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取消农业户口、习近平再现“高招”?


中国农民返乡过年

中国农民返乡过年

中国政府日前公布说,将彻底改革实施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城乡户口制,取消“农”与“非农”,将全民进行统一登记,由过去的“二元”转为“一元”。

这一消息引起了中国境内以及境外一些公众舆论的关注。一些评论人士对这一举措是否将给城市带来“贫民窟”等现象,表达了关切,然而多数人的意见倾向于,常年实施的工农分割的户口制度本来就不合理,近年来随着农民进城工作、生活,各种矛盾和问题愈加层出不穷,解决农民的户口问题,堪称是“良策”。

*博爱基于平等*

长期关注中国社会进程、早在1970年代末就提出中国需要民主体制这“第五个现代化”的民主人士魏京生在华盛顿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取消农村和城市户口之间带来的鸿沟,将有助于一个自由、平等的公民社会的形成。“城市人口里面已经有将近一半都是农村进城打工的,他们不被当作人,当然也不把你当作人。这是一个很糟糕的状况。人人平等其实对大家都有好处,不是仅仅对农民有好处。”

*‘农村户口’与‘计划生育’*

说到最初为什么会产生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这样的政策,魏京生说,这同共产党执政下所出台并且长期执行的另外一项让世人侧目的政策有着相同的根源。“跟计划生育的理由是一样的,就是说,共产党的经济搞不好,解决不了就业的问题,所以就以农村户口把农民固定在乡下,不让他们进城。计划生育也是一样,经济搞不好,就怪人家孩子生多了。”

在被问到中国政府出台这一政策,是否标志着一种社会“进步”,魏京生说,与其说是“进步”,倒不如说更像是“拨乱反正”。

*让中国社会回复正常*

魏京生(VOA燕青)

魏京生(VOA燕青)

一向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中孕育了许多自由、平等因素的魏京生说:“中国两千年来的社会制度,农村人和城里人就是平等的,甚至有的时代农民有考当官的资格,商人还没有呢!所以说,这对于中国社会来说,只是回复到一种正常状况。”

魏京生说,取消农村户口、让农村和城市人口平等地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虽说不是“历史性的进步”,但由于这一政策符合人与人之间在最基本的意义上“生来平等”的理念,将有利于中国社会的稳定和发展。

*产权、土地、教育、医疗*

中国新闻社和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在7月30号报道了户口体制改革的消息,援引的是国务院7月24号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其中,特别没有用到“农民工”这一被普遍认为是具有歧视性质的词语,而是改用“农业转移人口”。这份文件同时还提到了“权责对等的原则”、“公民义务”等概念。在“切实保障农业转移人口及其他常住人口合法权益”一栏下面,特别提到要“完善农村产权制度”:“现阶段,不得已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作为农民进城落户的条件”。另外,“保障农业转移人口及其他常住人口随迁子女平等享有受教育权利,将随迁子女义务教育纳入各级政府教育发展规划和财政保障范畴”、“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

*群众路线*

魏京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在这个时候推出这一举措,和当下大力进行的高端、或者说是“深水”反腐有着直接的关系。在魏京生看来,“习近平走出的还是一步比较好的棋,就是说他开始依靠老百姓了;只要依靠老百姓就是一个好事。” 中国“历史上能够成功整顿吏治的,依靠的都是老百姓的支持。”

习近平本人青年时代从城市到乡村,有着多年和农民相处的经历。魏京生说,和中共其他官员比起来,习近平还相对比较了解农民;“不像某些干部,根本不了解农民,而且根本看不起农民。我觉得很多干部都是这样的,他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习近平在农村呆的时间比较长,这个对他了解农民、跟农民比较亲近,也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最主要的,我觉得,还是长期以来引起的社会矛盾太严重了,很多中国人变成二等、甚至三等公民,这是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麦策尔(Jamie Metzl)左一 (Asia Society Photo)

麦策尔(Jamie Metzl)左一 (Asia Society Photo)

*成败的关口*

至于说现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否有决心带领中国朝着民主社会的方向迈进,美国“亚洲协会”的高级研究员麦策尔(Jamie Metzl, Senior Fellow, Asia Society)说,等到法治、透明度、新闻自由、主权在民这些政治改革一步步落实了,习近平真正的意图才会全部展现出来。就目前来看,反腐等措施难免让外界嗅到政坛上打击异己的气味。更有观察人士将习近平和俄罗斯当下领导人普京分别比作“小毛泽东”和“小斯大林”。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说,要惩办高端腐败,习近平一段时间内大权独揽有助于成功。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历史和国际关系学教授阿瑟.沃顿(Arthur Waldron,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之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自从毛泽东时代结束以来,中国方面已经做了很多了,而且也已经看到了相当的成果,如今面临的是剩下的那“10%”最为艰巨的任务,而“这10%恰恰将决定成败”,即中国是否能够冲出过去的牢笼,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有序的国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