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习近平访中东,应对复杂局势恐难保中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这个星期展开上任以来首次对中东地区的国事访问。在访问沙特与埃及,并签署上百亿美元经贸协议后,将继续转往伊朗访问。在沙特伊朗危机持续恶化的时刻,习近平同时访问两国,是否有意担任调停人,中国是否将扩大在中东地区的作用和影响?美国之音VOA卫视就此访问了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潘光。


潘光说:“中国在中东本来就一直有一个劝和促谈的政策。从2002年以后就任命了一位中东问题特使,现在这位特使是宫小生。宫小生大使原来是驻土耳其的大使。他一直在中东各个国家访问,劝和促谈。但是他当时的重点是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方面,并没有涉及到很多范围。但是最近两年这个范围扩大到伊朗核问题,六加一会谈,这个中国是参加的。另外一个是叙利亚,叙利亚和平谈判,这个中国也是参加的。关于沙特和伊朗之间的冲突,中国当然希望双方能坐下来,解决分歧,恢复友好关系。但是我觉得习主席这次访问主要也不是为了解决这两个国家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因为这个访问是早就计划好的,本来去年四月就要进行的,后来因为沙特联合几个国家轰炸也门,所以访问就推迟了。一推再推, 一直推到今年,成为今年第一次访问。这个访问刚好又赶上了沙特和伊朗前两天断交的消息。所以我觉得这次访问不是为了调节沙特和伊朗之间的矛盾,但是因为正好排上了这两个国家,还有埃及,所以给人的印象似乎是要发挥这方面的作用。总体来说,中国会在中东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中东的政治方面,还是希望能促进中东各方坐下来,以谈判解决争端问题,不光是沙特和伊朗的关系,还有叙利亚问题,巴以冲突等很多方面的矛盾,中国都愿意发挥一些调节作用,回到劝和促谈这四个字。”

记者问:“西方国家上周末才取消对伊朗的制裁,习近平的访问是否是为了抢得制裁取消后的先机?”

潘光说:“这个也是在时间上比较凑巧。这个访问早就计划好了,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机遇,刚好赶在宣布取消了。当时估计这个取消还要时间更长一点,没想到这么快就取消了,所以六大国都很高兴,习主席正好访问第三个国家伊朗的时候,赶在取消之前。这说明了原来联合国的制裁,中国是支持和参与的。中国当时没有支持和参与的是美国的制裁。但是后来美国的制裁变成国内法了,所以那时侯中国的公司就面临了选择,中国政府没有强迫他们,但是如果中国公司同时有生意在美国和伊朗,他就要做一个选择。由于美国的制裁,他如果想保留在伊朗的生意,在美国的生意肯定作不成了。所以这时候有的公司就离开了伊朗。有的公司可能就离开了美国。伊朗领导人曾经客气的说,(中国)在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们,实际上也就是说中国没有完全参与美国的单边制裁,但是中国实际上还是参加了联合国的制裁。相比西方国家来说,可能中国在参加制裁方面还是比较理性的,所以伊朗觉得中国帮助了他。现在(取消制裁之后),当然很多中国公司可能就可以回去了。即使你和美国有生意,也可以回伊朗去了,因为美国也取消了制裁。据我所知,华为就是为了保住在美国的生意,现在他可以同时做两边生意了。还有上海帮助德黑兰建地铁,原来因为制裁的问题,是不是继续建也是犹豫的。现在这个都没问题了。中国还有很多公司,但是这个访问倒是原来就计划好的,倒也不见得是一定要抢这个先机。在此之前,德国,法国,包括荷兰的领导人都已经去了,可能就是美国的领导人还没有去。”

记者问:“尽管中国政府强调对中东政治纠纷劝和促谈,但是面对错综复杂又紧张的中东局势,中国真的能够保持中立不选边吗?潘光承认,中国无法使所有方都满意。”

潘光说:“中国在有的问题上很难保持完全的中立,冲突的双方可能对中国都有意见。比如巴以双方 ,你和以色列关系比较好的时候,巴勒斯坦可能就有意见。我们也支持巴勒斯坦的立场,就是反对建新的定居点。这点中国和美国立场是一样的。我们也不同意以色列自称为犹太国家,因为国家里也有150万阿拉伯公民,在这些问题上,双方可能对中国都会有些意见。另外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和俄罗斯否决了阿拉伯联盟提出的决议。当然阿拉伯国家有意见。当然他们现在理解了。当时否决是因为反对外国直接军事干预,如果外国真的军事干预,可能出现利比亚那样的情况,最后出现一个新的失败国家。所以当时采取的政策肯定不会使所有方面都满意的。现在美国有一种说法,就是美国出力,中国赚钱。其实中国现在也出力,中国现在有三艘军舰在也门打海盗,中国在南黎巴嫩有一千名军人在联合国担任维和部队。中国马上要在吉布提建立第一个基地。但是这都是supply base,就是补给基地,还不是军事基地,这是一再强调的。这说明中国在中东地区越来越采取行动,越来越发挥作用。这个方向非常明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