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习近平反腐打虎欲立威 周永康惨跌还是软着陆?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

中国政府近日宣布的一系列反腐调查已经相当清晰地指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观察人士认为,习近平似已决心打破所谓“刑不上常委”的默契,拿下这只“大老虎”,为其新政立威。而羽翼被剪后的周永康将以何种方式“着陆”,则众说不一。

上周五(8月30日)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报道中共高层同意对周永康贪腐问题进行调查的消息后,引发外界对神秘的中共官场权力斗争的关注。

由于这则未经官方证实的消息出笼前不到一周,中国官方刚刚结束对其政治同盟、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庭审,引发外间各种猜测。

路透社星期三(9月4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说,周永康目前正配合调查,但他并不是调查对象,即使涉案,也不会像薄熙来那样被起诉。

虽然中共当局至今没有就是否对周永康展开调查作出任何表态,但连日来一系列针对一些官员及商人的贪腐调查看起来已经有了明确指向。

星期日(9月1日),当局宣布对国务院国资委主任、中央委员蒋洁敏涉嫌违纪进行调查。蒋洁敏曾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和董事长。

蒋洁敏落马次日,又传出中石油承包商、富豪华邦嵩被查;加之上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及其子公司中石油四名高级经理也因同样指控被撤职。

周永康在进入中共权力核心之前,曾在石油行业长期任高管职务。另一方面,他曾主管工作的四川省,也曾有过类似调查。今年6月,前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被捕。郭永祥曾是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的秘书。

《纽约时报》9月2日的一篇报道说,了解这些调查的四名人士援引高级官员的话说,这些调查与规模更大的秘密调查有关,并透露周永康之子和亲信在调查中被拘留或讯问。其中一位接受该报采访的前高级反腐败调查人员说,中纪委已经成立了处理周永康事件的专案组。

有观察人士认为,针对周永康的调查传闻与其政治同盟薄熙来的倒台不无关联,反映出中共党内残酷的权力斗争。

而更为具体的分析认为,周永康或将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为巩固自身权力而决心打下的一只“大老虎”。

习近平在今年1月召开的一次中纪委会议上提出反腐要“老虎”和“苍蝇”一起打。北京独立新闻工作者高瑜说,她曾听说那次中纪委会议后,习近平提出过一个抓四只“老虎”的方案,但是因党内有人担心可能因此影响党的形象而遇阻。高瑜认为,从目前的动向看,习近平决意以反腐为自己立威。

高瑜说:“他们两个人好像一直没放弃。他们的新政没有开局呀。你(习近平)开始又是南巡,又是到俄罗斯,但是国内腐败方面,你打‘老虎’,打‘苍蝇’没见到成绩呀,全是微博打的。所以我认为反腐这步棋他们是一定要下的。”

北京独立政治学者陈子明则谈到习近平打“老虎”背后的党内权力斗争因素。他说:“十八大以后权力就掌握到‘红二代’手里。这是确定无疑的。那么其他的势力看到他们越来越得势,越来越为所欲为,是想要阻碍他们的。但是我认为是阻碍不住的。他们要打‘大老虎’,就是要打。虽然会有一定障碍,但是还是要打。”

在陈子明看来,“红二代”决意靠整人树威,甚至不会顾及上层所谓“刑不上政治局常委”的默契。他说:“这种默契是江、胡时代的默契。江、胡时代没有强人,甚至没有人想当强人。他们维持这个官僚集团的一团和气也就完了。红二代不是这种想法。红二代要整人就会整人,不整人他们觉得不可能在中国树威。”

尽管习近平主政以来,相继有刘志军等部级干部被扳倒,但是高瑜认为,在习近平和被授予反腐“尚方宝剑”的常委王岐山看来,他们需要的是比刘志军更大的“老虎”。她说:“你搞几个部级干部,他还是部级干部。你部级干部你搞一百个出来也不如搞出一个常委来厉害。”

至于同为“红二代”的落马高官薄熙来,则不能算作是他们要打的“虎”。独立记者高瑜说:“刘志军你再给他提一级,提到个副总理,就是把他抓起来了,那能和薄熙来一样么?薄熙来是‘红二代’。不要忘了,老虎还分家养的和野生的。如果是家养的,那就是‘红二代’血脉的,那绝对要手下留情。 ”

她说,薄熙来的案子并不是打虎案,而是改变党的形象的“政治工程”,是给党做的“广告”。

陈子明也认为,上层对薄熙来案子迄今的处理方式,都是为“红二代”的整体利益考虑的,包括能够给他前所未有的司法审理待遇。他说,薄熙来的审判可以说是一个“独苗”,只有一例,不会再有。

《南华早报》有关周永康接受调查的报道称,中共高层同意对周永康进行调查,原因在于党内对周永康贪腐问题之大,及其家人敛财数额之巨的愤怒情绪越来越大。

分析认为,曾在石油系统、政法系统任高层领导,并曾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可能在这些系统和地方有不少党羽。但是,此次调查至今没有触及政法系统,因此称周永康的羽翼已被剪除并不确切。

北京政治观察人士、中国近代史学者章立凡认为,相关调查没有进入政法系统,是因为这方面的政治风险过大,对新的领导人尤其如此。

他说:“我想不会扯到政治斗争的内容吧。如果扯到的话,那就把原来的有限战争就升级了。我不知道现任的领导能否承受得了。整体上,从官方媒体在很多问题上所发出的不同的声音来看,我觉得权力斗争是比较的激烈。如果说,真的把这些政治问题全都摊牌的话,那权斗的级别就相当高了。它可能引发的对这个政权的震荡会比较大。”

尽管各方分析基本认同石油系统和四川进行的反腐调查意在消除周永康的影响力,但对于周永康是否会受到处罚,则有不同见解。

《纽约时报》引述曾在北京某杂志任编辑的李伟东的话说,上层会用此次调查消除周永康的影响力,而不是打击他本人,因为他知道的事太多,对习近平来说,打击他本人太危险了。

近代史学者章立凡认为,此次调查照着目前的方向发展是冒了相当大的风险。同时,他对高层是否在这方面真的非常一致也存有疑问。

至于周永康最终会是软着陆,还是硬着陆?独立新闻工作者高瑜认为,对周永康可能面临的处理有若干参照,例如在党内下个结论后将其软禁。但是,她说这种处理方式或许在党内通不过,再说也无法起到反腐警示效果。

谈及周永康“硬着陆”的可能性,高瑜说,如果有调查结果出来后,对可能的惊人贪腐数字进行修饰,使其不至于损害党的形象,同时又能展现其不论层级进行彻查的反腐姿态,那么通过司法程序还是有可能的。

章立凡则表示,还需观望事态的发展。不过,他说自己有一个想不透的问题,就是如果真的一朝指向了周永康,在对其进行贪腐指控时,到底多大的数字才能够拿得下他,又能够让公众信服。

独立学者陈子明认为,对周永康的党羽进行调查,会查出更多的问题,进而慢慢涉及其本人。不过他回避对周永康可能面临何种具体的处理方式加以推测。

这位曾因言入狱的学者谈到“打虎”,更对“建笼子”,也就是从制度上遏制腐败有所期待。他说:“在打大老虎上,我现在是对他们抱有信心的。在建笼子方面我还没有信心,我还看不出来他们有建笼子的信心。”

陈子明说,“建笼子”的可能性和当局现阶段的反宪政姿态是两条相反的道路;如果习近平坚持反宪政,就看不到建笼子的可能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