛泽东所支持的)‘四人帮’垮台之后复出,直到他去世之前,一直是他后来所说的他‘说了算’,他是中共领导‘核心’。但邓小平这个实质上的核心始终没有占据中共党和国家的最高职位,他的权力主要是体现在他有丰厚的资历、威望以及在中共党内有广泛的人脉这个基础上的。

“毛泽东我们的当然都知道他是高度的个人独裁。

“中共本身就是一种个人独裁的制度。在毛死后,因为中共党内上层痛感在毛时代的党内清洗对中共包括对中共高层造成的损害,所以都对个人崇拜有高度的警惕和防范。也就是说,在毛死后的那些年是不利于形成新的个人独裁的。

“另外,从(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执政一直到邓小平去世,也就是从1976年10月算起一直到1997年2月邓小平去世,在20多年里,中共上层是一种很奇特的局面,这就是,权力职位和实际权力两者分离,在名义上有最高权力的人和实际上有最大权力的人不是同一个人。

“从1976年开始,华国锋是党政军一把抓,是第一把手。但华国锋也不得不让在毛泽东所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倒的中共老一代革命家复出。这些老革命以邓小平为首,还有陈云等人,他们由于过去有深厚的资历,在党内有广泛的人脉,他们实际上拥有相当大的权力。因此,华国锋的权力就相当有限。

“在华国锋之后是胡耀邦,后来又是赵紫阳先后担任了中共名义上的最高领袖。但有邓小平在,他们的权力也有限。因为有邓小平垂帘听政。

“再后来是江泽民接任党政军的最高职位,但在邓小平去世之前,他的权力也是很有限,因为有邓小平和其他中共元老、尤其是邓小平的存在。在这20年里,中共就出现了一种我刚才说的很奇特的局面,即拥有名义上的最高权力的人和实际有用最高权力的人不是同一个人。

“这种局面就是使两方面的权力都不能达到最大化。名义上拥有最大权力的人没有最大的权力,而实际上掌握最大权力的人没有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所以他的权力也因此受到了一种限制。

“等到邓小平死了之后,江泽民一度没有人可以制约他,权力比邓小平在世时更大了,所以,他就可以到处安插他自己的人马。所以一直到今天我们都可以看到中共上层被归为江派的人都拥有相当大的实力。

“但是,邓小平又隔代指定了一个接班人胡锦涛,江泽民不敢轻易改变这一点。由于江泽民不能自己指定自己的接班人,这就使他的权力在邓死之后依然有限制。

“在邓死后,江泽民继承了大位。在中共刚刚经历了两个强人之后,上来一个比较平庸的、又没有显赫的革命经历的人,这样的人当最高领袖,他没有毛和邓那样的资历,他的权力和权威也就不能达到毛和邓那样的水平。

“等到胡锦涛上台,由于江泽民的存在,他始终受到牵制。所以胡锦涛的权力毫无疑问也是有限的。再说胡锦涛也没有权力自己给自己指定接班人。这又给胡锦涛的权力带来一层限制。

“到了习近平时代,情况就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当然这是因为在他上台的时候,江泽民和胡锦涛这两个元老的势力相互抵销,这样习近平就不用担心后面有人垂帘听政了。

“另外,他又没有另一个人给他指定他必须接受的接班人。虽然也有人想提出胡春华、孙政才,但他们毕竟没有被确立为王储,他们是否能最终成为接班人还不能确定。此外,习近平又一身兼任党政军所有最高职务,从党政军最高职务一人兼任这一点上来说,他超过了邓小平。他上头没有太上皇,下头也没有被指定的接班人,这又使他的权力超过了江泽民和胡锦涛,有些类似于毛泽东了。”

习近平实权不比邓小平

“但习近平跟毛泽东和邓小平权力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毛泽东当然就不用说了。就算是跟邓小平相比,他也缺少邓小平当年所拥有的丰厚的资历和由此而来的人望、人脉。所以,习近平的权力在很大程度上是靠他的职位。

“在胡锦涛时期,有所谓的‘九龙治水’之说,有所谓的政令不出中南海之说。因此,中共上层有就有一种倾向,认为应当强化最高领袖的权力。这就给习近平集中权力造成了一种小气候。

“另外还有一个偶然的特殊因素,这就是在习近平上台之前发生了王立军事件。由王立军牵连出来了(与习近平有竞争关系的太子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再牵出(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这就使习近平上台之后可以以反腐败为理由,对党内上层的一些势力进行清洗,这就有利于他进一步强化自己的权力。”

“有这几条因素凑在一起,就使习近平的权力在名义上超过邓小平,但在实际上的权力远远超过江泽民和胡锦涛。有人就因此觉得他的实际权力超过了邓小平,直追毛泽东。但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他的权力跟毛泽东不能相比,比邓小平依然有相当大的距离。

“邓的权力之大就体现在他可以名义上不担任最重要的职务,但他可以发挥最大的作用。习近平的权力完全是依靠他的职务位置。一旦他离开位置,他就没有什么权力了。这就正好说明了他实际权力和个人威望显然不能和邓小平相提并论。

“邓小平可以让胡耀邦、赵紫阳,后来让江泽民站在第一线,但谁都知道最大权力还是在邓小平那里。习近平则必须凡事都要站在第一线,事必躬亲,不这样他就掌握不住权力。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他和邓有非常大的距离。

“就影响力而言,纵观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的历史,实际上中国就是两个时代,一个是毛时代,一个是邓时代。邓后时代基本上是邓时代的延续。也就是说,中共建政后三十年是邓小平开辟的。习近平现在的所作所为依然没有走出邓小平时代。”

“习核心”宣传的诡异

齐之丰:为中共十九大做准备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正式推出“习核心”的名号,但中国媒体却明显回避大力宣传“习核心”。通过谷歌搜索引擎用"核心"这个关键词来搜索中国新闻,可以发现包含"核心"这个词的名列前茅的新闻都跟习近平无关。例如,在12月21日中国时间晚上,我们看到的中国媒体有关“核心”的前五条新闻分别是:

健身不练核心力量,这怎么能行!
锻炼你的核心部位,不止拥有八块腹肌!
核心力量和平衡性在预防脊椎损伤方面的重要作用
沪臣地方金融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核心方向及环境
以先进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怎么抓?

看到这样的搜索结果难免让人感到意外。我想问,为什么中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推出“习核心”,然后又在宣传中这样回避“习核心”?

胡平:“这当然说明,“习核心”的推出推得很勉强。

“中共是一个独裁的制度,推出这种名号是自然的。但显然不要说是在社会上,就是在中共党内,在中共上层,真正信服的习近平的人显然很有限。习近平的缺点是显而易见的,包括他闹了那么多的众所周知的笑话。比如,把‘通商宽农’读成‘通商宽衣’。

“这种笑话,上层的人不可能不引为笑谈,虽然大家不会公开地讲。

“你看毛泽东的各种讲话,至少是在中共上层至少还被认为是有明确的个人风格,能够把那些人镇得住。邓小平没有毛泽东的文采,但你看他各种讲话,实实在在,至少是一句是一句,至少不会闹笑话。

“现在的上层干部又不是土八路,不是大老粗没文化,而且过去他们的资历跟习近平都差不多.你要他们特别服气你,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不仅是在中共上层,就是在一般的干部中间也这样。最近有一个报道,说去年湖北恩施一个富商被请去给政府干部讲话,讲话中据说那个富商对时政、对习近平的政策有所批评,得到了与会的人的一致鼓掌,但当时请他讲话的那个官员没有及时地表示反对,只是委婉地表达了不同的看法。结果今年那个官员就被撤职,那个商人也下落不明了。

“从这件事来看,不要说在社会上,不要说在自由派知识分子当中,单单是在官僚中间,习近平的个人威望还是和邓不能相比的,更不要说比毛。”

“习近平确实不学无术得惊人。例如,给他写稿的人明明写的是中国人均收入8000美元,但他自作聪明,说成是8000万美元。这说明他对这些基本的经济问题没有概念。

“另外,习近平上台以来叫得响的就是反腐败。用他的话说就是‘打铁还要自身硬。’但他恰恰自身就不硬。境外媒体早就披露,习近平家族和其他高官家族在经济上问题很严重。也仅仅是在他被确立为王储,他的家族才停止了商业活动。

“当然我们知道,这并不意味这他们要交出这种不义之财,而是无非把不义之财变现而已。所以,在这方面,他自己的表现,他的家族的表现也完全不能服众。而随着他的反腐运动的推进,人们也越来越看得清楚,他的反腐是选择性的反腐败,主要目的是清除政敌,通过清除政敌来杀人立威,树立他个人的威信。

“此外,今天的时代和毛时代以及邓时代有很大的不同。现在毕竟是一个信息时代,由于互联网的普及,人们的见识和相互的交流都远远超过过去。在这种情况之下,你要重新建立过去那种毛式的权威,那是根本就办不到的。

回避"习核心"宣传为哪般

齐之丰:有人说,回避“习核心”宣传是战略性的,是习近平的战略。我们完全可以相信,这大概就是习近平的战略,因为在当今中国,没有人敢阻挡给习近平抬轿子的行动,只有习近平本人可以阻挡。我的问题是,习近平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战略?

胡平:“至少从今年年初,以及去年,出现一些给习近平歌功颂德个人崇拜的歌曲,在今年的人大政协两会上一些官员再对他的阿谀奉承,显然这些官员的表现遭受冷遇。

“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不管愿意不愿意,他都应当很清楚,如果放任下面的人对他吹牛拍马,会引起很多同僚对他的不满,对他的地位反而不利。

“我想,这怕不是出于他个人的谦虚不愿意看到别人这么做,而是因为知道这么做会引起另外很多人的不满,那些人会在这个问题上借机发难。

“中国人毕竟经历过毛时代,大家对那种歌功颂德的恶果多少还保持了一些记忆。这一点我们知道邓和毛就不太一样。邓在1989年出动军队镇压北京的要求民主的示威者之前,在他个人威望比较高的时候,中国针对他个人的歌功颂德和个人崇拜宣传并不多,当然这也跟他在名义上不占有最高权力位置有关。

“中国人已经多多少少地对这样的情况习惯了。所以,习近平再重新搞毛泽东时代的那种歌功颂德的方式,有很多人会相当地不满。我想,习近平更多的是忌惮这种来自同僚的不满而去约束下面的人的吹牛拍马。

“而且,在中国的新形势下,个人崇拜宣传还动辄变成讽刺。比如,本来宣扬习近平个人崇拜的习大大的说法,本来是要表示亲切,本来是塑造他很亲民的形象,结果传来传去变成了讽刺。现在挖苦他的人用'习大大'的频率要大大超过奉承他的人,习大大成了一个负面的词。我想他对种局面多少也是有一点感觉。

“应当指出的是,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宣传是首先他自己答应这么做,然后就是奉迎之徒趁机推波助澜,结果导致不满,包括中共官僚当中引起不满,因此,他就知难而退,在这个问题上赶紧做一个收缩,以致到今天已经由官方确立了‘核心’地位,虽然下面从来不缺乏吹牛拍马的人,但今天还是听不到多少吹牛拍马的声音,那当然是因为习本人在抑制和约束,而他的抑制约束的理由就是担心会适得其反。”

习近平不得不有所收敛

齐之丰:假如说习近平在中共党内的权力和权威已经追上邓小平,请问,当年邓小平有党内大佬陈云等人的制约。现在谁在制约习近平?谁能制约习近平?

胡平:“现在确实是没有一个明显的人出头可以制约他。中共的制度不允许人公开地表达对中共最高层领导人的不满,所以就算是有人想制约他,外人可以看不到。

“从历史上来看,毛时代不用说,到了邓时代,我刚才说了,邓不占据最高职位,而陈云资历跟他相当,甚至在毛时代陈的排名一度还比他靠前。那时的中共领导人排名是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邓(小平),邓在最后,陈云资格更老。在论资排辈的传统之下,大家对陈云总得让他三分。邓就这样有了制约。

“现在习近平占据了最高的职位,权力上也没有人能跟他抗衡。但可以想见,在中共党内尤其是在上层对他不买账的不是一个两个人的问题,一定是有相当范围的高级官员是这种态度。习近平对这一点一定有所感觉,他所以才不得不有所收敛。”

习近平面临权力不确定性

齐之丰:假如说习近平在中共党内的权力和权威已经超过邓小平,中共党内已经没有人能制约他,在政治学者看来,独裁政权的特性就是,不断扩大权力是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那么请问,习近平为什么还没有成为习泽东?为什么连习近平控制的中共宣传机器似乎也没有信心或没胆量把习近平的当作习泽东来宣传?

答:“他的权力就是来自他的职位,不是来自他有什么高出众人的什么资历、声望、人脉。他现在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他毫无疑问在确定接班人方面可以是中共党内最有话语权的人,但他可能也受到很大的限制。因为他一直不能形成自己的派系。

“这就跟毛不一样,跟邓也不一样。毛邓毕竟是打江山打出来的,邓又由于在文革之后复出,成了搞倒退的一个代表人物。也就是在那个阶段,许多复出的老干部也就形成了以他为首的一个群体。胡耀邦等人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跟他关系密切起来的。等到毛一死,老干部都复出,邓小平就成了改革派的领袖,俨然成了一股很大的势力。

“习近平就不一样,他完全是一个孤家寡人上台。他背后并没有一个强大的派系在支撑他。这当然也是因为他要受中共体制的限制。中共领导人一级级爬上去的时候,都不能拉帮结派,因为必须要让他的领导放心,他没有自己的派系。等他登上大位,就会发现周围没有人。周围的人都属于上任甚至上上任的既定的格局。

“这样的格局他能改动多少,他没有把握。这就是习近平现在问题。按照原来已经能够排上队的接班人人选,如胡春华或孙政才,他未必喜欢,但是不是有能力把他们搞下去,尤其是不是能把他喜欢的人提上来,现在他显然是对这些完全都没有把握,没有能力做到。其实现在他都不知道他究竟喜欢谁,他倒是很想提拔他中意的人,以至于接他的班,他以后也可以垂帘听政。

“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只能继续进行清洗,进行权力洗牌。但这样做下去结果就是必定会遭遇更多的阻力,风险会越来越大。最终结果会是什么,现在很不确定。”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